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直面“名古屋”事件中暴露出的危机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直面“名古屋事件”中暴露出的危机

孙承军

在写这篇文章之时,我满怀着对已逝外公的怀念与愧疚,深深的危机感使我无法放慢书写的速度,而激动的情绪也令我的眼眶几度湿润。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中华大地上,许多中国人曾经为了民族的独立解放,拿起刀枪,与日寇浴血奋战过,他们是民族永远的英雄,应该被我们永远镌刻在心中。而我的外公就是其中一员。

外公名叫董志政,是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英勇战士,也是我心中永远的英雄。外公的脸上有两处丑陋的疤痕,受其连累,外公的眼睛总是有时控制不住的连续眨眼,那是外公与日本人作战时留下的贯通伤,子弹从右腮部进入,从左颧骨近眼处贯通而出,同时右小腿还有一处贯通伤,小腿肌肉两侧各有一处疤痕,受伤的外公当时昏迷了过去,当时胶东的八路军医疗条件极其艰苦,由于是头部中弹,军医简单检查擦拭了一下,见一直没有苏醒,以为没救了,便放置在一边,去抢救别的伤员了,可是三天之后,外公自己醒了过来,这才进行了后续的治疗,还好没有发生更为危险的继发感染,但是从此之后,外公就被安排到地方,一边养伤,一边工作。

这些疤痕,使外公看起来有些令人畏惧,可当我知道了他们的来历,是外公当八路军时,与日寇英勇作战时留下的,这也成了我自己的一份自豪和骄傲,自然再也没有为此恐惧过。还记得,少不更事的我拖着鼻涕,对外公说:“长大了,也当八路军,拿枪打仗,打日本鬼子。”外公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我能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高兴,摸着我的头,许久才说了一句,“好好读书,你以后只要不给我丢脸就可以了。”

上学之后,慢慢的,真正明白了那两处疤痕所代表的沉重背景和励志涵义,心中就立下一个誓言,“无论在什么时候,与日本人在一起,绝不能丢了外公的脸,辱没了自己的祖宗。”

屈指算来,四十一岁的我,已经抵制日货三十年了,而且以后还会继续坚持下去,以告慰外公的在天英灵。

可是,我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民族的尊严在一些人心中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2011年,黑龙江方正县政府公然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说是为了招商引资,言外之意是钱比民族尊严,比大是大非更重要;黄山景区也发生了装扮成日本鬼子抢花姑娘的闹剧,说是为了吸引游客,还是由于钱的诱惑;虽然后来两事皆被媒体公开之后,迫于压力而停止了。为此我也写过一篇文章,《孩子们应树立正确的爱国主义观念》,旨在提醒国人勿忘国耻,勿居安忘危。可是龙年正月尚未过完,新年的脚步尚未走远,在南京代表团与日本名古屋市代表会见时,由于没有对日方市长有辱国威的狂言进行对等的、有效的回应,使日本媒体和右翼势力趁机兴风作浪,结果导致国内舆论哗然,即便后来南京暂停了与名古屋市政府的官方来往,可是对国人的伤害已经形成。

外交礼节,顾名思义,就应该是两国或诸国邦交时应该遵循的礼仪和必须坚守的名族气节与尊严。

南京代表团长,即南京政法委书记,其行政级别可比方正县委书记高了很多,其工作能力和对外交礼节的掌控能力,应该也会随之高出许多,可是在各方媒体披露的细节中,对名古屋市长的狂言侮辱,其并没有进行对等的、有效的反击,相反他那种看似无力的辩解式应对,其实正是助长那个右翼市长的狂妄嚣张气焰的原因之一。

由此可见,伴随着事件的频发,肇事的行政级别愈发的向上飙升。这充分暴露出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之一,对民族尊严的漠视。

我又想起了外公身上的伤痕,想起了他曾经与日寇进行过的英勇战斗,不由得热泪盈眶,此事对我的冲击之大,是因为我对外公的在天之灵无以言语,也是我对一些国人,或者说是一些行政干部,已经淡忘了国家尊严与民族安危,引发的深切担忧,而造成的。

我曾经对日本人的侵华战争历史进行了深入的研读,对其战争发展的轨迹和动机都有着深刻的认识。

此次“名古屋”事件,并不是单独孤立的个体事件,它代表的是日本政客对即时的日本民众情绪及时反馈,他们知道怎样才能把自己的选举做得和民众的心理期待更深入的结合。

也就是说,当日本的政客纷纷进行此类战争叫嚣,和为战争罪行进行蒙蔽宣传时,也就是日本的国内的右翼情绪和战争渴望重新抬头之际。

据媒体报道,在南京政府中止了与名古屋市的官方交往之后,该右翼市长收到了二百六十余封来信,除去反对他的六十余封,剩下的二百余件,都是对他表示支持的。自然,他不会道歉的。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更是也公开叫嚣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对其进行舆论支持,顺便也为自己的未来选举增加几分胜算。

再联系一下当前日本诸多针对中国的举动,认为国人应当有警惕战争发生的必要。

针对钓鱼岛问题,日本步步紧逼,直至其近期要进行所谓的“立法”。

而且不仅仅如此!

