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核心提示:合肥17岁少女周岩拒绝同校男生陶汝坤求爱,遭到对方泼洒打火机油焚烧毁容。受害者母亲称,“案件没发生之前,我们多次联系陶汝坤的父母,甚至磕头请求陶汝坤放过我女儿,但都不起作用。案件发生五个月以来,由于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女儿现在已经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案件被曝光后,施暴者陶汝坤的身份引人注目。受害人周岩的小姨向记者透露,据他们了解,陶汝坤的母亲是安徽省合肥市规划局某处处长,父亲就职于安徽省合肥市审计局,具体职位不详。周岩在重症监护期间,陶汝坤父母曾拿出一份材料———承认陶汝坤当天积极救治和自首———让周岩家属签字,但被受害人家属拒绝。今年过年期间,陶汝坤父母曾希望儿子能够取保候审,这一要求被受害者家人拒绝,对方随后中止支付医疗费用。网曝陶汝坤本人照片.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畜生:母亲称遭毁容少女现已精神失常

因求爱不成,2011年9月17日下午,合肥某中学17岁中学生陶汝坤强行闯入民宅,将打火机油泼向16岁的少女周岩,将其烧成重伤。目前此事经网上曝光后,引发广泛关注。据合肥警方昨日透露,嫌犯已被刑拘,警方已启动伤情鉴定,将依法公正处理此案。


抢救7天7夜才脱险


受害女孩周岩的母亲李女士介绍,周岩今年17岁,去年事发时,刚过完16周岁生日不久。“陶汝坤和我女儿初中都是在寿春中学,同校不同班,一直缠着我女儿。为躲避骚扰,2010年9月,我把女儿转学到撮镇中学,但也未能阻止骚扰,此后我女儿只好休学在家。”2011年9月,周岩重回学校读书,9月17日下午6点左右悲剧发生。


李女士说,“事发那天,我和孩子爸爸都不在家,女儿和她小姨在家。陶汝坤跑到家里,拿出准备好的打火机油,浇到我孩子头上点着。”


据周岩的小姨介绍,“我听到一声惨叫,跑过来发现孩子已被大火吞没了,陶汝坤不停喊‘去死吧’。我赶紧用被子扑火,并拨打120。其间陶汝坤在旁一直无动于衷。”


惨剧发生后,周岩被送进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了7天7夜才脱险,其头部、面部、颈部、胸部等被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被烧掉,烧伤面积超过30%,整个人面目全非。


肇事者家属停付医疗费


“刚开始,住院费和治疗费的确都是陶汝坤的父母垫付。”李女士称,到了10月份,周岩尚在重症监护室时,陶汝坤的父母拿出一份关于认可陶汝坤当天积极救治和自首的材料让他们签字。“我们拒绝签字后,他们就不再支付治疗费用。”


“女儿的住院和治疗目前总共花了40多万,陶汝坤父母垫付了33万,我们还欠医院10多万。现在每天的药膏还要300多元。”李女士说,无奈之下只能将女儿接出医院。


“我们是工薪阶层,在超市里上班,每月就上千块的工资。孩子后续治疗不知道怎么办,家里也没有钱给她整容,也没钱去打官司,全家真的是走投无路。”李女士说,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侦办此案。


>>焦点1 施暴者身份受关注


案件被曝光后,施暴者陶汝坤的身份引人注目。受害人周岩的亲属透露,据他们了解,陶汝坤的母亲是安徽省合肥市规划局某处处长,父亲就职于安徽省合肥市审计局,具体职位不详。


陶汝坤的父亲陶文,25日在微博称,“我是合肥市审计局职工陶文,由于教子无方,儿子陶汝坤给周岩及周岩一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和痛苦表示深深地愧疚,并对广大网民深表歉意。我会竭尽全力为周岩治疗,陶汝坤已被关押,案件按司法程序在进行,我将接受法律判决,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焦点2 伤情鉴定影响治疗


对于为何伤情鉴定迟迟未做,受害者代理律师称,“鉴定部门解释说,伤者颈部伤势严重,需要等植皮手术完成后,方可进行鉴定。这样一来,至少还要等三个月。这对于急需治疗的受害人来讲,肯定接受不了。”律师告诉记者,“从程序上讲,检察院介入必须要等伤情鉴定出来。”


该律师说,“这个阶段,在检察机关主持下,双方也可以先自行进行民事调解,这样的话,可以让伤者早日接受治疗,而且先解决民事并不影响后面的刑事审判。”


>>进展 警方启动伤情鉴定


24日,合肥瑶海区刑警队透露,嫌犯陶汝坤因感情问题,涉嫌故意伤害已被依法刑拘,正被关押在看守所。目前案件已侦结,下一步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昨天,合肥警方官方微博称,目前此案警方正在依法办理过程中。



合肥警方昨日表示,陶汝坤自去年9月18日以来,一直羁押在看守所,并未被取保候审。因受害者长期住院治疗,且病情不稳定,无法及时鉴定伤情。近期,警方已对其伤情进行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将对外公布。警方指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们将依据案件事实,依法公正处理此案。


>>讲述周母: 曾磕头求他放过我女儿


“案件没发生之前,我们多次联系陶汝坤的父母,让他们管管儿子,不要骚扰我们家庭,甚至磕头请求陶汝坤放过我女儿,但都不起作用。”李女士说,案件发生五个月以来,由于承受不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女儿现在已经精神失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如果法律不杀此贼,自由民间义士替天行道。无论此贼父母是谁?什么职务?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党,不要逼百姓揭竿而起呀。

14楼ntmyp

此畜生,天下共诛之!此畜生不杀,天理难容!

但愿中国法律没死!

我靠那个出镜的“领导”称,罪犯父亲只是个工薪阶层,我真靠,不说别的,那么大的官出面不提怎么救助这个可怜小姑娘,居然第一次官方出镜居然是来澄清,罪犯是不是官二代的。审计口是多么肥的衙门??就不用说了,别说审计的一个办公室主任了,就算是个小科员都是大大的,去哪个单位不得供尊佛一样招待着。再说了,罪犯他爹是办公室主任,这是什么差事??这是最肥的差事,办公室主任对专业工作没什么要求,不就是承上启下,四处联络吗?联络什么?不就是人情世故吗?以为大家伙都没在社会上混吧?审计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是不是职能部门的官员??那肯定是,既然是官员,罪犯怎么就不是官二代??这些狗官,看看它们无耻罪恶的 嘴脸,面对一个终生残疾的可怜小姑娘,它们现在想的却还是,撇清责任,帮罪犯引导舆论。无耻。。。

我想问一下,既然那个小畜生自2011年9月18日也就是案发后第二天就被羁押了,那此后在网络上出现的小畜生的博客又是什么个情况?再问去年9月18日发生的案件,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进入提起公诉程序?难道公安只是因为被害人无法做出伤情鉴定来么?

31楼nygzh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赔多少钱都挽回不了一家一个好好的女儿。必须要用他们一家为的下半辈子为小姑娘一家所受的痛苦赎罪!把人家一家害了也绝不能让他们一家过上好日子,这才能体现出公正。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