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末日的爱情

今年的春天,迟迟不肯来,临近三月,还不见春天的痕迹。阴雨绵绵,冷风瑟瑟,仿佛就要这么冷下去一般,盼得没有了兴致,罢了,由它去吧。

春天的季节没有来,麦牙心里的春天却早已花红柳绿,一片大好风光。前些日子相亲有了续文,刚开始相亲的时候,麦牙心里是十好几分的不情愿,自己还没有到齐天大圣的行列,只是刚刚步入剩女阶段,怎么周遭的人就这么急了,看来到了一定的年龄,不结婚就不是自己的事,而是一家人乃至一个家族的事情,这就成了大事。

有些人乍看也没有什么出色之处,往细致里去瞧,到还是能看出几分姿色,麦牙就是这样的女子,不十分聪明,也还算得上伶俐,大学时也三三两两的谈过几次恋爱,无语而终,都没有什么惊心动魄之处,所以平淡得很。直到毕业后工作了,忙着应聘,忙着适应,忙着在工作中象只落水狗一样沉下去又奋力的爬起来,这样几番折腾,终于,过了婚嫁的黄金年龄,急,是悄悄的急,不能显山露水,这样也显得太不矜持。

相亲的对象与麦牙同年,同一个城市,收入仅高于麦牙一点,有家里留下来的房子,无车,无不良嗜好,这些资料都是在还没有见面时,中间人传达到的。条件普通平常,是可以过日子的。于是期待,麦牙心里明白,别处风光再好,于已无关也是无谓。

及至见面,麦牙笑了,对面的男人也笑了,原来,他们居然是大学同学,彼此熟识,熟到什么程度呢?差点就可以恋爱的程度。现在,居然坐在一起相亲。

你还没有女朋友吗?麦牙问了句废话。

有了就不敢坐这里了。三北回答。又突然觉得这句话短得有些冷,于是赶紧补上一句:你也还没有男朋友啊?

麦牙笑得有些放肆,她自己这句废话话音刚落,三北就能接得上再来一句类似的废话,以为在拍电影吗,彼此相遇,来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人家那句多有深意,我们说的算哪回事。

因为太熟,所以反而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本来是应该有着很多共同的语言,讲同窗共读的日子,讲那些荒唐的岁月,可是,偏偏太熟,彼此知道那些过往,讲起来就有些尴尬,麦牙知道三北大学时喜欢过一个女孩,一直很喜欢,苦追未果,四年时间就全耗在这个女孩身上了,如今单身,想必还是没能如愿吧。

麦牙是个有些好强的人,三北愿意来相亲,可能也是迫于压力,心里大约还是放不下那女的,那自己算什么呢?填空题?或者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这两样都让她不甘心。于是,相亲搁浅,别人也问不出个原因,有些原因说出来太不大气,麦牙就把它私藏了。

三北到是很热情,每天几个电话的往来,也不管麦牙心里怎么想,反正是天天打电话,而他本身又是一个口拙的人,怎么也学不会象别的男人一样侃侃而谈,管它成与不成,爱与不爱,先编一些故事把女的侃晕了再说,三北没这样的修为,他只会把电话拔通,然后象听领导训话一般等着对方开口,而麦牙多数也是沉默的,没话可说了两个人就在电话里傻笑,有个人想着,有个人陪着,真真实实的,这样平淡的幸福,麦牙心里渐渐有些松动。

一个下雨的星期天,三北来麦牙家接她出去玩,麦牙让三北在客厅里等,自己慢慢地化着妆,细细地描浅浅的染,她自己知道,再怎么精心的妆,被雨濡湿了也是要花的。

出门,撑着伞逛街,雨润润的酥酥的,麦牙让三北揽着她的肩,两个人的距离因为下雨一下子拉得很近,在步行街一家妇婴店前,他们看到了那个三北一直喜欢的女孩,不,现在应该是女人了。那曾经高高瘦瘦,穿着白裙飘逸清纯的女孩,如果已嫁做人妇。高高隆起的腹部,挽起的有些零乱的头发,碎碎的发丝在已经有些发胖的脸上飘动,平静的脸上幸福而温馨,的确是有了小妇人的妩媚。

三北拥着麦牙笑着跟她打着招呼,麦牙偷眼看着三北,以为会在三北不经意的瞬间看出些留恋,但是没有,只是那么平淡地说着客套话,而那个准妈妈忙碌间也只是客气地回应着,一切,那么平静,与麦牙心里以为的情节相差太多。那些喜欢都烟消云散了吗?麦牙有些感概,进而想到与自己相恋过的人,他们在哪里了呢,可能彼此都忘了吧,恋爱,原来是可以老的,老到遗忘了彼此。

我们结婚吧。三北突然将脸靠过来在麦牙的脸颊边,突然的亲昵让麦牙有些慌张。

我们结婚吧。三北再说。麦牙就有些委屈,这样的求婚是不是太草率,剩女的心思是有些矛盾的,略有些粗糙就会黯然神伤,以为自己青春不再所以被人象收大白菜一样轻视了。她嘟着嘴不说话,三北又说,我们结婚吧。

好象,他现在除了这句话就不会说其他的了。麦牙被他气得笑了,这个不浪漫的男人以后就会是她的丈夫了,同一屋檐下,如没有意外可能就要相携白首了。

身边能邀约着整晚不着家的朋友已经越来越少,她们都象小鸟一样寻到了自己的归宿,夜幕时分就会各自归巢,做饭洗衣吵嘴相爱,就这么过着日子,麦牙开始羡慕这样的生活,每天回到家里自己从包里摸出钥匙开门的冰凉已经让她很恐慌了。

结婚吧。她这样回应着三北。

这个春天很冷,这个年份也让人惶恐,没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大家在相互鼓励相互调侃,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挡不住就别去想他。就做一些可以做的事,珍惜一些可以珍惜的人,比如相爱,比如结婚,比如把自己交给一个不十分爱却可以共同生活的人,不是绝望,是另一种希望。



本文内容于 2012/2/27 10:38:56 被月圆之夜的狼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