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少女毁容案,需绕过“官二代”看本质

◆林 萧

2011年,合肥17岁少女周岩因拒绝同学陶汝坤求爱,被男生给打火机点油烧伤毁容。周岩脸、颈、胸、腿均严重烧伤,一只耳朵被烧掉。据悉,陶汝坤父母为当地干部。周岩称,陶汝坤行凶后要求周家不要报警,表示自己父母当官,被关一个星期就能出来,让周家人等死。(2月26日中国广播网)

17岁花季少女惨遭毁容,行凶者父母均为当地干部,“官二代”的标签一旦被贴上,无疑为原本已让人气愤的案件火上浇油,一时间吸引无数民众的眼球。短短几天时间内,数百家网站、论坛纷纷予以转载,跟帖评论者数以万计,让这一原本普通的刑事案件迅速升级,直逼曾一度火爆全国的药家鑫案。

“官二代”之所以被人们所痛恨,主要源于曾经出现过不少充斥着血腥味的新闻,让人至今记忆犹新。比如“我爸是李刚”事件中的李启铭,就是典型的“官二代”,李启铭违规驾车造成一死一伤,竟然还口出狂言扬长而去,其冷漠态度可谓令人发指。在药家鑫一案中,药家鑫驾车撞人后将伤者刺了八刀致其死亡,事后被媒体曝光为“官二代”。正是由于这些泯灭人性的行为,让公众对“官二代”产生了负面印象,以至于当下一个不良“官二代”出现时,公众普遍都表现出义愤填膺。令人震惊的是,药家鑫用认罪伏法的形式证明了自己并非“官二代”,其父母不仅没有背景,甚至他们家住的是单位无产权证房,家庭经济拮据。由此,不得不让人对“官二代”加以理性思考。在少女毁容案中,陶汝坤的父母为当地干部不假,但据记者调查,不过是科级干部,相对来说并不具备多大权利,称陶汝坤为“官二代”似乎有“强加”之嫌。退一步说,即使陶汝坤是“官二代”,其犯罪的行为和性质,又与“官二代”的身份有多少必然联系呢?

事实上,不仅仅是少女毁容案,任何案件的背后都有值得思考的地方。无论是行凶杀人还是毁容施暴,都反映出人性的冷漠与残忍,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显然有多方面。客观上讲,人性善恶与是否“官二代”并无直接联系。人性的裂变,更多地与社会环境有着必然的关联,比如家庭、学校、朋友等等,无不息息相关。反过来说,“官二代”人数何其多,其中的人性泯灭之人毕竟是少数。频频发生的暴力案件,绝大多数的罪犯并无“官二代”背景,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官二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社会环境得不到净化,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以及公民教育的缺失,才是制造各种惨案的“罪魁祸首”。

少女毁容案,无论是公众还是媒体,都不能将目光仅仅盯住“官二代”不放,应该更多地绕过这一标签,看到事件背后的本质。比如案件发生已近五个月,为什么受害人没能讨到一个说法?为什么没有司法及时介入,严惩凶手,还受害人一个公道?一味拿“官二代”说事,不仅无助于为受害人维权,还会无形中形成“官”与“民”的身份对立,既不利于案件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也会阻碍我们进行深层次的社会反思,于事无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