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观合肥17岁“官二代”求爱不成烧人脸有感

当看到那本青春美丽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被一把罪恶的火烧成这个样子,我那很久不起小波澜的心愤怒了.真他*妈*狗养的畜生,老是的老蓄生,这种事情只在微博上道歉一句了事,小的是小蓄生.


老蓄生的话我懒得说了.小蓄生的话我也懒得说了.


我忽然发现,马克思真是无比的伟大,他虽然创造了共产主义理论,同时也高瞻远瞩地看到了,要加强社会公共教育,因为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在人的私心欲望无限地扩大化下.不论是官还是富,这类强势人群必然会如过去的贵族一般产生"人上人"的优越感.


我们不是红眼病,他们通过他们的努力成为新贵一族,这是他们的实力,不管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是明实力还是暗实力,终归他们作得了别人没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不羡慕他们也不眼红他们.只是希望他们能做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可是对于这些强势一代的后代官富二代们,我觉得他们这是在为父辈摸黑,当然,上梁不正下梁歪,大部分为富不仁的官富二代的老爹本身都是蓄生.


我认为这些蓄生们的蓄生后代应该集中起来,专门为他们搞个"火山高校",让他们在里面狗咬狗骨最好.


看到他们这些社会渣子,我忽视觉得马克思也许是对的,人的后代就统一由社会公共抚养教育,这样至少可以让老蓄生对孩子的影响减到最轻.


小蓄生是学老蓄生的,可是这老蓄生们不都应该是优秀的共产党人吗?他们又是怎么产生的,真是不明白!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22:38:05 被听雨扣心扉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3楼健派

你们两位。

你们也看到了,我给美国人证明,我们在军事外交上,怎样赢得他们的。


你们有没有,我这个能耐。

没有我这个能耐,我的话,你们就要听。


希拉里再喊话。

她没有儿子,她的价值观,随着她的死亡,就一并消失了。

对于一个消失的价值观,你让大家,怎样认可呢。


或者说,希拉里,并不知晓,一个男孩子是如何长大的,她又如何告诉那些,男孩子,该干什么呢。

本文内容于 2012/2/26 12:41:43 被健派编辑

 以下是引用死不去的死仔 在第3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闪亮的瞬间 在第3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死不去的死仔 在第30楼的发言:
......

不虚无,


所以我说我是共产主义者,但却是西方普世观的拥护者,是不矛盾的.


基于理想,我信仰共产主义.


基于现实,中国必须借鉴西方成熟的机制.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西方民权社会中,如果你是政客家庭,足够你离开政坛了,如果你是预备政客,同样足够让你永远也进不了政坛.克林顿摸一下小莱的屁股就完蛋了,你说道德和政治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西方是多党派,所以民众只注视着你的重要人物的私生活.一有问题,就换一个执政党.


在一党派国家中,民众将注视执政党的每一员,因为民众换不了执政党,但希望可以叫某个官员滚出执政党体系.执政党可以说就是人民的表率,你说道德和政治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如你所说,在西方如果有政客发生这样的事情,估计这个政客的前途就完蛋了,这个政客所在的政党也有可能和他划清界限。


但这仅仅是民意对政客的高素质的要求,以及政党出于自己的政治利益作出的表态,这和政党本身的职能是毫无关系的。


符合一定的道德水准是对所有政党的要求,甚至是对所有普通人的要求,你在主贴中特意指的是我们的党,这是没有任何的说服力的。


对所有人所有政党的来讲这种道德水准属于一般性要求,但对于我们的当你就要变成特殊要求,我不知你对它要求高呢还是不高?





首先,资本主义政党是政治团体,其存在的基础就是民意,政党也是民意代表,民心总是向善的,政党要得到民意的支持,这道德就成了政党的必然,我很难想像人民会支持一个不道德的党.


其次,共产党本就是特别的,共产党是共产主义引路人,他不是民意代表,他是人民表率,共产党是上梁,人民是下梁,上梁不正,下梁就歪.道德之于共产党,高于其他资治团体.


第三,堕落了,堕落了也是政治团体,这也回到了第一点,作为民意代表,就必须要自律其身.家庭本就是政治斗争中的影响因素.在一党制国家中,公务员官员就形同政客了.


如果连第一点都做不到,那么就说明了某党是一个骑在人民头上拉屎的东东了,比之资本主义政党还要不如,凭什么要人民支持??????


你总是用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去区分政党,这在我看来是毫无意义的,这只是你的特殊观点罢了,不具有一般性的意义。


比如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政党有什么本质区别吗?无非是社会主义政党不仅仅拥有执政权,而且还掌握了最大的国家暴力机器——军队。暴力能带来正义或者道德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否则的话,那就是谁的拳头最大谁就就代表着正义和道德了,天底下有这种逻辑吗?执政地位能代表高的道德水准吗?肯定也不能,否则的话,现在的美国是民主党执政,那就意味着民主党所代表的道德水准高于共和党了,那么当共和党执政的时候呢?民主党又成为较低道德水平的代表了吗?这难道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吗?


当然,作为你你完全有权对执政党的成员要求更高的道德水准,这是作为公民是在行使你监督的权利,这是无可厚非的。但你要看到,这种权利和美国民众对民主共和两党的监督权利没有任何本质的不同。

 以下是引用死不去的死仔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闪亮的瞬间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闪亮的瞬间 在第3楼的发言:
棣栧厛锛岄┈鍏嬫€濆拰鍏叡鏁欒偛娌℃湁浠讳綍鐨勭洿鎺ュ叧绯汇€傝嫃鏍兼媺搴曪紝鏌忔媺鍥句互鍙婁簹閲屽+澶氬痉杩欎笁浣嶅彜甯岃厞澶ц搐閮芥浘鍦ㄩ泤鍏告煇瀛﹂櫌鎵ф暀鑰屼笖鍑犱箮鍦ㄥ悓鏃舵湡鐨勬垜鍥斤紝瀛斿瓙涔熷湪瀹炶返鐫€鍏叡鏁欒偛銆傛墍浠ワ紝椹厠鎬濋《澶氱畻鏄釜鍏叡鏁欒偛鐨勮拷闅忚€呰€屽凡銆傚叾娆★紝涓嶄粎浠呮槸鍏叡鏁欒偛鎵嶈兘浣夸汉鏍戠珛姝g‘鐨勪汉鐢熻锛屽搴暀鑲蹭竴鏍峰彲浠ワ紝鍙笉杩囪姳璐瑰ぇ浜涚舰浜嗐€傛渶鍚庯紝鍏氬憳韬唤鍙兘琛ㄦ槑浠栦滑瀵规煇绉嶆斂娌讳俊浠扮殑璁......

怎么搞的?怎么全是乱码?

可能手机发的不行.

以前也用手机发过,可能系统有问题。


再发一次:首先,马克思和公共教育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及亚里士多德这三位先贤就曾在雅典某学院执教过,可见那个时候已经开始公共教育了。而几乎同一时期,孔子也在进行公共教育的实践。所以说,马克思提倡或者不提倡公共教育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公共教育早就已经开始了,他最多也就算是个追随者罢了。


其次,并不是只有公共教育才能使人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家庭教育也同样可以,有可能花费大些罢了。


最后,这个事情和她的父母是否是党员没有任何的关系。党员身份只能表明他们的某种政治信仰,和道德水平的高低没有任何的直接关系。自古以来道德水平高的人,家教好的人都多得是,可党的历史才有多久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