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个人独断放弃对日战争赔偿权吗?

毛泽东和田中角荣会面时放弃战争赔偿权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主席在丰泽园书房跟田中角荣握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主席在丰泽园书房跟大平外相握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與毛主席的會談持續了近一小時。在會談中,兩人沒有談任何政治問題,只是談個人、談“孝道”。會談結束時,毛澤東輕聲説:“田中先生,我年紀也大了,神經痛,很快要去天國了。”離別之際,毛澤東從書架上拿過一套《楚辭》,贈給田中。"---摘自《環球時報》“史海回眸:1972年,田中勇敢訪華”(2002年08月26日第十九版)




摄影家杨克林是某种有心人,二十多年来先后撰写、编辑、出版、编导、拍摄了包括《中国抗日战争图志》(港、台、日、英、中国大陆版)、《世界抗日战争图志》、《不能忘记的抗战》、20集大型记录片《中国抗日战争史实》、18集大型记录片《寻求自强之路——近代中国150年》等大量相关著作,为呈现一段中国人不该忘记的历史作出难能可贵的贡献。


《环球视野》“杨克林:要外国人记住中国抗战”一文对其怀抱有深刻描述:


“关于1937年上海的"淞沪会战",冯玉祥说过一段话:"在上海战场上,一百里以外看着,半边天都是红的……我们的队伍每天一师一师地加入前线,有的师上去之后3个钟头就死了一半;有的坚持了3个钟头就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是个大熔炉,填进去就熔化了。"


"淞沪会战"钳制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黄浦江畔,苏州河边、一寸山河一寸血,四行仓库里八百壮士以命相守,其惨烈悲壮天公垂泪。毛泽东高度赞誉"八百壮士"为"民族典型"。然而用无数生命奠基的四行仓库,现为一商品集散地。前些年,有消息说,外商要批租,欲炸平重建,杨克林得知后表示:"如要炸毁,我去同归于尽"。并向有关方面紧急呼吁,终于在他和许多人的努力下,把这一抗战遗址保留了下来。他现在正在建议和寻求在此地建一个大型抗战纪念馆,让八百壮士和淞沪抗战的故事永远流传。”


同文还提及他“文化抗战:回应日本《战争论》攻势”的进取观点:


“现年60岁的杨克林还有一个心愿是用动漫的形式来反映抗日战争,以青少年容易接受的形式对其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此想法也受日本人刺激,几年前,杨克林去东京,看到几家书店都将连环漫画《战争论》、《战争论2》、《战争论3》和《台湾论》等,摆在醒目的位置上。这些书出自同一作者小林善纪之手,每部都有四五百页。

这些书中肆意丑化中国人及其他亚洲人,将侵略战争说成是"大东亚解放战争",称"南京大屠杀罹难者30万,是战败后的日本政府抵不住国际舆论压力屈打成招"等等。而作者小林善纪恰是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理事。

现在这些漫画书在日本以每部仅相当于两碗面的价格,倾销上百万册。它们对国民的精神渗透和影响,远远超出新编历史教科书对学生的误导。杨克林称日本人的做法"手段高明,目的卑劣"。”


杨克林批评日本人的八字真言让人想起他在1995年所编着十六开本共643页的煌煌巨册《文革博物馆》中的笔法。该书第511页是整整一大张照片,文字说明为:“日本侵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集体屠杀中国战俘的场面。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达3500万人以上。”前一页则摆了四张照片,右上一张的说明是:“被日本侵略军杀害的中国军民尸骨成山(衡阳保卫战中的第10军战士)”。右下一张的图说为:“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战士。”左下一张的文字曰:“1894年,日本对中国发动了侵略战争(史称"甲午战争")。中国被迫赔款总数达白银三万万两,这笔赔款是当时日本政府年收入的五倍多。中国则等于将整个国家4年的财政收入赔给日本侵略者,还被迫割让台湾等岛屿。图为甲午战争期间,日寇在旅顺进行大屠杀(使旅顺全城只有36名抬尸者幸存)。”


读者会纳闷,《文革博物馆》搜罗这些鬼子屠杀我同胞的照片干啥?原来左上方摆了一张毛主席在丰泽园书房跟田中角荣握手的照片,文字说明称:“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面。在这次中日建交会谈中,毛个人决断,放弃了战败国日本应给予中国的政府间赔偿,违背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用中国军民遭日寇屠戮的画面来烘托毛个人决断的颟顸乎?如此手段似乎比日本漫画书高明,只是其丑化毛主席所凭借的完全是一派胡言。2004年3月党史出版社推出的《毛泽东国际交往录》一书对中日建交会谈特以专章“中日关系史的新篇章——毛泽东与田中角荣 ”记述之。


