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堂否认麻醉黑熊 称国家不禁就一直取胆

22日,归真堂首次对外开放养熊基地,但两小时的参观未能彻底消除外界质疑。怀着疑问而来的媒体记者,在结束时又产生了新的困惑。针对记者和网络上的质疑,归真堂在昨日致记者的信中进行了回应。


记者再探养熊场 归真堂回应样板熊之疑 来源:东方宽频所属栏目:东方夜新闻


1 五分钟引流过程太短?


质疑:整个不足5分钟的引流过程太短,光线暗淡,没有足够的机会观察。


回应:养殖基地的黑熊排胆及人工引流的时间是相对固定的,有既定的时间段。


这是20年来首次大规模的黑熊养殖基地可对外公开开放,参与的媒体记者过多,也是为了照顾到每一位到场记者都可以近距离不拥挤地观察到取胆的过程。


2 亚基会要求参观遭拒绝?


质疑:亚洲动物基金(AAF)对外事务部总监张小海、创始人谢罗便臣、兽医、病理学家等人赶到福建惠安,提前到达指定集合地点,却被告知不得进入熊场。


回应:AAF的张小海先生带着几位外国人突然造访且没有按照活动规定进行登记,所以经过紧急请示后,考虑到AAF的特殊性,经有关部门同意,决定在22日下午破例为AAF专程开放熊场,并通过电话邀请。张小海先生自己没有接受这一建议。


3 记者被迫对“活熊取胆”表态?


质疑:参观后,归真堂要求记者填写调查表,表明对“活熊取胆”的态度,是否是公关手段?


回应:就归真堂而言,是创建以来的首次大规模开放。为以后的工作更好地集聚经验,我们设计了这个调查表,并无争取舆论之意。


4 指定熊舍以外不许参观?


质疑:除了指定熊舍,其他大门紧锁,不允许参观。因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回应:为确保防疫的要求,对外开放的熊舍消毒工作要持续进行3天以上。先前的活动规划是100人,后来在开放前一天放宽了考察报名的条件,使22日的考察人数超过200人。因时间所限,其他熊舍无法达到开放所需的防疫标准。因此,不能让大家随意进入参观。


5 开放现场为何无人讲解?


质疑:记者并非专业人士,现场却无人讲解,导致参观遇到问题时一头雾水。


回应:事先有人散布“麻醉熊”、“样板熊”、“样板间”的说法,本次开放就是想让大家在全部养殖基地内自由参观,独立观察。体现我们不去刻意安排的决心和想法。


6 参观过程中为何有熊嚎叫?


质疑:在参观过程中,确实有黑熊发出声声嚎叫,听起来是因为痛苦。


回应:家养黑熊并没有蜕化到连叫声都消失的地步,嚎叫是它们彼此交流和自己情绪发泄的形式。把黑熊的嚎叫臆想成黑熊引流胆汁时候的痛苦是对动物习性的不理解。


7 参与记者都领取了车马费?


质疑:让媒体记者集体过来是宣传手段,为了作秀,因为记者都是领了车马费的。


回应:本次活动的参与媒体都是通过自愿报名自理差旅费的,我们也没有给任何一家媒体记者提供车马费。


8 黑熊取胆前注射麻醉药?


质疑:黑熊取胆时看似平静,一个劲低头吃东西,是因为注射了麻醉药。


回应:再次声明,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谣言。


9 开放活动仅展示活跃黑熊?


质疑:归真堂是否如《接待通知》所言,仅仅展示活跃的黑熊?


回应:归真堂公司从来没有在内部传达这个所谓的《接待通知》。这是别有用心者为了诋毁开放活动的赤裸裸的杜撰。是为了诋毁这次大规模开放活动的公信力。


■ 数说


归真堂每只黑熊3岁开始取胆,每天2次,除了怀孕期间。


胆汁一天大概分泌2000毫升,取140毫升。


■ 对话


“熊场未来可能一周开放两三次”


归真堂称或将允许参观者自己取胆;黑熊三岁起每天“取胆”两次


[对话人物]


蔡资团 归真堂副董事长,2007年进入公司,重要股东之一


陈志鸿 归真堂总经理


开放后仍是负面新闻居多


记者:为什么归真堂会考虑开放熊场?开放日有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归真堂:本来国家规定是不允许开放的,对于养殖行业,一旦带来病毒细菌将是毁灭性的。但由于舆论压力,相关部门考虑允许我们开放了。


让大家到现场看到真相,有些人不能再昧着良心讲,胡乱诋毁我们。让媒体亲眼看的目标达到了。但今天看仍然是负面居多。从来没要求媒体一定替我们讲好话,公平就可以了。


记者:开放的下一步是什么?


归真堂:我们想针对亚基会一直开放下去,不是开放两天,并在不影响正常生产情况下,对公众开放。虽然防疫压力重一点,股东正在讨论,未来可能一周有2到3次的公开开放,甚至参观者可以自己来取胆。


黑熊每天取胆140毫升


记者:归真堂的取胆熊来源何处?


归真堂:熊最早从云南引进,来自一些动物收容所。那里的黑熊来自野外,偷猎者把母熊杀死,他们就把小熊装回来。


像这样我们最早购进100多头,后来繁殖200多头,为了种群,又从其他熊场引进种熊100多头。总之自己繁殖的比当初买的多。


记者:归真堂的每只黑熊每天都要被取胆吗?


归真堂:熊从3岁开始取胆,每天两次,除了怀孕期间。胆汁是肝脏分泌的,一天大概分泌2000毫升,我们取140毫升。最早的时候是24小时引流,但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东西,不能和2012年的比了。


归真堂营业额1至2亿


记者:企业的营利情况怎样,这个行业的钱是不是很好赚?


归真堂:现在处于静默期,利润不便透露太多。只能说营业额在1-2亿元。


1克熊胆粉需要7-9毫升熊胆汁,就是说,1000毫升胆汁可以做约125克熊胆粉。熊胆粉分为几个等级,最高等级的金胆,每克售价118元。


我们养一头熊在饲养上每天至少也要投入五六十元,不包括人工费、场地等等。


记者:目前我国养熊的产业有多大?


归真堂:饲养的有2万多只,取胆的占40%-50%,这要看体质,看重量。


上市后将考虑行业整合


记者:归真堂的起点在哪?


归真堂:前身是钱山特种动物养殖基地,本来养熊,后来按国家要求改为药厂,才能生产熊胆。


记者:上市这个步骤究竟对归真堂有多大意义?


归真堂:上市的目的是融资,医药现代化必须和资本市场相结合。归真堂原来是家族企业,现在有机构投资者、自然人,会更为规范。哪怕将来不上市还得往前走。


中药里面虎骨、麝香、熊胆、犀角四大动物药,熊胆的产业最为规范。上市以后,养熊这个行业公开在公众视野之下,接受更多公众监督,程序更清晰,将是社会的进步。现在的熊场弱、小、散、差,处境非常艰难,上市后我们也会考虑行业整合。


记者:如果“活熊取胆”被取缔,归真堂将何去何从?


归真堂:取缔难度相对比较大,只能说增加动物福利。去氧胆酸、人工熊胆合成会对市场份额有挤占,不过我们也在研究深加工产品。国家只要没有叫我们停止,就一直经营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