日本还做了很多更加直接的战争准备。

日本的海军,至今仍然是亚洲最强,而且四支舰队的旗舰,原为直升机航母,现在已经列入更新的计划,配合采购美国产的“F-35”隐身战斗机,日本将在不远的将来,拥有四支航空母舰舰队,使其海军作战实力迅速接近美国,最少从理论上而言,应该是世界第二大海军。

日本人说这是出于自卫的目的,所以叫海上自卫队,由此我想起了一个成语“掩耳盗铃”。

而日本近期几次公开对中国的军力和战略进行刻意夸张渲染,并在防务白皮书中直接提到中国,显露出其已经将未来作战目标锁定,那就是中国,是一个省会城市的纪委书记竟没有民族气节的邻国,一个他们认为被和平麻痹而缺乏战争警惕的邻国。

作者曾经在“强国社区”、“铁血军事论坛”和“网易网上谈兵”发过的,呼吁加强对日本战争警惕的几篇作品,包括《军情紧急,日本在行动》、《警醒!战争阴霾重现!》、《经略南海 运筹亚太》《日本军国再战太平洋策略之预测》、《日本军国主义何以复活》、《军国主义,日本社会的衍生品》、《孩子们应树立正确的爱国主义观念》,曾经被很多人在文章后留言诟病,认为是小题大做。

这就是我们的新危机之一,长时间的和平发展使很多人,包括南京代表团长、方正县和黄山景区的党政领导,缺乏对未来发生战争的警惕思想,忘却了居安思危。

那我们就在这里来看看日本所做的其他战争准备,是何等的充分与详实。

去年,在南海局势极度紧张之际,公然对菲律宾、越南进行一些幕后操作,其中包括进行一些所谓的军事援助暗示,且与美国联合军演,欲借美国之力将中国的注意力南移,以达成其战略目的,即便未来与中国在东海有战事发生,也会迫使中国投鼠忌器,或者无法南北兼顾,使其可以获得最大的战争利益。

去年8月4日,日本横浜市教育委员通过表决,决定从今年4月开始在全市18个区采用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委员会”所辖育鹏社出版的初级中学历史教科书。该版教科书将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区战事称为“大东亚战争”,称“这场战争旨在为日本求生存和自卫”。未来将有10万日本青少年接受这样的教育。展望数年或十数年后,日本的民间思想将集体右转,战争狂人将以你无法想象的速度增加,据传,名古屋市长好像也想推进此类教科书在其地盘的普遍采用。

而如果中国现在对国家安全的教育没有任何实质性改变的话,届时会出现更多的南京纪委书记、方正县委书记等等沉溺于自身幻想的“和平官僚”,来配合那些嚣张的战争狂人。

作者曾经问过几个高中生,他们也知道“九一八事变”、“南京大屠杀”、“七七事变”的名字,但是不知道其所代表的详细历史事实,而且有的内容混淆,后来知道,因为他们接受的教育只让他们记住这是附科,学校的要求最多是年代日期准确即可。

更严重的是,作者在“光明网文化论坛”中的“学术研究”版块发文章和评论时,竟然受到一位据说是大学教授的 “教诲”,针对美国加入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历史事实,他告诉我,中国应该感谢美国,美国把钱用在中国自己身上了,而且起因是中国先杀了传教士,才有了八国联军,责任在我们,即便后来日本利用战争赔款完成了对华战争准备的最后一步,那不是一回事,是另一码事。

大学教授尚且如此,想想后果,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而导致以公务人员为代表的对国家安全与战争警惕缺乏的原因,也是我们的新危机之一,针对国家安全教育的极度缺失。

也许有人会说,“战争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要求”。那我就给你讲这句话曾经给中国造成的巨大伤害。

1931年,蒋介石于8月16日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当时,日本关东军不到两万人,中国东北军驻在东北的有16.5万人,在关内还有近十万人。1931年9月6日,尽管日本利用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多次挑衅,张学良仍致电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及东北三省政务委员会:“现在日方对我外交渐趋积极,应付一切,极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希迅即密电各属,切实注意为要。”

