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乞丐”坐飞机全国乞讨 1天最多讨千余元


最牛“乞丐”坐飞机全国乞讨 1天最多讨千余元

周飞在洋人街乞讨,吸引了大批市民看稀奇。

“乞丐”坐飞机来重庆,照相要收钱


这名乞丐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一身名牌装备,发型夸张,很多人往他的碗里放钱


穿西装、打领带,前卫的莫西干发型染成鲜艳的红色,脚边立着一只贴满航空公司托运标签的行李箱一上街必定收获超高回头率的型男周飞,如果不是手上端着一只乞讨用的碗,说什么也跟乞丐靠不上边。昨日,这位打飞的穿梭于全国大城市乞讨的最牛乞丐,来到重庆行乞、供人拍照。


一身名牌


收取照相费“行乞”


昨日下午,身穿考究的西装、头顶奇异的发型,周飞一手把一根1.5米长的打狗棒扛在肩上,一手拉着行李箱,以一种非常桀骜不驯的扮相,出现在洋人街。


很快,他挑了一处人来人往的路边,戴上墨镜,站定后,开始摆出不同造型,市民可以照相或者与他合影。不过,他后背给自己贴上了收费标准:每给他拍一张照片,需要支付一元钱;如果合影,则要支付一百元。


下午3点左右的洋人街,毛毛细雨渐渐停了下来,周飞在街头站了十分钟,已经收获了12元照相费。来来往往的情侣、游客,好奇地围着他不断按动快门。重庆晨报记者发现,拍照的多,但主动给钱的却不到十分之一。


周飞并不上前制止大家免费拍他,名牌眼镜背后的眼睛,淡淡地看着人群。每隔半分钟左右,他就自动换个造型,很配合大家的镜头。


“看他的箱子和打狗棒,上面还有飞机上的托运标签哪!”好奇的游客围着他,打量他的全身行头。名牌西服、墨镜,以及做工精细的皮鞋和行李箱,没人相信他是乞丐。


每天做发型


最多一天要到千多元


“俺是乞丐,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俺就是要饭的乞丐!”为了说明自己的身份,周飞还专门制作了一张“乞丐”自白。看着他印刷在纸上的介绍,人们依然不信他是真乞丐,很多人猜他是“行为艺术家”。


周飞解释说,大家想多了,他是湖北孝感人,只有小学文化。14岁开始外出闯社会,混到去年,干脆自创了一身行头给人照相行乞。“看天气和运气,最多时一天能赚个一千多,最惨时完全没收入。”周飞说,从去年11月开始,他已经走了全国7座大城市,他计划未来走遍全国。


难怪人们不相信周飞是乞丐,昨日,他把从去年11月从温州出发开始乞讨的飞机票展示给好奇市民看,从武汉到海口、南京到重庆,一路上的机票有厚厚一叠。人们连连惊叹,乞丐行乞居然这么夸张。


陆续有人给钱


他感谢热情的重庆人


不仅如此,周飞说自己虽然靠乞讨流浪,但他一般每天都入住40到100元的小旅馆,条件是一定要能洗热水澡。同时,每天早上他还要去发廊花15元,把他大红色的莫西干头,吹得丝丝直立为止。穿西装、喷香水,周飞对仪表非常看重,他甚至告诉记者,与人照相的服装是“工作服”,一般每天最多服务两小时。其余时间他穿自己的休闲服,舍不得磨损花4000多元买的名牌西服。


对在外行乞走全国的计划,目前周飞已经去了7座大城市,他说希望通过他一路的乞讨行为,走出一点名气。他的目标是未来出席饭局收费八百元,上电视节目收费万元,为人代言产品则十万元。


对他的目标,围观市民评价说,“估计是想红,跟凤姐差不多,现在想红的人还真多。”尽管如此,还是有人陆续给他行乞的碗里放钱。有年轻人说,出门在外不容易,就当帮衬一把。


周飞说,重庆人真的很热情,在重庆两天,已经有素不相识的人请他吃饭了,他感谢热情的重庆人。


编后>


逐臭之夫推动的炒作


自从罗玉凤 (微博)女士大肆炒作成功拿到美国的绿卡之后,神州大地颇有一股浮躁之风许多牛鬼蛇神忽然一齐冒了出来,争先恐后地上演着各种“三俗”,也使得我们仿佛要进入审丑时代。


道学家们虽然对凤姐之流嗤之以鼻,但鲜有把矛头指向大众。实际上,观看了许多群魔乱舞的闹剧后,笔者不得不对我们这些“热心的围观群众”之品味表示怀疑。正是我们对那些“三俗”的炒作太过感兴趣,太过好奇,太想过去凑凑热闹,才使得近几年来的无聊炒作越来越多。需求会自动培育市场。我们的关注焦点不改,恶俗之风不减。


古书上说,海上有逐臭之夫,特别喜欢闻狐臭味儿。热衷于追求低俗炒作的人们,不正是接过了逐臭之夫的衣钵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