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正宋篇——还原一个被误解800年的王朝

by 天涯荆溪客

宋朝一直是一个被我们误解和歪曲的朝代,在教科书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危机重重,冗官冗兵,外交虚弱,军事失利的宋朝,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宋朝是一个经济繁荣,体制完善,民风强悍,理性主义勃发的时代。

首先说经济,一幅《清明上河图》,汴梁繁华已然尽收眼底,从《东京梦华录》等著作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宋代的GDP是占全球的50%。国家的综合实力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宋朝都是当时世界的第一大国。

宋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贸易立国的王朝,在这个面朝黄土,一贯重农抑商的土地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创举,虽然宋的贸易立国是形势所逼,但也是唐以来海外贸易发展的必然结果。宋人控制海路直至印度洋,俨然东方的迦太基和希腊

再说其体制,汉亡于宦官外戚,唐和明均亡于宦官Party争。号称强大的唐其实后期有约150年是藩镇坐大,天子无权。而独宋不见外戚、宦官、藩镇、Party争之祸。虽然宋代有元祐Party人新旧Party之争,但危害不如唐和明季之烈,不能不说这是由于宋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互相制衡、分工明确的政治体制

民风上,宋绝对不是一个男人只知吟风弄月做小儿女状的“文明用语们”时代,宋人是纯爷们!五代十国的战乱频仍,民众或为自保或从军征战,大都崇尚武艺,所以民风强悍,连宋江这号人随身都带朴刀,由此可见一斑。

宋更是一个理性主义的时代,酷烈的五代犹如欧洲中世纪的黑死病时期,经历了那么多的杀戮、死亡。宋人更珍视人的生命、尊严和权利,因此唯独宋是不杀大臣的,也就是说,宋代对于持不同意见者,并不像其他时期那样,首先有将之从肉体上消灭的冲动,而是更愿意用理性的方式解决争端。孔子尚且诛杀和他政见不同的少正卯,王安石却自始至终没有想过要解决掉他的政敌司马光,后来司马光掌权也没有对失势的王荆公怎样,宋人的理性可见一斑。

除了政治上的理性主义,在文化上宋代更是充满理性光芒,宋代犹如西欧的文艺复兴,其对古典文化的继承乃是一种批判的继承,也就是在传承中有怀疑,从二程、张栻、朱熹,无不疑古成风。另外有人批评宋诗重理性而情趣全无,味同嚼蜡,其实这也是宋人理性主义的表现,当然在这文学艺术上宋人失之迂腐,未免傻的可爱。在科技上,沈括以及邵康节等皆有辉煌成就。算学、术数、天文、军事科技也堪称封建时代的巅峰。

宋代最为人诟病的是其军事外交的失利,其实这是有原因的,我们注意到,除了小冰河期促使北方民族南下的愿望更加迫切外,同时宋代也是周边少数民族封建化大发展的时代,也就是说,中原相对于周边地区历来存在的政治经济文化优势不复存在了,举一个例子,汉唐时代,对周边用兵,犹如一个智力发育健全的人和一个脑袋稍微不那么灵光的人打架,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其实这只是一个例子,总体对比上,汉唐时中原在综合国力上居上位,周边则居下位,因此汉唐有能力开疆拓土四处用兵,因为大人打小孩子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但宋代则不同,随着辽、西夏、金的封建化,传统的实力落差缩小了。原来的小孩子,现在已经和你不相上下了。即便宋仍然延续汉唐实力并有所发展,但犹如一战时老牌的英国面对新兴的德国,优势虽然还是有的,但已经力不从心了,势力范围必然有所减小。

其实在外交上,宋人也体现了他们的理性主义,即实用主义外交,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宋人明白几千年的传统优势已经不复存在,既然力量消减,就应按实力说话,技不如人,暂时低一头,说软话。其实,什么是国家利益?在统治阶级,只要自己的统治保存;在国家,只要领土完整,在民众,只要太平无事。有宋一代的外交配合军事都是为达到如此三种目的,并且也基本达到了目的。那个时代没有博弈学理论,没有兵棋推演的概念,但我想宋人深谙此道。如果不看清实力对比,整天像萨达姆那样叫嚣,看起来赚足了威风面子,但迟早玩完。宋人只用极小的代价,就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种政治智慧,至今我们才刚刚领会。

宋人在军事外交上并不是一味的软弱,为生存、为尊严,该打的仗,宋人从不含糊,比如范文正公用兵西夏,寇准抗辽,岳飞抗金,襄阳保卫战,钓鱼台战役,崖山之战,哪一次不让敌人胆寒?哪一次不让敌人心生敬意?对辽和西夏的用兵是宋人理性主义的成功典范,因为宋人明白,此刻的优势,并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将对方完全消灭,因此宋人见好就收从而得来百年和平。当然在岳飞抗金上,统治阶层的这种过度理性和审慎却又制造了令人扼腕叹息的结局(高宗下诏停战和议有其自私的政治考量,大家都已明了,不必在此阐述)

