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后国军将领感慨:蒋果然是运输大队长

本文摘自《国共两党中原大地生死对决:毛泽东粟裕与淮海决战》 作者:张雄文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杜聿明尽管想和“风度不错”的陈茂辉(即他认为的陈毅)谈谈,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但见周围人很多,担心将他被俘的消息走漏出去,连累远在上海的家庭,便提出换个地方说话。


恰在此时,一架蒋介石的飞机在附近投下了一枚炸弹。


战场早已宁静,飞机还在盲目投弹,也只有蒋“总统”才有的怪事。文强回忆说,突围失败,战场枪炮声稀疏后,他见到南京飞来的运输机,还在盲目空投粮弹,“难怪共产党要称蒋介石是‘运输大队长’了。”


这枚炸弹的巨响,令陈茂辉误以为杜聿明担心的是飞机轰炸,一边安慰不要紧,一边说:“只要坦白交代,我们一律宽大,除了战犯杜聿明以外。”


他做梦也想不到有这种“中头奖”的运气,自己强调的“战犯”杜聿明“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杜聿明一听,只有自己“不宽大”,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那份头等战犯的名单他是清楚的,中共的新华社1948年12月25日发出的《陕北权威人士论战犯名单问题》的电讯,早已一一开列,广为人知:


蒋介石、李宗仁、陈诚、白崇禧、何应钦、顾祝同、陈果夫、孔祥熙、宋子文、张群、翁文灏、孙科、吴铁成、王云五、戴传贤、吴鼎昌、熊式辉、张厉生、朱家骅、王世杰、顾维钧、宋美龄、吴国桢、程潜、薛岳、卫立煌、余汉谋、胡宗南、傅作义、阎锡山、周至柔、王叔铭、桂永清、杜聿明、汤恩伯、孙立人、马鸿逵、马步芳、陶希圣、曾琦、张君劢等人,则是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者。


就在12月29日,蒋介石还特意空投了刊登有这份名单的南京《救国日报》,让杜聿明再次重温自己“荣居”第34位。


这位神秘的“陕北权威人士”其实是毛泽东。


杜聿明当然不知道发布这份名单的人是他,毛泽东当时不在陕北而在河北西柏坡,为了迷惑蒋介石,他虚虚实实,用了“陕北权威人士”的名义。


但杜聿明知道,自己这个头等战犯不是好当的,“陕北权威人士”说“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眼前这位“陈主任”也说“不宽大”,看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


时近中午,陈茂辉交代伙房给杜聿明等人准备饭菜。


估计是条“大鱼”,当然就得按俘获的高级军官待遇安排伙食。事隔多年,陈茂辉依然记得给杜聿明安排的是“炒马肉和韭菜炒马肝”。


但杜聿明心事重重,只吃了半碗小米饭便放了筷子。饭后,陈茂辉命人将他带到村口一个磨坊里暂时休息,杜聿明将头蒙进大衣里睡了一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