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灿若群星的将帅行列中,几乎每一位将帅都有着传奇的经历。他们或是运筹帷幄、横刀跃马、或是攻关夺隘、取道突围……唯有谭政大将与众不同。这个由小学教员参加革命的“教书先生”,从参加革命的那一天起,就以自己独特的战斗风格--敏锐的政治思维和特殊的战斗方式--运用手中的笔,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抒写了一幕幕有声色、威武雄壮的史诗,从而成为独具风格的一代名将。


一、投笔从戎上井岗前委秘书试笔忙


谭政,原名谭世名,1906年6月14日出生在湖南省湘乡县一个农民家庭。儿时,曾在本村和二都柳树铺读私塾。及长,考入东山高等学堂念书。


东山学堂是一座革命摇篮,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毛泽东、陈赓等都曾在这所学校里读过书。谭政在东山学堂读书时,中国共产党已经成立,湖南各地的革命运动蓬勃发展。谭世名由于学习成绩优异,关心社会进步,被推举为校学生会主席。在东山学堂毕业后,谭世名改名谭政,立志参加革命,走救国救民之路。


1927年2月,谭政在妻兄陈赓的影响下,投笔从戎,到汉口参加了北伐军。“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谭政随陈赓逃出了汉口,参加了毛泽东等人发动和领导的秋收起义。三湾改编时,谭政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随后跟毛泽东上了井岗山,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1928年1月,谭政奉命到前敌委员会当秘书,从此与毛泽东共事15年有余。在与毛泽东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谭政除了协助毛泽东起草和整理文稿外,还特别注意学习毛泽东处理日常事务和复杂矛盾的丰富经验以及驾驭和指导时局的高超技能,从而使自己在革命理论的知识准备上不断获得了新鲜内容,积累了实践经验和政治工作能力。


1929年11月,谭政受毛泽东之托,到部队做调查。他召开各种类型的座谈会,把干部、战士反映、揭露出的问题逐条归纳整理,并加上自己的意见,以书面的形式,如实向毛泽东作了详细汇报。谭政这种勤于动脑、善于动手的求真务实作风,无意识地把自己潜在的政治工作的才能显露出来,因此,受到了毛泽东同志的赞赏。更重要的是:前委秘书的这次试笔,为毛泽东起草红四军“九大”决议草案,作了必要的思想准备和理论准备。


古田会议以后,谭政为落实大会精神,改进红军的组织建设、思想建设和纪律建设,倾注了满腔的心血。在当时物质生活极端困苦,战斗极为频繁的情况下,谭政不仅出色完成了自己的“秘书”工作,还结合部队实际,坚持每月写一篇政治工作报告,他所写的《月终政治工作报告》、《新田夜间政治工作报告》、《高兴圩以北战斗政治工作》等情况报告,详细论述了毛泽东的建军思想、建军原则和政治工作方针,为红军早期政治工作的创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二、“文房四宝”难抛舍披心相付上“万言”


井冈山战略转移,征途险恶,困难重重,但谭政说什么也不肯扔掉自参加革命那天起就一直带在身边的“文房四宝”。


长征途中,担任红一师政委的谭政,率部在潇水西岸完成阻击敌人、掩护主力转移的艰巨任务后,及时将广大党员冲锋在前、英勇杀敌、视死如归的英勇事迹,整理成文报告上级,受到了上级的好评。红一师共产党员和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及动人事迹,被刊登在邓小平主编的《红星报》上。


长征到达陕北后,身为红一军团组织部长的谭政,结合新形势、新任务,反复学习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瓦窑堡会议通过的《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毛泽东同志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所作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后,思想非常活跃,他既为党内民主作风的发扬光大、国共合作新局面的到来感到高兴,更为这种气氛所感染,于是,他准备将自己考虑多时的有关红军在新时期政治工作的改进意见,写成书面材料,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提出来。


1936年农历正月,迎新的爆竹、欢庆胜利的锣鼓与携手共舞的军民,使陕北高原更加春意融融。面对春的“诱惑”,谭政在笔墨纸砚的陪伴下,渡过了到陕北后的第一个春节。白天,他伏案书写上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万言书”;晚上,他在昏暗的灯光下继续写考虑已久的对红军政治工作的“改进意见”。


谭政认为,党的工作是政治工作的基础,不管红军在新的形势下怎样改变组织形式,必须保证党在组织上、思想上的绝对领导,一切破坏和分裂党的组织和领导的企图,均须受到无情打击。同时应加强红军部队的管理教育,严格纪律。谭政还就政治工作与军事技术战术的关系提出了新的见解。谭政认为;政治工作必须有高度的集中与严格的纪律,形成统一的意志,整齐的步调,协同一致的作风,以保证提高部队军事技术和战术素养,提高战斗力。谭政在文章的最后,治领导工作干部和政治工作机关的作风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他要求政治工作领导干部要有单独判断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及敢于负责解决问题的毅力;政治工作机关要真正地建立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的制度。

3月26日,谭政终于完成了洋洋万言的《关于红军中新的政治工作意见》书。并及时向党中央上报。谭政的这篇文章,对我军政治工作从土地革命战争向抗日战争的转变,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同时,这篇文章也是谭政投身革命以来,悉心研究军队政治工作理论的一次全面测试,深得毛泽东、朱思罗荣桓等同志的好评。


当时一位中央领导同志在看了谭政的“上书”后,曾风趣地问谭政说:谭政呀,给你10发子弹,你能命中10个敌人吗?


