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下神坛的韩寒

摔下神坛的韩寒

泪痕春雨




一、韩寒是如何走上神坛的?


小说《三重门》,如果出自一个中年作家之笔,自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从这层意义上,如果韩均仁用自己的名字发表这部小说,相信不会获得多少好评,也不会有多少人会看的。



从这层意义上,韩均仁用自己儿子的名字发表这部小说时,只是为了让这部小说更容易出版、更容易获得好评罢了。


韩均仁最初用自己儿子的名字发表小说时,也许并不存在什么代笔的意思,更不存在想把儿子包装成天才的意思。假如韩均仁真这种意思,那现在的韩寒就不会输得这样惨了。


天才韩寒让人质疑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韩寒竟然对自己写的小说一无所知。



如果韩均仁真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就绝不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创作《三重门》之类的小说,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的确很难,但阅读、理解这种小说却很容易。如果韩均仁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那他自然会督促自己儿子读熟、理解这些小说,并给他做出详细的讲解,让他经心记住许多内容。如果真是这样,那谁又能发现韩寒对自己的作品一无所知呢?


天才韩寒让人质疑最多的第二个问题就是:韩均仁用自己儿子名字发表的小说,都也不是为韩寒等身订作的。换而言之,以韩寒名字出版的小说,与韩寒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生活阅历格格不入。如果韩均仁真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那写这些小说时就不会犯许多诸如此类的明显错误了。


天才韩寒让人质疑最多的第三个问题就是:韩寒的知识素养、文化素养实在太低了。如果韩均仁真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希望把自己儿子包装成一个天才。那韩寒的这种缺点是很容易弥补的,因为文无第一。把一个人培养成真正有才学的人很难,但把一个人培养成妄附风雅、鱼目混珠的、欺世盗名的文化人却很容易。因为韩均仁只需要强制性的让儿子记忆一些文史知识就可以了。


但韩均仁最初在用自己儿子名字发表小说时,并没有想这么多的。因为韩均仁最初也绝不敢相这个社会已荒诞到了如此地步,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也有机会成为文坛最有影响力的文人之一。但这个社会,显然就是如此荒诞!


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写出一篇水平很高的长篇小说。本身就容易引起人们的好奇,也容易引起人们的好评。于是《三重门》这部小说遂开始大卖。



更主要的是,人们对一个天才的少年。都是抱着最大的善意去理解与爱护。所以人们虽然都觉得这个少年表现出来的才华,与他的年龄、阅历、受教育程度太不相符。但人们都用大的善意理解为这是他天才的原因。正如韩寒、支持韩寒的人一再认为:“你作不到,并不意味着别人也作不到。”所以最初对韩寒作品有所怀疑的人,通常都是报着这种善意的想法。


一个成年的作家写出《三重门》之类的小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读高一的少年写出了《三重门》之类的小说,自然被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奇迹。这是《三重门》等小说的最大卖点。这种夸张的、欺诈性的炒作,从结果去看是非常成功的。



而后来炒作者已不满足于这种炒作了,因为一个读高一的少年写出《三重门》之类的小说,虽然神奇,却并不是最神奇。因为一个读高一的,且七门功课全不及格的少年写出《三重门》,显然比前者更神奇。当然了,这也不是最神奇的,一个读高一的,七门功课全是红灯、且有着超人体育特长的少年写出《三重门》自然比前者还神奇。


韩均仁最初以儿子名字发表小说时,也许自己都有些害怕。因为作品的风格完全是一个成年人的,因为儿子对这些小说一无所知,因为儿子的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太低了。却没有想到,在一个荒诞的社会中,人们不但无人对此提出疑问,相反都对此大赞特赞。



一个人通过刻苦读书、学习、思考才能写出优秀的小说、社会评论,那还叫什么天才?只有像韩寒这种不读书、不学习也能写出优秀的小说、社会评论的人,才称得上天才,才值得我们崇拜。





在这种背景下,韩寒自然不会刻意弥补自己这些漏洞了(提高一下自己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熟悉一下署名韩寒的作品)。因为这种漏洞竟然是韩寒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因为大家最欣赏韩寒的地方,就是他不学无术的人比许多刻苦读书、学习的人在文坛上都优秀。既然如此,韩寒自然不会自己破坏大家心目中这种美好的形象了。


