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李退休后第二等大事是打麻将,头等大事是供老婆差遣。

“老李~~”

“来啦来啦~”

勿论什么时候,老李媳妇声音刚起,落音处必是老李的应和。

“今天晚上把你妈接来吃晚饭。”老李媳妇眼瞅着刚摸到手的红中,眉开眼笑地说。

“好、好、好。”

“顺便买点新鲜羊肉,好久没吃你妈包的羊肉饺子了,馋得慌!”

“哦?哦,哦~”

老李媳妇年轻时是一美人儿,身材样貌都没得说,如果硬要挑出点暇疵,就是她没读几年书。不过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嫁人是不用陪嫁文凭的,所以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缺点,某种意义上来讲,到显得她无知得可爱。

老李追她很下了些苦功,四年的孜孜不倦,终于取(娶)得真经(妻),老李媳妇却总觉得委屈,她心里爱的那个男人各方面都比老李强,唯独不如老李对她忠心,找女友好象发展区域经理似的,各省市扫描撒网,虽然她不承认,但是的确是在情场上败北,于是将将就就地嫁给了把她奉若老佛爷的老李。委屈是做给别人看的,其实,嫁给谁能不委屈呢?多点少点而已。

又打了几圈,听见橱房里“咚咚咚”地剁着饺子馅,有两个声音在说话,她知道是婆婆来了。婆婆年近八十,看起来比她还硬朗,一直住在做大生意的小女儿家,吃的喝的都不缺,就是想儿子想得没处说,她跟媳妇都是吃了辣椒的嘴,说不上三两句准要吵起来,分开来大家清静,难得见一次,忍忍就算了。

这时两母子在橱房聊到老李在上海的儿子,儿子挺争气,娶了个上海姑娘,今年年初刚生了个女儿,“康儿有几年没回了吧?

“啊~有几年了。”老李愣了愣神。

“听说生了个闺女儿?”“啊~是啊~”

“闺女儿好,生闺女儿好!”老母亲边和饺子馅边说。

客厅里,老李媳妇一只手摸麻将一只手接电话:“今年回家过年?好啊,儿子,妈可想死你啦!你总不回来妈想找个能说几句贴心话的人都没有,什么?你爸?我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恩?哦!啊…好吧~”挂下电话,老李媳妇连打错几张牌,她破例没觉得放炮是耻辱,她想着心事。

儿子是要回来过年,问题也来了,上海大城市的姑娘住不惯小城镇,要她这个做妈的在市区找有冷暖空调的房子给上海媳妇住两天,别委屈了那娇滴滴的两母女。

老李媳妇想着就窝火,老娘大半辈子都住过来了,她委屈个屁!看不起小城镇谁也没拿刀指着她嫁过来,以我儿子的条件什么样的老婆娶不到?稀罕你!恨归恨,办法还是要想的,儿子不能不见,孙女不能不疼,可是上哪里找只住几天的房子呢?

她猛然想起小姑在城里有新置的房产,刚装修好,打算过年入住,她顿时喜上眉梢,冲橱房亲切地喊了声:“妈,您来啦~”

橱房里突然安静下来,正在包饺子的母子俩面面相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