时间是1972年9月25日,“田中首相抵达北京的当天下午,就和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厅进行第一轮首脑会谈。中方有周总理、姬鹏飞外长、廖承志(顾问)、韩念龙副外长、陆维钊亚洲司长;日方有田中首相、大平外相、二阶堂进官房长官、吉田健三亚洲局长、高岛益郎条约局长。田中首相在会谈中说: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时机已经成熟,务必要使这次访华成功,以实现邦交正常化。周总理强调,邦交正常化要一气呵成;中日两国应在邦交正常化的基础上保持世世代代友好、和平的关系;日中双方应求大同存小异。周总理还表示,中国人民深受赔偿之苦,所以也不愿日本人民尝此苦头。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我们放弃赔偿的要求。”


隔天双方再度谈到中方放弃赔偿的问题:


“26日上午姬外长与大平外相会谈时,由于日方条约局长高岛益次郎死抠条文,把"日台条约"作为依据,使会谈陷入僵局。会谈中,高岛认为在《联合声明》中毋需写入"结束战争状态"和"中国放弃赔偿要求"。因为在签署"日台条约"时,已经结束了与中国的战争状态;蒋介石已宣布放弃赔偿要求。”


“当天下午,举行了第二轮首脑会谈。周总理严正指出,高岛在外长会谈中的发言,我认为并不是田中和大平先生的本意。"如果照此理解,我真不明白各位是吵架来了还是实现正常化来了"。周总理说,所谓蒋介石已放弃要求战争赔偿说法,"使我们感到惊讶和愤慨"。蒋介石政权早已被中国人民推翻,他和日本人签订的所谓"和约"时宣布不要赔偿是慷他人之慨,而我们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为的是不增加日本人民的负担,才宣布放弃赔偿要求的。”


很清楚,中日建交会谈主要由周总理以下的外事系统出面,何来建交会谈中毛主席个人决断放弃赔偿的场景。


中国政府在同月29日《中日联合声明》中“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而不坚持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五日《周恩来外长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的立场:


“那些曾被日本占领、遭受损害甚大而自己又很难恢复的国家应该保有要求赔偿的权利。”


自有其利弊衡量。至是否违背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并非没有讨论余地。如认放弃赔偿就应予谴责,则早在1952年4月28日签订的《中日和约议定书》中以白纸黑字:“为对日本人民表示宽大与友好之意起见,中华民国自动放弃根据金山和约第十四条甲项第一款日本国所应供应之服务之利益。”把“联盟国承认:日本应赔偿联盟国战争中所生的一切损害与痛苦”(见《旧金山和约》)之权益化为乌有的蒋光头政权是不是该优先被点名批判?


毛主席在丰泽园书房跟田中角荣谈什么呢?前揭书对双方会见的过程有详实的记载:


“欢迎你,我是个大官僚主义者,见你们都见得晚了。”“怎么样,吵了架吗?总要吵一些,天下没有不吵的。”


“吵是吵了一些,但是已经基本上解决了问题。”


“吵出结果来就不吵了嘛。”。


这是毛主席迎接田中首相的对话,可以看出会谈已经有了结果。再看以下这段描写:


(田中)说着,从茶几上拿起一支熊猫牌香烟,问毛主席:“我是否可以抽烟?”


毛主席拿起身边的小雪茄说:“你抽不抽我的烟?”


“这个就行了,我本人已经戒烟了,但由于同周总理谈判的时间长了,又抽上了。”田中首相说着,划着火柴,站起来给毛主席点烟,然后自己把烟点上。


毛主席用英语说了句“Thankyou(谢谢)。”然后,悠然地吸了口烟,柔和的青烟,冉冉地向四周飘散。毛主席转过头问周总理:“声明什么时候发表啊?”