真是人有多胆,地有多大产。



一个缺乏最基本知识、文学素养的少年,写出《三重门》之类的小说,本身就应该引起人们的怀疑。但结果呢?却成为某些人炒作的最大卖点。是炒作者疯狂了,还是这个世界疯狂了?是炒作者太成功了,还是世人容易被欺骗?一切不得而知了,我们只知道韩寒顺着这条路,开始一步一步走向了神坛。


于是一个中学时代七门功课全不及格的少年,一个从来都不读书的、只知道赛车、泡妞的人,渐渐变成了当代文坛的领军人物。于是种种肉麻的吹捧就开始出现了,什么当代所有教授加起来都不如韩寒,什么韩寒就是当代的鲁迅,什么韩寒是当代的良知代表。真是此话只应梦中有,偏偏无人觉它太荒唐。


二 、摔下神坛的韩寒


走上神坛的韩寒,开始满足于这种风光无限的虚荣,也开始享受随此而来的巨大利益。



于是顺着最初的炒作思路,没有最神奇,只有更神奇!于是写小说的韩寒、写时论的韩论、世界闻名的韩寒、天才的韩寒。



当有人开始怀疑韩寒的伟大后,韩寒终于忍不住要生气了。真是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


韩寒一张嘴,就马上开始满嘴跑火车了。“彻夜苦读《二十四史》、《管锥篇》、《悲剧的诞生》”。



彻夜苦读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韩寒对这些书非常感兴趣,否则彻夜苦读就无从说起了。



一个人能对这些书非常感兴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的知识积累,已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的境界。因为没有足够的知识积累的人,是不会对这种书非常感兴趣的。



读这些书时,阅读的困难,并不是最主要的困难,因为只要愿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都可以克服这种困难的。读这些书的主要困难在于,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疑问(这是长期知识积累、长期独立思考的结果)推动,人根本就看不进这种书的。



拥有足够多的疑问,这说来简单,但如果没有成年累月读书、学习、思考的习惯,永远也不会达到这种境界的。一个人喜欢读书的人,一个天天读书的人,也未必能达到这种境界,一个不喜欢看书的人,有可能达到这种境界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也就是人们听到韩寒彻夜苦读这些书时,嘘声一片的主要原因。


韩寒这种满嘴跑火车的话一出口,本身意味着他的神话就要结束了。



而在这关键的时候,韩寒竟然把一撂干净的手稿拿了出来。更可怕的还在于,在质疑者的循循诱导下,韩寒更赌咒发誓的说这就是手稿。到此为止,韩寒已没救了。因为一个人能说出这种话,那得需要多么的无知啊!


方舟子最初的疑问:“韩寒不熟悉自己的作品,韩寒从来不谈自己的作品,韩寒的作品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所写。”实际上都也不足以让韩寒彻底失败。



但韩寒现在表现出来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却能足以让韩寒彻底失败了。因为他表现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实在太低了,已低到了烂泥扶不上墙的境地。换而言之,只要与他进行一些有关知识、文学的谈话、辩论,他马上就会满嘴跑火车。一个这样的人,面对这样的危机,他最佳的选择就是什么话也不说。从这层意义上,韩寒现在的选择是最佳的选择。但这种选择实际上是救不了他的。因为一个以评论时事闻名的作家不敢打笔仗,一个以写小说成名的作家不敢谈论文学。本身就意味着他已彻底失败了。虽然有许多人仍然愿意用最大的善意理解他、相信他,但这一切能维持多久呢?


《皇帝的新装》是这样结束的。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似乎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是对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裾。


韩寒的神话呢?






附:


小说《三重门》,如果出自一个中年作家之笔,自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从这层意义上,如果韩均仁用自己的名字发表这部小说,相信不会获得多少好评,也不会有多少人会看的。



从这层意义上,韩均仁用自己儿子的名字发表这部小说时,只是为了让这部小说更容易出版、更容易获得好评罢了。


韩均仁最初用自己儿子的名字发表小说时,也许并不存在什么代笔的意思,更不存在想把儿子包装成天才的意思。假如韩均仁真这种意思,那现在的韩寒就不会输得这样惨了。


天才韩寒让人质疑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韩寒竟然对自己写的小说一无所知。



如果韩均仁真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就绝不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创作《三重门》之类的小说,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的确很难,但阅读、理解这种小说却很容易。如果韩均仁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那他自然会督促自己儿子读熟、理解这些小说,并给他做出详细的讲解,让他经心记住许多内容。如果真是这样,那谁又能发现韩寒对自己的作品一无所知呢?


