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原政权为什么不彻底解决塞外之地

总是有人问中国古代为什么不对外扩张,而是消极的防御,不彻底征服塞外。当然,除了元清之外,现在的内蒙,外蒙确实没有被中原政权长期占领,但是元本来就是塞外民族,不存在征服和占领塞外,满清跟蒙古本来就是联手打进中原,作为统治阶级,也不存在自己造自己的反。是中原政权战斗力不如塞外民族么?不然,从蒙恬北击破匈奴,汉武帝三征匈奴,到东汉窦固灭匈奴,再到曹操击乌桓,谢玄淝水败苻坚,隋朝胜吐谷浑、南陈、契丹、党项羌。唐朝打的突厥称唐皇为天可汗,哪怕是宋朝也能独立对抗契丹一百余年,南宋吴阶兄弟和尚原野战终结所谓女真满万不可敌的神话,岳飞直捣黄龙之势。再到明朝朱元璋,朱棣父子把蒙古人破国灭皇赶到大漠啃沙子。这些人,这些事,可以分析的出汉族或是中原政权战斗力并不比塞外之族弱。

古时塞外苦寒,像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境也只是想想,缺乏必备的生产生活工具。比如缺铁器,塞外民族工艺落后,铁锅都造不出,中原政权又限制铁器出口。缺盐,人不吃盐的后果就不用多说了吧。缺粮,别看塞外民族动不动就牛羊多少万头,这些都是虚的,一到冬天如果遭遇雪灾,整个部落的牛羊就遭了灭顶之灾,加上医疗水平落后,爆发瘟疫的机率也高。为了生存,除了兴兵扣边来中原抢,别无他法。至今有多少塞外民族的入侵者为了抢一口铁锅惨死战场就不能统计了。

再看看中原政权这边,说实话,除了马匹之外,真的什么都不缺。各种铁器,铜器,木器工艺精美,结实耐用。至于盐就更不用说了,几大盐场,乃至内陆的井盐,还真没有缺盐的时候。粮食这方面只要不是突发的大天灾,中原政权总是能从富裕处调粮草来救灾,这点塞外民族就不行了,要遭灾了,就听天由命。

好了,既然中原政权兵不比塞外民族弱,物产丰富,为什么不彻底征服塞外呢。下面我们来算一笔帐,遗漏之处,欢迎大家拍砖。以明成祖朱棣为例,几次远征大漠,蒙古人都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在当时,茫茫大漠里去寻找敌军的轨迹实在非常困难,就算被你找到了,你也追不上。要威慑塞外民族,最少得十万大军驻扎在草原上,而且必须得筑城。以坚固的城池为据点,向四周辐射。不筑城固守的话,等你大军一撤,草原民族又跑回来了。周而复返,除了劳师费粮之外,没什么好处。那么我们就拿十万大军假设一下。就中国古代中原政权来说,这十万大军的一半因为步兵,全骑兵不可能,而且也不利于驻守。三万左右的骑兵作为机动力量,或是驱赶草原民族与步兵作战。两万左右的辅军。

不说草原之上筑城的困难,就说大军出征,以中原的生产能力来说粮草不是问题,关键是水源。这么一大票人马人喝马咽的一天需多少水源?再加上,粮草运输的困难。我们来算一下,以步兵每人每天2斤,5万步兵每天需粮10万斤,3万骑兵,按步兵口粮算,3万骑兵每天需粮6万斤,战马主食依然是粮食。辅之以少量草料。每匹马耗粮相当于10个士兵,就算在草原上,草料加倍,按一匹马耗粮相当于5个士兵计算《光让战马啃草不行,会掉膘,战马就废了》每天需耗粮30万斤。辅兵减半,一人一斤口粮一天,需耗粮2万斤一天。加上损耗一万斤一天,合计每天耗粮49万斤,约合245000公斤或2606石《按明一石约94公斤算》这还是建立在只配3万匹马的基础上。一月30天需粮食:78191石,一年12个月需粮草:938298石。可能会有人说了,在草原上能抢草原民族的牛羊为食,别想了,没人是二傻子,瞧见你大军在这,还赶着牛羊到你边上来溜达给你抢,就算抢的到,也不会太多。就扣去相当于38298石算好了,取个整数。每年10万大军需耗粮90万石。可能又有人说了:在草原上屯军。要是以当时的水平能在草原上大规模屯军种粮,草原民族还扣边来抢个屁。