周总理回答说:“可能明天,今天晚上还要共同研究定槁。要搞中日两种文本,还有英文本。”


毛主席深深地吸了口烟,对田中首相赞许地说:“你们速度很快啊。”


“是的,只要时机一成熟,就可以得到解决。”田中首相兴奋地回答,接着坦诚地说:“只要双方不玩弄外交手腕,诚心诚意地进行谈判,一定可以取得圆满的结果。”


显见《中日联合声明》都准备要发表了,还有什么赔偿问题需要毛主席插手的?其实了解中国外事谈判和毛主席行事风格者都不会如《文革博物馆》歪笔称:“在这次中日建交会谈中,毛个人决断,放弃了战败国日本应给予中国的政府间赔偿。”首先,战争赔偿问题党政决策同志们自会从大局着眼做出决定,并非那个各人说了算。其次,毛主席不会越位参与谈判,他接见田中首相意味谈判已有成果,毛主席关注的是更高层次的政治哲学,就如他对田中谈到跟尼克松的会面:“彼此都有这个需要,这也是尼克松总统跟我讲的。他问,是否彼此都有需要,我说是的。我说,我这个人现在勾结右派,名誉不好啊”,“你选举的时候我投了你一票,你还不知道啊,这回我们也投了你的票。正是你讲的,你这个自民党主力不来,那怎么能解决问题呢?解决问题还是靠自民党的政府啊。”


大力宣扬抗战事迹者对毛主席“北上抗日”并写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等不朽名篇的态度是很耐人寻味的。2009年10月号的《生活》月刊有一篇“杨克林:历史的回溯”,作者张泉写道:


“几年后,杨克林去参加一位国民党老兵的追悼会。在老人的遗体面前,家人终于可以说出老人缄默的一生。杨克林在老人生前的多次采访与忠实记录,终于赋予老人澄清往事的权利。参加追悼会的人们直到老人死后,才真正认识这个人——原来他曾在抗战中为这个国家浴血奋战,蹈死不顾,原来从前强加于他身上的指责与传言,并不是真的。”


“杨克林迫切地希望了解更多关于抗战的往事。他之前接受的历史教育,是一部几乎没有细节的断点史。平型关,游击战,地道战,是教科书中关于八年抗战的全部描述,不仅没有凇沪会战、台儿庄战役、远征军,只以“国民党不抗战”一笔代过,甚至连八路军打的“百团大战”,也因为彭德怀的“问题”而完全没有提及。杨克林想要找到更多的幸存者,去复原那段已然湮没的往事。在上海曹家堰路狭窄的小屋里 ,杨克林开始了最初的寻找 。一个远远超出他想象的世界不期而至 。随着走访面的扩大 ,杨克林见到了大量幸存的国民党老兵。他惊讶地发现 ,国民党正面战场实际上承担着不容抹杀的巨大牺牲与历史功绩。”


于文中谓“自己本是非常极端”的杨克林显然对最终被中国人民抛弃的国民党很是公正,但对带领中国老百姓推倒三座大山、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毛主席却强加不实指责;国民党老兵的抗日事迹固不应湮灭,共产党老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历史功绩就容抹杀吗?


他在《文革博物馆》后记中说:


“"饮水不忘掘井人"。首先,我由衷地感谢叶剑英、华国锋等人领导了粉碎了"四人帮"的壮举,结束了"十年浩劫",阻止了中国历史的倒退,挽救了中华民族,也使我这个在"文革"中背有黑锅的人获得了解放。”


“巴老曾对我说:"这件事情应该做,《文革博物馆》每一个地区都应该建立。"这是一位伟大的哲人发自心底的声音,是我们民族自信的表现。”


“著名翻译家草婴先生把这件事情当作他自己的事情来关心和爱护,从文字到图片都一一过目,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有丰富编辑经验的郭皎先生和盛天民女士,为了审校这套画册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他们严谨的治学态度使我深感佩服。”


巴金则在《“文革”博物馆:随想录之一四五》中哀叹:


“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这是应当做的事情,建立"文革"博物馆,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


“二十年前的往事仍然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无数难熬难忘的日子,各种各样对同胞的伤天害理的侮辱和折磨,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忠奸不分、真伪难辨的大混乱,还有那些搞不完的冤案,算不清的恩仇!”


“靠"文革"获利的大有人在……”


草婴、郭皎、盛天民和杨克林之流所炫耀的,“从文字到图片都一一过目”的“严谨的治学态度”原来竟包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掘井人的造谣诬蔑!把五千年来难得一见的民族英雄用图文拼凑成颟顸的独裁者,这是民族自虐,是历史的倒退,何来民族自信可言!这些衣冠楚楚们用颠倒黑白是非的手法往毛主席身上泼脏水,按巴金的逻辑是不是也属靠《文革博物馆》而大有获利者?


