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湖南农家乐

人会忘恩负义,也会见异思迁,但是从小的饮食习惯却很难改变。即使吃西餐吃料理已经成为代表时尚的捷径,避开人眼还是喜欢那一小碟霉豆腐加小腊肉。城市生活西餐、料理再火热也非主旋律,各地名吃还是很得人心,但是要吃得地道吃得过瘾,莫过于去到农家小院吃家常小菜,这在餐厅里被称做私房菜的佳肴,经过简单的处理加工,美美的端上桌就能把怀旧与享受都融入其中。

正嘴馋得紧,恰巧有人请客,说是从家乡捎来了腊肉,虽然不是四川腊肉,湖南腊肉也别有风味,明知请客别有用意,也三五相邀在一个有风的傍晚欣然而至。

女主人是公司的一名清洁工,湖南人,有着普通中老年妇女的发福,语速快口齿却不十分清楚,总是试探地说一些涉及到公司管理层的事情,在座的管理人员皆笑而不语,她对自己的消息灵通倒有几分得意。她的丈夫腿略跛,不擅言辞,同样的一句话要重复几遍,却充满着对家乡的想念和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向往。他们的儿子瘦小干练,头发蓬松弯曲且长,穿着瘦脚低腰的牛仔裤与窄小的衬衣,这样一来更显得头与身体极不成比列,但是据说那些徘徊在农村和城郊的年轻孩子都喜欢这样的装束,也就是四不象。这个起初有些腼腆的孩子喝起酒来很是豪爽,拿起酒瓶如饮水一般咕咕噜噜地就灌了下去。

桌子是简易的四根木条与一块木板自己拼做的,摇晃却不倒,满满的一桌菜据女主人自豪地介绍说是出自那个头发蓬松的男孩之手,一大碗的湖南腊肉,切得极厚,在昏黄的灯光照映下油浸浸地堆在大海碗里,这大概就是我的最爱了,其它菜我几乎没有沾筷。起初那孩子有些局促,我不停口地夸赞菜可口,又夸女主人的霉豆腐做的地道,并很认真的商定到了冬天的时候,帮我做一坛霉豆腐——其实能不能在这里过冬,大家心里都没有数。他们一家人的神情才显得轻松了不少,那孩子喝了一些酒就更加兴奋起来,与在座的人侃侃而谈,但是涉及到自己的男女朋友交往的事情上他就害羞地低下头,必竟还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

如果换在以往,我可能是一点都不吃的,就好象我在“父亲、茶馆”这篇散文里写的一样,看到做工不精细的食物我就远远的避开,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真是不懂事。做为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他们请你去做客本来就带着一种敬重,能拿上桌的都是他们认为好的食物,先不管是否有意而为之,也且不管东西好不好吃,那片心意是很难得的。我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去伤害一个努力在自己面前示好的人,虽然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伤害无处不在。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屋内的灯光已不足以照明,女主人燃起一支烛火插在小碟中摆在桌子中央。这张屋前小巷的饭桌就更有了几分农家风味,头顶上是狭长呈青蟹色的天,斜斜地掬了一弯淡黄色的月亮,矮矮的屋檐,风中摇曳的烛火,路过的骑着三轮车的小贩并不多看我们一眼,只是叫卖声拖着长长的尾音,行去很远都能听到。

风太大,有些冷,我先离开。穿梭在四通八达的小巷子里,有种慢条斯理的节奏,路灯弱弱地照着青灰色的石墙,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居住过的那座小城,那个有着浓浓酒香的城市,安静与喧嚣,厚重与浮华,冷漠与敦厚,诚实与谎言相结合的故乡。

我们愿意回到家乡,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味蕾,更重要的是那里有我们的精神家园,然而我们却只能远远地回头看,却不能回头走。

走过去,再走过去,就到了城区,那里与大多数的城市一样——没有昨天。



湖南农家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霉豆腐就腊肉 这个吃法没有试过 喜欢的是腊肉炒豌豆角 那个滋味不摆了

长这么大头一次吃的就是湖南的腊肉,那味道这辈子也忘不了!

湖南腊肉,其实就是烟熏肉,很多人是吃不惯那种带火烟味的腊肉。

广西北部的腊肉,其实也是烟熏肉,在湖南西部广西北部贵州大部分的腊肉都是差不多滴。

50楼yngjysl

回到家乡,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味蕾,更重要的是那里有我们的精神家园

生活要向前

43楼lkljt

住在钢铁森林里时间长了,都会产生一种向往,但也只是向往,因为你依旧和爱住在那片钢铁身林里!想想也好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