好了,算大军在草原上驻扎下威慑草原民族了,开始运粮了吧。以马车运粮4石每辆,人力0.5石每人来算。运输10万石的粮草,需马车2.5万辆,车夫,兽医,杂役什么的合计3万人吧。加上护军5千人,合3.5万人。驮马不是战马可以少吃一点,按一匹驮马3个士兵算,2.5万匹驮马一天需耗粮150000斤,车夫,兽医,杂役按辅兵算,一天1斤粮一人,3万人需耗粮30000斤,护军5千,按步兵口粮计算,2斤口粮每天一人,5千人需耗粮10000斤,合计190000斤每天=95000公斤或1010石。如果路途15天需耗粮15159石,如果路途30天需耗粮30319石。运输10万石粮草,如果用人力来运送,按0.5石一人的运输量来算,需20万人来运输粮草,加上杂役5千人《砍柴,做饭,打水什么的》以及5千护军来算。20万民夫口粮一斤一天一人,耗粮20万斤一天,杂役5千如民夫口粮,耗粮5000斤,护军步兵口粮量,10000斤一天耗粮。合计215000斤每天=107500公斤或1143石。如果路途15天耗粮17145石,如路途30天耗粮34290石。这还是不算上路上的损耗,和遭遇敌军打劫的数据。当然,也不可能纯粹靠马车或者纯人力来运输,取个中数,每运输10万石粮草15天需16152石,30天需粮草32304石,算上损耗,贪腐什么的,两成不算多吧,15天的路程运输的话运输10万石粮草需要36152石,30天需52304石,可以说每运输十万石粮草,就要在路上耗粮4到5万石左右。这还是建立在路途平安的计算上。

每年90万石军粮,以每次运输耗粮5万石的运输费用来算,每次运送10万石,一年光用在运输上的粮食就要45万石,加上军粮最少就要135万石。这还是建立在没有大战,路途平安顺利没有大的贪腐案的基础上。要遇上大战,粮草最少加倍。你还别说多,当年汉武帝远征匈奴,60万民夫专门负责运输粮草等军需物资。同样是10万人,不过是10万骑兵,14万匹马。消耗更是恐怖,西汉积累几世的粮秣几战打没了。

最少135万石的军粮损耗,按明来计算,三十税一田税,就算平均南北每亩产粮一石计算。需要40500000亩田地的税收才能养活10万在塞外的大军一年所需军粮。加上军饷,大军出塞不给钱不可能的,最少5两白银每人的开拔费吧,不给赏你指望大头兵有什么积极性。军饷按步兵一人一两白银一人算,骑兵二两白银,辅兵0.5两白银一月计算,军饷需银12万两,加上军官的军饷,凑个整数13万两,一年需军饷156万两。这个数据建立在没有大战的前提下,一开战,士兵阵亡,烧埋费,安家费。或是打胜了,还要给赏赐和拿敌军首级兑换银子。在古代,钱粮不足的军队你就不要指望战斗力了。加上兵器损耗,战甲损耗,一年最少200万两白银。也就是说,派遣十万大军到草原上去威慑塞外之族每年最少需要135万石粮食,200万两白银。那能从草原上得到什么呢?古时,塞外除了马匹牛羊能让中原政权看得上眼之外,真的没一点需要。而且马匹牛羊这东西,一时之间是值钱,多了就无人问津了。10万大军的威慑力又有多大?按步兵1万人一个城市计算,5万步兵驻守5城,不算筑城的费用和难度,又能辐射多大的地方?游牧民族可以随时选择一段防守的薄弱方攻入中原,打劫一番然后跑路,与其耗费大量的粮秣白银去占领塞外还不如退守中原,时不时派遣大军出去敲打一下,然后扶持伪军,这里最典型的就是唐的安禄山,哥舒翰明的朵颜三卫,龙虎将军努尔哈赤了,不过扶持伪军是把双刃剑,伤人的同时,自己也被割的内伤,从安禄山,努尔哈赤身上就看的出来。再有就是游牧民族是不会跟你大兵团决战的,就算打不过也会跑以图再来,很难彻底歼灭。索性依托长城为据点防守,当游牧民族进攻中原之后封锁后路,调大军围歼。最起码知道敌人是从哪杀入的,防守也有数。古时大军调动速度慢,这也跟当时的通讯和交通有很大关系。

