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者昨日从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公安局证实,南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余凯涉嫌杀人抛尸,目前已被警方控制。相关负责人称,余凯此前在抚州市工作,受理此案的是抚州市公安局。但该负责人没有进一步透露详情。(2012-02-24法治新报)


这是笔者家乡的新闻,也是“官员杀情妇”连续剧的最近一集,之前的剧集有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在闹市炸死情妇柳某、安徽芜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人杀死情妇孙某、江西宜春官员用石头砸死怀孕情人弃尸野外、浙江温州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一怒之下杀害情妇邵某并抛尸大海、安徽某副区长掐死情妇……


官员为什么非要杀死情妇?因为他们害怕情妇告发,有评论人士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要么情妇告发贪官,要么官员掐杀情妇”,而事实也确是如此,众多的官员杀死情妇案例与情妇告发贪官的案例无不表明,官员与情妇从最初各怀鬼胎的媾合,到最后极可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相比于名人,大款等包二奶,养情妇,官员包二奶,养情妇出现极端案例的概率明显要高出一大截,这是因为,一方面,情妇看中是官员权力所带来的好处,当官员手中的权力难以满足情妇越来越高的欲望时,情妇就容易怒目相向;另一方面,官员所过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生活都是权力所赐,所以对权力格外看重,当情妇一有反水的端倪时就会变得异常敏感,就容易动用一切手段消灭威胁权力的因素。


具体到余凯涉嫌杀人抛尸案,情妇之所以能成为市委党校的一名女性老师,余凯手中的权力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想象,有了这种权力轻而易举所带来的甜头,情妇决不会满足只当一名党校的老师。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余凯杀死情妇的具体原因,但完全可以推断,情妇无休无止的要求很可能激化了矛盾。


改革开放之初,官场包养情妇的现象很少,而现在,官员包养情妇越来越多,在一些地方甚至公开化,“蔚然成风”,这与有些地方对于官员包二奶,养情妇,只以“个人作风”看待,处罚轻微,甚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无关系。


其实,官员包二奶,养情妇的危害很大,除了容易出现极端案例,败坏党和政府的形象外,更容易引发更腐败问题(官员包二奶,养情妇,私生活糜烂,需要大量的金钱支撑,腐败是种必然。)所以,对于官员包二奶,养情妇必须紧密联系反腐败,上升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严肃严厉对待,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同时,加强对权力的监督,让权力不能随心所欲为情妇谋利,如此,官员养情妇减少了,傍权力的情妇少了,自然,“官员杀情妇”连续剧就不会频繁上演了。(叶建明)来源: 四川在线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