杨克林有一段壮语曰:“我们夫妇的夙愿,是客观地记录一切该记录的历史事实,纪念一切该纪念的将士、同胞和外国友人,给可歌可泣者还以可歌可泣,给可憎可鄙者还以可憎可鄙。”


把中国放弃对日战争赔偿说成是毛主席在中日建交会谈中的个人决断,是客观的历史事实吗?毛主席家族为民族解放、为让中国人民站起来牺牲了七条人命,可歌可泣者无过于此!


批评日本连环漫画将南京大屠杀开脱为“战败后的日本政府抵不住国际舆论压力屈打成招”属“手段高明,目的卑劣”的杨克林该想想,日本人的脱罪之举系为大和民族的利益,《文革博物馆》用中国军民遭日寇屠戮的画面把民族英雄毛泽东描绘成颟顸独断的暴君,危害的是谁家利益?鬼子为维护国家颜面甘冒天下之大不讳使尽卑劣遮掩真相,支那读书人却无中生有藉《文革博物馆》丑化共和国肇建者来表现民族自信,其心态、其变态,不正“违背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这帮以伪劣膺品行骗的《文革博物馆》徒,“可憎可鄙”还给你们!



本文内容于 2012/2/28 6:38:53 被古明浩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巴金的遗憾


作者:一息尚存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4938 更新时间:2008-11-24 热 荐 [字体:小 大]

http://www.wyzxsx.com


十一月二十五日,是我国已故的文坛泰斗巴金老先生诞辰一百零四周年的纪念日。在距十一月二十五日还有几天的时间里,有些人就开始写文章纪念巴金老先生了,一些人在怀念巴金老先生之余,又无不为巴金老先生生前梦牵魂绕的文革博物馆至今还没有建立起来而感到深深的惋惜,有些人还再次呼吁建立文革博物馆,


文革结束之后不久,巴金老先生就以其在当代中国文坛的巨大影响,开始不断地呼吁要建立文革博物馆,使之那个在某些人眼中“不堪回首”的岁月能够记录下来,以明示后人,不要忘了那个“悲剧”的时代,并从中汲取教训,防止“历史悲剧”的重演。巴金老先生的倡议,得到了许多人,尤其是那些从事人文科学的“小知们”的积极响应,但是,却迟迟没有得到“当权派”的回应。结果,直到二十多年之后巴金老先生去世,他首倡的文革博物馆也没有建立起来。于是,他只好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当权派”没有回应巴金老先生的倡议,迟迟没有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做法,“小知们”很是不解。既然文革已经被彻底否定,而且文革使“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与“小知们”都“深受其害”,那“当权派”为什么不顺应巴金老先生等人的倡议,建立文革博物馆,使天下人都知道“小知们”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曾经受过的“委屈”和毛泽东的罪恶呢?对文革的彻底否定,实际上已经对共产党的执政根基造成最大的伤害,再建文革博物馆,也不会扩大这种伤害,担心反思文革失控,也说不过去。于是,“小知们”不由得产生了一些忿恚,认为是“当权派”对他们这些文人的轻视,也许是“当权派”忘记了文革这样的“历史悲剧”,并由此发出了“人是一种健忘的动物”的抱怨。“小知们”之所以会产生这样抱怨,是因为他们只从自己的私利和切身感受出发,没有大局观念,丝毫不能理解“当权派”的苦衷, 也不具备“当权派”那样的深谋远虑,所以看问题就不如“当权派”看得远,看得透。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按其性质和过程来说,应该是分前后两个阶段的。第一阶段是从“五一六”通知至八月五日毛泽东发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这一阶段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领导的“工作组”阶段,他们借毛泽东不在北京之机,改变文革的大方向,把文革的对象指向了基层干部、教师、学生、文艺工作者和一些民主人士,其手法还是重复他们在反右斗争中使用过的那一套。这一阶段的时间虽然很短,只有五十多天,但其影响却是极其恶劣的,而且,在其后的文革进程中,这种影响也始终没有彻底摆脱。“斗老师”、“剃阴阳头”和“破四旧”中的破坏文物、抄家等行为多是发生在这一时期。而上述这些行为,也主要是由高级干部子女所组成的“老红卫兵”实施的。如被认为是文革中第一个被打死的老师----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就是在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那天,被那些由高级干部子女组成的“老红卫兵“打死的。从这些在前台施暴的子女们身上,就能看出躲在后面的老子们的凶残和阴险。他们之所以要通过子女之手这么做,就是要把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方向引到邪路上去,然后再嫁祸于毛泽东。“小知们”所谓的在文革中遭受的“苦难”,也大多是在这一阶段发生的。与以后的强迫“小知们”走“五七道路”,进行世界观的改造不同,“小知们”在这一时期所受到的“苦难”,多是人身侮辱,可以说确实是受到了迫害。文革的第二阶段,是毛泽东发表“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之后到文革结束,这个阶段的文革才是毛泽东亲自领导的,文革的对象也变成了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个阶段才是真正的文革阶段。