宋代由于传统优势不复存在,为了避免灭顶之灾,必然在自己的战争机器上另辟蹊径,制造新的优势,其突出表现就是军事科技上,包括在兵员素质、装备技术、战术理论、国防工程等方面的重大成就。比如宋朝士兵的单兵负重至今超越各国特种兵的负重量。再比如宋朝军队大量使用火药和机械动力作战,又比如针对游牧民族的骑兵,宋军使用重装步兵以静制动策略对敌并取得显赫战果。以及高粱河幽云前线一带的立体纵深防御体系,堪称是那个时代的马奇诺工程,不同的是,法国的马奇诺防线无所作为并最终被德军迂回。而幽云防御体系却在对辽防御中发挥砥柱作用。

另外,我想我们应思索我们究竟该如何评价一个时代、一个王朝的伟大?我认为,一个王朝的伟大,不是以疆域的大小,武力的强弱来评判,而应该看其对文明的贡献,看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尊严和理性是否得以彰显。成吉思汗的征服史不过是一个强盗杀人越货的放大版,除了野蛮兽性的征服欲,对文明有何建树?

宋的文明成就已经不用多说,再补充一些,就是宋代是一个高等教育普及率极高的时代,印刷技术和出版业的繁荣,以及国立大学、私立大学的发展,使大多数民众都能得到文明的滋养。

宋代商业的发达,市民阶层的壮大,使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过一种有尊严和小康的生活。那个时代我们的先民同胞和蒙元、满清殖民统治之下的“汉人”不同,他们有尊严,有骨气,明尊卑等级但每个人都有独立之人格。崖山之役,中国亡矣,汉人亡矣!从此我们忘记了尊严,习惯了奴颜婢膝。

另外,宋代已经站在资本主义的前夜,城市化达到百分之三十以上,商业收入占国库收入的绝大部分。历史是惊人的相似,英格兰的资本主义乃是建立在纺织业和海外贸易上,而宋朝也是这两个行业长足发展的时代,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北方蛮族的入侵,宋代将是中国的瓦特,中国的哥伦布、中国的牛顿产生的时代。

我一直相信中国封建社会长达两千多年并不是由于中国社会内在结构的超稳定所致,而是由于地缘政治因素,多有落后民族入侵,而每一次入侵,都将高度的文明打回原形,即便文明没有完全毁灭,也犹如原来已经爬到楼梯的第十层,现在不得不又从第三四层爬起。这些会在以后的拙文中论述,今天拙文的目的,是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对宋朝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个被误解了800年的王朝。

许多年以后,你不会记得那个王朝究竟拥有多少平方公里土地,也不会记得多少白骨如山堆积的“战果”,你只会记得另一个王朝有景瓷的青花,汝窑如玉,她的词彩华章曾一次次扣动你的心扉···这就是中古时代文明的悲剧,有时候,文明面对野蛮和武力,是那么脆弱,但,我们仍然应当尊重和敬仰文明,不是吗?因为她给予你做人的尊严,宋朝,在那个时代,你已经做的很好!

深夜不寐,写下拙文,只为和大家共同认识这个被误解太久的时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商业社会的前提是生产力极大提高,机器代替人工生产商品才能有大量的剩余产品用于交换。资本主义没有机器大生产是不可能实现的。一个农民起义不断的王朝绝对不可能如描绘的那样美好,那年头没有外国强大势力输出意识形态扶助反动派,起义都是因为生活困苦无法生存才挺而走险,而宋大量募集厢军造成的冗兵问题恰恰印证了无业流民是大量存在的,这些人无法在正常的社会活动中取得生存的资源。神宗时期,宋的衰落连朝廷都感觉到了,王安石变法因执行不力及触及豪强地主阶层利益而告失败,至此北宋每况愈下,发行交钞可不是今天我们说的发行纸币,仁宗时期开始的交钞到徽宗时已经和民国的法币一样贬值严重,因为税收严重不足而无法开支,强行以钞代银供政府开支造成严重通货膨胀,其他不说了,现在的人真是以嘴代史啊

306楼呢外

南宋疆域200万不到,北宋疆域250万左右。以土地换和平苟且偷安,最终落个国破人亡,北方汉人被杀十之八九。

宋朝,真的是不入流的朝代。

转帖:正宋篇——还原一个被误解800年的王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