最后一点就是塞外苦寒,中原子弟去塞外作战不难,如果长期驻守就很困哪了,以现在内蒙古地区的气温来计算2009年12月1日至2010年1月12日,中东部大部地区极端最低气温为-30℃~-40℃,呼伦贝尔市局部地区在-45℃以下。现代内蒙古冬季的平均气温是-23度。这种气温下别说作战,光碳和煤的消耗士兵的保暖就让中原政权头疼,不可能说只守夏秋两季一到冬春两季就抛弃吧。

这也是我对古代中原政权不彻底征服塞外之地以绝后患的几点浅见,欢迎拍砖,指正。忘了加原创了,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21:12:22 被迷失伪装者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sunvfish 在第1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小小小小人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sunvfish 在第16楼的发言:
蛮荒之地,朝堂上的那帮迂腐的文官是这样认为的。既然是蛮荒之地也就为了表现体恤百姓而不允许皇帝下移民令。

缺少准确的地理情报的勘察,使得全国上下都认为去塞外是受苦,只有判了刑的人才会去那里,属于发配。

明朝如果真正解决了塞北问题,西伯利亚就是我们的了,我们也可以在北极拿到一块专属区了。

大哥咪还想我们的祖宗怎么样做啊,我们的祖宗已经把当时亚洲最好的地方都占了,实在没有必要再去指责我们的祖宗不给力了

光西伯利亚的广大原始森林就够几代人吃喝了。

那你得保证有汉人能活着过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大草原,那得打败所有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游牧民族,那得像lz说的愿意花费把整个国家都消耗掉的人力物力来占领当时对我们汉人几乎没有吸引力和用处的大草原和荒漠,然后为了永久占领又要强行迁徙不下百万的中原人民,但这个过程中难免是痛苦的,身为中原人,不,身为一个正常的人类,谁会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和温暖肥沃的土地,去蛮荒之地戍边开垦呢,而且那些土地也不能拿来开垦的,然后又一个陈胜吴广起义,整个计划和王朝本身一起灭亡,你要我们的祖宗怎么去为我们现代的中国人去打下西伯利亚的森林啊,就像你考试没考到100分怪你爸基因不好一样,太没良心了。

中原农耕民族只对适合耕种的土地感兴趣,难以有效地控制居无定所的游牧民族。

中国以儒家治理天下,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

 以下是引用天启糖果盒 在第61楼的发言:
楼主说的比较到位,情况确实如此。

各位可以去看看一些现代驻守边疆战士的一些日记、传记什么的。即使以现代化的设备情况下,对边关补给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不要去苛责我们汉人祖先了。能守好传统的两京一十三省就不错了,只要自身不出问题,坚持到工业革命,拿下塞外这点土地还是很容易的

塞外经济价值巨大,可以养殖大量牛羊,不光自用,还能与内地交易。


唯一的困难,与独裁专制者禁海一样,对这些凭借武力扩张的移民很难进行专制压迫,搞不好就是起义了。

78楼vf4500

你知道蒙古和俄罗斯草原有多大,你知道草原上有多少部落,像汉时被击垮的草原霸主匈奴有30万骑,还没算鲜卑和乌桓这样的中型仆从部落和丁零这样的小型部落,汉时被击垮的匈奴只是把他从草原霸主位置上赶下来使他不能像巅峰时期一样号令其他部落而以,像汉只针对匈奴导致鲜卑的坐大,鲜卑代替了匈奴。像匈奴本部30万连草原大大小小的部落全加起来起吗有百万以上,汉打匈奴是通过最初的几仗把匈奴削弱,使草原其他的部落不再跟他一起混,汉几仗后面对的就不是全草原骑兵,而是和匈奴本部单挑,你想要彻底解决塞外之地是要灭掉全草原,是和全草原部落作战。在冷兵器的古代没一个国家可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