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犯罪嫌疑人陶汝坤

中学生求爱不成泼汽油焚烧17岁少女(5P)


主持人:在去年,合肥市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位花季少女,叫做小周,非常漂亮的一个姑娘,结果就因为同学向她求爱,她拒绝了,被同学给打火机点油毁容了。这件事情在网络上备受关注。花季少女的家人向媒体求助,表示对方是个官二代,几个月过去了,女儿没能讨到一个说法。然后又在论坛上发帖,在微博上被转载,这就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强烈的愤慨。那么,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解说:由于脸、脖子、胸部和腿部都被严重烧伤,小周目前还站不起来,只能半躺在沙发上。小周今年17岁,曾经也是以为清秀、漂亮的小姑娘,去年9月17号下午,小周放学回家,班里的男同学陶某也尾随她进了房间。


小周:“表达出那种意思,就是说我想好好学习。他就说好,这三年你可以不跟我交往,但是呢,三年以后,如果你不跟我谈的话,你也是后果自负。我当时就说,我凭什么三年以后一定要跟你在一块。”


解说:正是这几句反驳给小周招来了惨祸。


小周:“他就开始往我身上浇油,然后差不多就一两秒的时间,他就往我身上点火了。”


小周小姨李女士:“听到那种惨叫声,我就很快地冲进来了。冲进来以后,我就傻了。(小周)在这里站着,两只手蒙着眼睛,满头上下都是火。”


解说:看到外甥女变成了火人,李女士赶紧抱起一床被子,把小周盖住。


小周小姨李女士:“没有蒙(盖)灭,火还是着得很厉害,我就紧接着又把垫絮掀起来了,又蒙(扑)。”


解说:李女士又拨打了120 ,把小周送到医院。可这时,陶某却把小周拦了下来。


小周:“就是让我们不要报警,如果我们报警了,他父母当官的,也会很快把他搞出来。他进去最多一个礼拜就出来了,出来之后,那我和我家人就等死吧。”


解说:小周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七天七夜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但伤势仍然非常严重,一只耳朵被烧掉了,头、脸、脖子、胸部烧得面目全非。


主持人:对自己同学下次狠手的陶某,究竟是不是像网上所说的是个官二代呢?根据陶某父母向小周父母提供的取保候审申请书上说,陶某父母是在合肥市的两家机关单位工作,夫妻二人都应该是科级干部。


解说:昨晚七点,小周的母亲李聪在论坛微博上发帖,微博中说,悲剧发生之后,由于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小周接近精神失常。而陶某的父母却以不支付医疗费为要挟,要求他们同意将陶某取保候审。对于这个要求,小周的家人拒绝了。他们希望案件能够尽快进入司法程序,还孩子一个公道,并让孩子获得应有的治疗费用。


小周母亲李聪:“他们就要我们跟他们私了,叫我们跟他们商量一个赔偿的数字,然后我们一直没干,也不敢回短信。我们也没答应他。”


解说:今天凌晨四点多钟,在新浪微博上,一个自称是陶某父亲,实名认证为“合肥市审计局办公室主任陶文”的微博里,道歉说:“我是合肥市审计局职工陶文,由于教子无方,对儿子陶某给小周及小周一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和痛苦,表示愧疚,并对广大网民表示歉意。我会竭尽全力为小周治疗,陶某已被关押,案件按司法程序在进行,我将接受法律判决,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解说:今天上午11点多,合肥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也发布消息称:“陶某于2011年9月18号以来,一直羁押在看守所,未被取保候审;近期,警方已对受害者的伤情进行鉴定,结论出来后将对外公布;并表示,警方将依据事实、依法处理案件。”


小周母亲李聪:“因为我就一个孩子,不漂亮我肯定也感觉漂亮。首先她的脸干干净净,一个疤痕都没有的。但是从案发那天开始,就可以说没有(容貌)了。”


主持人:这是一起因爱生恨的极端恶性案件,相信每位网友看见这两张照片的前后对比之后,就包括施暴方陶某的父母,我相信他们看了之后也都会觉得简直是无法忍受,这样两张照片的对比。其实当我们稍微冷静客观一点,再来想一想这件事情的话,就会觉得把这个案件完全贴上一个“官二代”的标签,有些牵强了,更不利于通过司法途径客观、公正地去解决问题。让案件回归案件,相信法律的最终裁决。那如果需要探讨的话,就是一起青少年教育失败的典型反面教材。要知道,1995年的出生的陶某,施暴方,去年发生这案子的时候,他也才十六、七岁,十六、七岁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怎样的家庭教育呢?反正我们在这里也只能先祝愿小周,希望她能够早日恢复健康,早日再现美丽的容貌。尽管非常困难,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小周赶快调整心态,首先治好身体、养好身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