文革给当时的“小知们”和“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带来的确实是一场灾难,但是,如果从由于国人的自私、麻木和怯懦而导致我们长期挨打的这个角度来说,文革则是改变国民性格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尤其是对于受了二千多年蒙蔽和愚弄的广大工农群众来说,文革更无异于是一场思想启蒙运动。文革对于“小知们”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之所以是一场灾难,就是因为觉醒了的广大工农群众不但再也不会顺从地接受他们的蒙蔽和愚弄,而且还组织起来,将他们打翻在地。如今,文革的实践虽然凭着政权的力量在短时间内将其否定了,但是,文革的理论,文革的影响还将长期存留在许多工农群众的记忆中,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彻底清除的。只要工农群众的思想中还保留着对文革的记忆,那就不会再顺从地接受蒙蔽和愚弄。若要工农群众再次顺从地接受蒙蔽和愚弄,那就只有使工农群众彻底地忘却文革。建立文革博物馆,虽然能够记录下“小知们”和“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在文革中遭受过的“苦难”,但同时也能记录下工农群众在文革时期的觉醒,记录下工农群众在文革时期的扬眉吐气。而且,一旦建立文革博物馆,把文革的详细过程展示出来,“当权派”在文革初期五十多天时间里的罪恶也必将大白于天下,许多原先对文革认识模糊的人就会从此改变认识。所以,对文革的总结只能“宜粗不宜细”,只要能把帐算在毛泽东的头上就行。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文革博物馆都不能建,对于“当权派”来说,还是让工农群众彻底地忘却文革为好,只有受了蒙蔽和愚弄的工农群众才能更好地治于人。对于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目的,对于文革的真正意义和作用,“当权派”远比“小知们”理解的深,“小知们”只从自己私利和切身感受这样的浅层次出发,不断嚷嚷着要建立记录自己所谓“受委屈”的文革博物馆的要求,不但不能为否定文革起到丝毫的作用,反而是在提醒广大工农群众,同时也等于是在揭“当权派”的疮疤,是在给“当权派”添乱,纯属是为否定文革帮倒忙,所以才受到了“当权派”的冷落。


否定文革之后,作为“当权派”的同路人,“小知们”获得了极大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但是,由于长期形成的利己之心,“小知们”仍不满足,还撒娇般地要求建立文革博物馆,以博得更多的人,尤其是后世的人的同情和可怜。他们这无耻无知的滑稽表演,实在是招人好笑,对于“当权派”来说,他们这不知深浅的无理要求,也实在是令人讨厌。本来就够焦头烂额的了,你们就别再添乱了。





这帮以伪劣膺品行骗的《文革博物馆》徒,“可憎可鄙”还给你们!


作者:虎帐谈兵


秦皇汉武、唐宗宋主,哪一个人能把面临列强瓜分、濒临分裂的中国重新统一起来?哪一个人能让中华民族重新站立起来?解放前,老蒋名义上统一了中国,但实际上,西藏、新疆、内蒙、广西、云南、山西等地基本上还是地方军阀的地盘,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地位更是鸡狗不如,那个年代正如国歌所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没有毛主席力挽狂澜,威加海内,到最后真正的统一全国,现在的中国还不知分裂成几块。没有主席力排众议,抗美援朝,搞出核武器,中国人也没有现在这样的地位。主席有错误,因为他是人不是神,是人就要犯错误。但是主席即使犯错误也是出于公心,错的光明磊落。鹰有时飞的比鸡还要低,但鸡永远也不能飞的比鹰高。诋毁主席的人,难道你们不犯错误?实话告诉你们,你们想犯主席那样的错误都犯不了。因为一来你们没有主席那本事,上不得庙堂。二来没有主席也不一定有你们。你们不知道饮水思源,涌泉相报,只知道坐在别人栽的大树下,翘着二郎腿,一边乘凉喝着茶,一边事后诸葛亮,说当年的栽树人如何如何不好。说好听点你们就是一群小家雀,焉知鸿鹄之志。说不好听的,你们就是一群下三滥,好比茅坑里的臭虫。中华民族能诞生毛泽东这样的伟人,证明了中华民族的优秀和不朽,真正的中华儿女永远感谢毛泽东。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