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条件好的战友帮帮条件差点战友吧

很有没上街了,我一直没去过酒吧,昨天偶然走到酒吧街,忽然想起了,曾经的战友,顺便也就进去看看酒吧什么样子,我身上也没带什么钱,进去之后找了个有凳子的地方坐下来了,然后有服务员过来问要点什么,说了一大堆,没听懂,最后反正我喝了一杯,难喝的东西,89块钱没了,我很不好意思的,要求找零了,看到服务员有种鄙夷的目光,我没多呆,赶快走了。

我想到了曾经的战友,今天一大早,我就去战友家看望一下他父母,两老在家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首先我先说明一下,我不经常写东西,也不善于描述,这只是我对自己看到的东西记录一下,如果你愿意给点安慰就转转,告诉更多的战友,不要步我战友的后尘。

这里我先说一下我战友,他进监狱了,是从部队回来不久就进监狱了,可能有战友觉得不可思议,党对我们的教育这么快就腐化了。

跟他一起进监狱的还有3位同年退伍回家的军人。原因是他们打死了人,理由是,老板要求必须的,结果是,老板继续当老板他们去蹲号子。

我的战友家庭条件比较差点,只能说相对我们这里,家里父母都没什么收入,战友他从部队回来,两年存的津贴,部队复员费,两年补的9000块,大约是两万一千多块,地方的抚恤金还没发,确实两万对他的家庭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都22了,也没谈过对象,战友就像自己赚点钱,把房子弄一下,谈个对象,拿着两万块钱,参加了一个铁板鱿鱼的什么培训加盟,反正就是教你怎么做,好像是交了6000块加盟费,还有个什么押金的,然后又是买车又是拿货的,反正一折腾一万五就刷刷的没了,这个时候战友正儿八经的还没赚到一分钱,第一天开张,生意确实不错,那天我去捧场了,晚上他告诉我,虽然油烟呛点,但是一天赚了300多,很幸福,晚上因为我自己没什么事就去他家了。


第二天下午,他叫我陪他一起去,其实我怕冷,本来不想去的,说时候,我也比较喜欢吃鱿鱼,也就陪他去了,第二天也许会让他终身难忘,他把摊位跟两个卖臭豆腐的一个卖煎饼的放在一起,马路的对过是小吃街,就是政府搭了些不锈钢的棚子,卖小吃的每年交点钱租个棚子。我朋友说最便宜的要4万一年,舍不得花那个钱。下午大约4点半到5点的样子,天快要黑,但是没黑,已经有下班的人群从这里经过了。


“城管来了”卖煎饼的第一个叫的,然后一个卖臭豆腐的跟我们说,“小伙子,赶紧跑,逮到东西都没收的,要不回来的。”

他们很熟练的,骑上三轮车穿过小巷子,就不见人影了,我跟我战友两人,没经验,我们还把东西都从车上卸下来了,这次被逮了,我们煤气瓶都没要,能收多少收完了,我就走大路,往东跑,因为东面没城管,西边城管已经快到了,我们走了不到100米,东面原来也有城管埋伏啊,现在想想,刚才几位为什么往小巷子里钻呢,我们还在想,往巷子里钻,路小也不方便逃啊,谁知道,巷子原来也有安全的时候,彻底无语了,东西全被收走了,我战友要打那个城管的,我拦住了,我感觉,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打架,把事弄大了,不好收场,现在想想,我知道我错了,也许那天让战友打一架可能还有不一样的收获,城管让战友第二天去城管局,没多说。


第三天早上,我战友去了城管局,我第二天晚上就回家了,具体细节我不知道,反正战友说,要么交罚款,把东西拿回家,反正不许在摆摊,但战友一算,罚款的钱都够买那点东西了,要么交钱租那个不锈钢棚子,我战友也没交罚款,也没租棚子,就回家了。回去之后也没吃午饭,一直睡到下午我去找他,他哭了,是真正的哭了.


没过几天,他跟我说找了个做保安的工作,在酒吧,也不错,一个月1600块每天晚上6点上班到12点,管晚饭,夜里还有宵夜,白天可以睡觉,也可以找点其他活干干,我问题累不累,他说还好,里面保安基本上都当过兵,他是自己朋友带过去的,也就是我开始说的那3个同时进去的其中一个。


具体时间我记不太清楚拉,反正就是正月15之前,不是13就是14的样子。酒吧街上两个酒吧群架,他们做安保,说白了,就是看场子的,类似黑社会性质的,我没参加,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反正两家酒吧打起来了,两边都有当兵的,当兵的也有认识的,但是老板要求他们打,可能是当兵对当兵的总是感觉有点战友情谊似的,当兵的基本没受伤,都是一窝蜂的打对方那些社会青年,结果,他们4个出手狠了,打死了一个,最后的打架结果是1个死亡,1个昏迷了12天,1个重伤,其他人基本上是轻伤,现在4个人已经全部拘留了,审判时间我也不太清楚。反正现在还没审判。


今天酒吧街走过那两个酒吧,都营业着呢,生意也好着呢,老板估计都还在呢


故事就说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