天才韩寒让人质疑最多的第二个问题就是:韩均仁用自己儿子名字发表的小说,都也不是为韩寒等身订作的。换而言之,以韩寒名字出版的小说,与韩寒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生活阅历格格不入。如果韩均仁真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那写这些小说时就不会犯许多诸如此类的明显错误了。


天才韩寒让人质疑最多的第三个问题就是:韩寒的知识素养、文化素养实在太低了。如果韩均仁真是给自己儿子代笔写小说,希望把自己儿子包装成一个天才。那韩寒的这种缺点是很容易弥补的,因为文无第一。把一个人培养成真正有才学的人很难,但把一个人培养成妄附风雅、鱼目混珠的、欺世盗名的文化人却很容易。因为韩均仁只需要强制性的让儿子记忆一些文史知识就可以了。


但韩均仁最初在用自己儿子名字发表小说时,并没有想这么多的。因为韩均仁最初也绝不敢相这个社会已荒诞到了如此地步,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也有机会成为文坛最有影响力的文人之一。但这个社会,显然就是如此荒诞!


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写出一篇水平很高的长篇小说。本身就容易引起人们的好奇,也容易引起人们的好评。于是《三重门》这部小说遂开始大卖。



更主要的是,人们对一个天才的少年。都是抱着最大的善意去理解与爱护。所以人们虽然都觉得这个少年表现出来的才华,与他的年龄、阅历、受教育程度太不相符。但人们都用大的善意理解为这是他天才的原因。正如韩寒、支持韩寒的人一再认为:“你作不到,并不意味着别人也作不到。”所以最初对韩寒作品有所怀疑的人,通常都是报着这种善意的想法。


一个成年的作家写出《三重门》之类的小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读高一的少年写出了《三重门》之类的小说,自然被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奇迹。这是《三重门》等小说的最大卖点。这种夸张的、欺诈性的炒作,从结果去看是非常成功的。



而后来炒作者已不满足于这种炒作了,因为一个读高一的少年写出《三重门》之类的小说,虽然神奇,却并不是最神奇。因为一个读高一的,且七门功课全不及格的少年写出《三重门》,显然比前者更神奇。当然了,这也不是最神奇的,一个读高一的,七门功课全是红灯、且有着超人体育特长的少年写出《三重门》自然比前者还神奇。


韩均仁最初以儿子名字发表小说时,也许自己都有些害怕。因为作品的风格完全是一个成年人的,因为儿子对这些小说一无所知,因为儿子的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太低了。却没有想到,在一个荒诞的社会中,人们不但无人对此提出疑问,相反都对此大赞特赞。



一个人通过刻苦读书、学习、思考才能写出优秀的小说、社会评论,那还叫什么天才?只有像韩寒这种不读书、不学习也能写出优秀的小说、社会评论的人,才称得上天才,才值得我们崇拜。





在这种背景下,韩寒自然不会刻意弥补自己这些漏洞了(提高一下自己的知识素养、文学素养;熟悉一下署名韩寒的作品)。因为这种漏洞竟然是韩寒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因为大家最欣赏韩寒的地方,就是他不学无术的人比许多刻苦读书、学习的人在文坛上都优秀。既然如此,韩寒自然不会自己破坏大家心目中这种美好的形象了。


真是人有多胆,地有多大产。



一个缺乏最基本知识、文学素养的少年,写出《三重门》之类的小说,本身就应该引起人们的怀疑。但结果呢?却成为某些人炒作的最大卖点。是炒作者疯狂了,还是这个世界疯狂了?是炒作者太成功了,还是世人容易被欺骗?一切不得而知了,我们只知道韩寒顺着这条路,开始一步一步走向了神坛。


于是一个中学时代七门功课全不及格的少年,一个从来都不读书的、只知道赛车、泡妞的人,渐渐变成了当代文坛的领军人物。于是种种肉麻的吹捧就开始出现了,什么当代所有教授加起来都不如韩寒,什么韩寒就是当代的鲁迅,什么韩寒是当代的良知代表。真是此话只应梦中有,偏偏无人觉它太荒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一个没有读过《红楼梦》的“人”(除非韩寒是神),竟然能引用《红楼梦》词句。你们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信...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