扫码订阅

为了彻底根除纳粹思想复活的基础,德国从国家立法的角度采取措施,消灭为纳粹翻案乃至同情纳粹的言行。1994年,德国议会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这部法律明确规定,禁止使用纳粹标志、口号及敬礼姿势,禁止使用任何具有纳粹象征意义的标记符号、标语和徽章;宣传纳粹思想、美化纳粹战犯、悬挂纳粹旗帜和口号均被视为非法、对犹太人进行诽谤、攻击和恶意伤害者,都要被判罚或处以徒刑。反观日本,直至今日,日本政要还在经常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一些右翼政客还图谋要为军国主义翻案,若从借鉴学习德国经验的角度来看,似乎不立法,日本军国主义就有可能抬头。

青年是一个国家的未来,为了防止老一代那批见证历史、现身说法的证人去世后,青年人对历史淡漠继而纳粹思想复辟,德国决定从基础历史教育抓起,从基本的历史教科书入手,以从思想上筑牢青少年反纳粹的心灵防线,为此,德国政府严肃科学编订历史教科书,德国教育法规定,德国历史教科书必须包含足够分量的纳粹历史,根据这项法规,联邦文化部长理事会的决议说:“对纳粹专制统治的历史进行详细和深入的讲解是各个学校必须完成的任务,而大屠杀的历史又是其中的中心内容。”而审定历史教科书的依据同样是教育法,没有足够分量的反映纳粹历史内容的教科书在审定时不会获得通过。

德国政府还在柏林市中心修建了“恐怖之地”战争纪念馆,专门揭露纳粹的种种暴行。1999年6月,德国联邦议会决定在柏林建造“欧洲被杀害犹太人纪念碑”,以缅怀在纳粹统治时期惨遭屠戮的数百万犹太牺牲者,2005年,“欧洲被杀害犹太人纪念碑”在柏林正式开放。在德国境内的主要二战战场遗址,都有苏联红军、西方盟军的纪念碑和墓碑。每年德国领导人都会出席在这些地方举行的纪念活动,悼念当年在与德军作战中牺牲的英雄们。而希特勒及其助手们在德国成为永久骂名,德国领土上没有他们的坟墓,也没有他们的任何纪念物。反观日本,在历史教科书上频频“做文章”,回避甚至美化侵略历史,建造以侵略历史为背景的纪念馆与纪念碑更是奢谈。日本政府每四年就审定一次由民间各出版社分别编写的历史教科书,而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至今,日本历史教科书已经有五次是为美化侵略历史而审定的,而用这些书教育青少年,其结果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以史为鉴、可资后世,古今中外无数先贤哲人讲到了这一点,但它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到公认的、正确的历史认识,德国已经做出榜样赢得了整个世界的尊敬,而日本呢,期愿其能真诚学习德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