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蔡爱花)

蔡爱花


“每到星期六的晚上和星期天,成群的日本兵就带着罐头和酒,大摇大摆地走进慰安所,一边拉着慰安妇的手大吃大喝,一边侮辱她们。”一位当年家住澄迈慰安所边的老人这样回忆,“因为慰安妇人数不多,往往一个慰安妇要接几个甚至十几个日本兵。当时,日本人往往会把本地籍的慰安妇调往外县服务,而在澄迈服务的慰安妇多数是外县的。因为她们与外人接触的机会特别少,所以外面人都不知道她们的籍贯和名字。日本人投降后,这些慰安妇才回家,现在她们中多数人都不在人世了,有少数还活着的,但往往隐姓埋名不知下落。”


1939年冬,侵略海南岛的日军占领了澄迈县。为减少战争成本,以战养战,日军肆意进入中国平民家中掠夺粮食等物品,并美其名曰“就地征集”;这个过程中,女人也成为日军满足兽欲的“征集”对象。日军所到之处,发现稍有姿色的妇女便将其抓走充当慰安妇。当时日军在澄迈驻有几个中队,每个中队都设有一所“慰安所”,每个慰安所有慰安妇30人左右。蔡爱花就是当年这些慰安所里目前还活着的少数慰安妇之一。


蔡爱花:我正在晒谷场上晒谷子,和我大哥,那天。


是10月份。


日本兵在晒谷场上看到我时,就跑过来用手抓住我的头发,姑娘啊,姑娘啊地叫。他们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提了起来,只有脚尖着地。


当时,我很害怕。


日本兵要我和我哥哥一起跟他们走,他们用刺刀指着我们。


就在附近的伯父也被日本兵抓了。


我们跟着日本兵走,哥哥和伯父每人挑着一担谷子。村里还有其他几个人被抓了,他们也都挑着日本兵从村里抢来的东西。


就这样日本兵押着我们去了军部。当时,日军在这一带共有几个军部,一个军部有200到300个日本兵,总部在福来。从我们家里到福来要走一个多小时。


到了军部后,哥哥和伯父就被放了回来,我被关了起来。


哥哥和伯父还没有走远,日本兵就开始对我进行强奸……


在蔡爱花被日军抓走的同一天,邻村有一个叫亚初的姑娘则被日军摧残致死。当年曾经亲眼看到亚初姑娘被日军糟蹋的幸存者还清楚得记得当时的情景:“……亚初姑娘走到村口时,正遇着一队日本兵从村里走出来,日本兵见她漂亮,就把她围起来,先是调戏,后来强行将她拖到就近的农屋,扒光衣裙,一丝不挂地绑在竹床上,从军官到士兵轮流糟蹋。亚初姑娘拼命挣扎,大喊救命。她的父母以及一些乡亲们闻声赶来向这些日本官兵求情,可遭到了殴打,乡亲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亚初姑娘受侮辱。日本兵在轮奸亚初姑娘时,还抓住村里的村民符目昌,强迫他挑水来洗姑娘的阴部秽物,奸一次,洗一次。开始,亚初姑娘大声反抗,后来声音越来越小,再后来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日本兵做完了事情后,就走了,亚初姑娘的父亲急忙冲进屋里救女儿,只见亚初姑娘七窍流血静静地躺在床上,已气绝身亡。村里的男女老少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流下了眼泪。”


蔡爱花:哥哥和伯父听到我被强奸时的哭喊声,就发狠地说等日本兵少一点的时候,就找一些人来,把日本人的肉割下来吃。


那时我才15岁,三四个日本兵轮流对我进行强奸。


当时关我的地方是用木板钉成的一个房间,房间里还有其他和我一样被抓来的五六个姑娘。日本兵不许我们出来,有人送饭到房间。


第一次我被关了一个多星期,每天都有两三个或四五个日本兵来强奸,不同意他们糟蹋就挨打,用手打脸……


现在讲起这些事,心里太难受。


一个星期之后,家里人挑着稻谷去把我赎了回来。日本人的马吃稻谷。


赎回来不久,日本兵就又到我们家来把我抓走了。


这次被抓来,日本兵强奸我的时候,我反抗了,他们就用刺刀指着我喉咙说要杀了我。最后我还是害怕了,就不敢再反抗。

家里,父亲和母亲的眼睛都哭瞎了。


后来村长就和我哥哥再挑稻谷去日军军部,把我又一次赎了回来。


因为考虑到日军一定还要来抓人,所以蔡爱花回来后就跑到了深山里躲了起来,这一躲就一直躲到日本人投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