1931年9月18日,日本制造“柳条湖事件”,发动了对中国东北的战争。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次日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从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5时半,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山嘴子,日军占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9月19日上午8时,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东北军撤向锦州。此后,东北各地的中国军队继续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使日军得以迅速占领辽宁、吉林、黑龙江3省。东北军撤进关内,日本迅速占领东北全境。

张学良1990年接受日本国营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当时认为“战争不合乎日本政府的利益,日本政府应会约束关东军”。

而作者也告诉你日本的政客为何大多向右翼靠拢的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当战争与国家的利益相悖时,日本的右翼军人会直接杀掉碍事的政客,而民意却会倒向支持暗杀者,上次发生此类事件,就是“九一八事变”之后。

1931年9月19日日本政府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南次郎陆军大臣强调“满洲事变”是关东军的自卫行动,但是币原喜重郎外务大臣怀疑这是关东军的阴谋,并且试图通过外交手段解决这次事端。1931年9月24日,内阁会议决定了“不将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方针。然而关东军无视政府的决定,以自卫为名,不断扩大战线。迅速占领了东北全境。1931年12月,日本内阁倒台,犬养毅作为反对党总裁出任日本第29任首相。因想用东北形式上的主权同中国换取东北经济利益的实际支配权,以及削减军费而得罪军部。1932年5月15日,海军激进军人山岸宏、三上卓等经密谋后袭击首相官邸,将犬养毅乱枪打死(史称五一五事件)。

至此,军国主义彻底控制了日本政府。

也就是说,日本民间的战争期待由来已久。

还记得北洋政府之时,1923年9月1日11时58分,日本神奈川县发生7.9级大地震,共伤亡约25万人,房屋倒塌12万间,经济损失300亿美元。中国对其进行了大量的援助,那是超越了自身国力的慷慨,也是出于未来和平相处的美好向往。

可是结果呢?却使日本充分认识到岛国的生存条件是何等的恶劣,要生存,就要占领这个给了它无私援助的邻邦的国土,日本先后占领东北、华北,而后妄想要占领全中国,将战火烧遍了全中国。

2011年3月11日,日本当地时间14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第一时间,中国的援助是令人惊叹的大方,可是结果呢,换来的是对核污染的瞒报,对钓鱼岛问题的变本加厉,对中国渔船的肆意侵犯,和对中国南海的横加干涉与挑唆。当然,还

有丑化中国的形象,放大渲染中国的战争军力,和针对中国的各项战争准备。

不知南京的纪委书记对这些事情是否知晓,其如何面对南京大屠杀事件中死难的同胞?如何面对无数已逝和健在的抗日英雄?

但是,从中国军人身上,我也看到了中国的美好未来,当在南苏丹的中国工人被绑架之时,中国的维和工程兵积极请战,要拯救同胞出水火,不愧是人民子弟兵;从中国海军、空军及航天实力的迅速增长上,我也看到了中国的美好未来,只要中国对那些意欲来犯之敌保持警惕,我们的未来就是光明的。

所以,中国政府应直面此次“名古屋事件”中暴露出的危机,对教育结构进行适当的调整,重点加强针对国家安全的普及教育,特别是对于日本等战争敏感国家的涉外活动,应加强涉外人员的教育,以避免有辱国威民意。[face][/face][size][/size]

[size][/size]

(烦请转载者同转作者署名、供稿单位、简介和主要文章)

(如涉商业出版事宜,可传真至0535 6392157)

[face][/face][size][/size]

作者简介:鲁东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07函授本科毕业。

主要文章:《正本清源 还原孔孟》《军情紧急,日本在行动》

《美军为何学习<孙子兵法>》《警醒!战争阴霾重现!》

《经略南海 运筹亚太》《日本军国再战太平洋策略之预测》

《日本军国主义何以复活》《军国主义,日本社会的衍生品》

《孩子们应树立正确的爱国主义观念》

《交通管理以人为本 窗口服务便民为先》

《美国经济为何复苏艰难》《点评俄罗斯远东海军新战略》

《美国全球战略新解析》《美国经济带给中国的启迪》

《跨越历史 迈向未来—中国对世界未来发展方向的影响》

《爱民重民 重树信仰—唐太宗的盛世之路》

《国际货币制度改革发展的展望》

《美国对华新战略及其衍生后果》

《探讨“以人为本”的革命涵义》

《2012,世界瞩目中国—对“两会”和“十八大”的建言》

《论以人为本的普遍适用性》

《解析美国新颁军事战略中的隐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