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未知的自己

我从贪局长家里,溜了出来,暗自庆幸,自己侥幸捡回了一条命,我是又又恨,心低落到了极点。


“他的,这个贪局长,真不是个东西,白了你的大害,使我们老鼠家族遭到了灭顶之灾,祸延子孙,殃及九族。被关押了,活该!毙你十次,百次也不解我心之恨,谁让你这么贪呢!”我一边骂着,一边沿着路边的草丛悄悄的走着。


我不敢回家,漫无目的,走着,走着……


“爹,快回家吃饭吧!你看天都正午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我的小圆耳朵里。


我拨开草丛一看,是假大菩萨,我认识她,她离我们家很近,是吴孝心的老婆,人称假大菩萨。


一位七十来岁的老人,他是假大菩萨的公爹,吴孝心的亲生父亲李老汉,坐在那里晒太,假大菩萨走前,用双手把他轻轻的扶起来,然后一手驾着老人,另一只手拿起老人坐的那个杌子,慢慢的走回家去。


“都说这个假大菩萨,心狠手辣,不孝敬公爹,还经常打骂,看来传言是假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看,人家带她的公爹多好呀。”我心里开始为假大菩萨打起了抱不平。


“装的还挺像,真是人面兽心,人前一面是人,背后一面是鬼。”两位女正好在那儿,其中的一位指着假大菩萨的背影,啐了一唾液,恨恨的说。


“这两子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她婆被逼的走投无路,喝了农了西天,怎么还有脸在人前装孝子。呸!”另一位女说。


“嫉妒,这女人就会吃醋,嫉妒人!”我心里想,你看人家对待公爹多好,你嫉妒人家,看来你们也不是好东西。


为了看个究竟,我沿着假大菩萨家的排沟,来到了她们家。


“老不死的,死到外边干什么,在家里连柴火也不知道摊一摊,晒一晒,光知道张开要吃的,我喂只狗还知道看门呢!可你连条狗都不如。”刚到家的李老汉,就被假大菩萨骂了个狗喷,


李老汉哪里敢出半点儿声,悄悄地躲在自己那件比狗窝大不了多少的卧室里,不敢露。


“他的,真不是人,我真瞎了眼,还把你当好人,骂公爹比骂孩子还厉害,真是猪狗不如。”我骂了一句。刚想扑去,狠狠地咬这坏女人一,可是她家那条大黄狗,看到了,“汪”的一声向我扑来,吓得我连忙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20:33:23 被行远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