谭政实实在在地回答说:“打死靶子差不离,打运动目标一个也不保险。”


那位首长说:“那你就别拿枪了,好好地用你的笔。你那支笔用好了,战斗力是不可估量的。”


三、八年抗战勤耕耘著书立说探路人


1936年6月谭政人中国抗日红军大学第一期受训。“西安事变”爆发后,谭政以优异的学习成绩毕业于“红大”,到红军后方政治部任组织部长。1937年6月,升任后方政治部主任。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央军委成立总政治部,毛泽东兼总部主任,谭政升任总政治部副主任,同时兼任八路军后方政治都主任。在这期间,谭政一方面组织领导了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坚持武装斗争和创建、发展、巩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政治工作;另一方面,他又以敏锐的政治思维,运用特殊的武器一一手中的笔,坚持在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中为八路治工作的发展探险拓路,著书立说。


针对抗日战争这一民族解放战争的特点,谭政撰写了《论革命军队的政治工作》一文,他指出:八路军的宣传教育工作,要依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中国共产党的现时政策,把阶级教育和民族教育统一起来。而统一战线中的策育,又是阶级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正确对待知识分子干部,谭政撰写了《八路军、新四军的干部政策》一文,文章送毛泽东审定,受到了毛泽东的称赞,刊登在《八政杂志》上。谭政在文章中指出:革命的知识分子是八路军、新四军干部中的新鲜血液,应当大量吸收,适时提拔,仇视知识分子,忌妒知识分子是错误码率的。


八年抗战期间,谭政还撰写了不少关于军队政治工作方面的论文,主要有:《敌人在华北的现行政策》、《华北已进入艰苦斗争的阶段》、《论敌军工作的目的与方针》、《敌军工作的当前任务》、《关于八路军的干部问题》、《论八路治工作的传统与作风》,等等。这些论著,不仅有力地指导了八路军、新四军政治工作的开展,丰富和发展了我军的政治工作,而且在理论和思想上进一步号召和团结了广大军民,激发了更大的战斗力。


1943年,谭政担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1944的年,兼任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期间,受党中央和毛泽东、周恩来的委托,在西北局高干会上作了《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这篇经毛泽东、周恩来修改、后经扩大的中央书记处会议通过的报告,陈述了我军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则,总结了八路军、新四军思想建设和政治工作的基本经验,解决了我党历史经验、领导方法与工作作风上的许多问题,是八路军、新四军政治工作问题的全面总结,是继《古田会议决议》之后,我军政治工作的又一重要历史文献。中共中央曾给予高度评价。1944年4月20日中央宣传部和总政治部联合向全党和全军发出通知,要求全党干部和全军连级以上干部都应认真研读这个文件。同年10月1日,总政治部再次发出《对研究谭政同志政工报告的意见》的指示。随着“报告”精神在全军的深入贯彻,八路军、新四军的思想建设和政治工作,在抗日战争结束前夕,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局面。

军事前沿>军事历史>自称十枪都打不中一个敌人的开国大将(3)自称十枪都打不中一个敌人的开国大将(3) 2012-02-23 14:03 互联网 军事前沿 [大 中 小 ]

四、告别延安赴关东口舌战“笔战”从未停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加紧了发动内战的准备。为了应付内战,粉碎蒋介石可能发动的对解放区的大举进攻,9月19日,中共中央提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为了先期夺取并控制东北,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果断决定,抽调主力部队和大批干部到东北去,开辟东北根据地和打败蒋介石的新战场。


谭政接到中央的调令后,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从井冈山到延安一直与之共事的毛泽东主席,立即动身由延安转赴东北开展斗争。


建立和发展东北根据地的斗争是一项艰巨而又复杂的工作,而打通干部、战士的思想又是重要的前提条件。为此,担任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主任的谭政,遵照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深入扎实地在广大指战员中,进行争取东北、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政治教育。坚强有力政治工作,保证了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1947年冬季攻势作战的伟大胜利。


东北野战军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使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战场同国民党军决战的时机逐步成熟。为了实现“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谭政再次主持召开了东北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谭政强调指出:必须下大力气解决部队成分不纯、思想不纯,作风不纯的问题。1948年1月16日,谭政在东北军政大学干部大队作了《关于人民军队建军路线的报告》报告。《报告》明确指出: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人民军队的最主要经验和基本特点:具有高度的政治觉悟是人民军队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显著特征;官兵一致基础上的内部团结是人民军队战胜敌人的力量源泉;加强军政军民团结是人民军队立于不败之地的可靠保证;整顿和改善机关作风是人民军队打胜仗的客观需要。经过充分的政治动员和包括上地改革、诉苦运动、坦白运动、立功运动、战评运动等为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东北人民解放军各部队,政治觉悟得到了极大提高,战斗情绪空前高涨。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发起后,谭政和他领导的解放军东北野战军部,深入前线各部队,大力开展战时政治工作,指导部队普遍进行了孤胆作战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从而为“辽沈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辽沈战役”之后,解放军东北野战军按照中央军委的命令,以10个纵队及特种兵全部,共80万人,在“打进关里去,解放全华北,解放全中国”、“到北平、天津过年”等口号鼓舞下,以疾风骤雨之势,先后分路由省峰口、冷口等处越过长城,开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大进军。进军途中,谭政及野战军政治部指示部队要利用一切空隙,开展政治动员,反复进行入关作战、解放华北、解放全中国和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教育,提高部队的政治觉悟和革命积极性,极其有力地保证了进军任务的完成。1948年12月17日至20日,东北野战军主力部队,先后抵达天津地区,完成了对平津地区敌人的分割和战略包围。


五、纵横驰骋笔不辍继承发展求创新


“平津战役”开始后,谭政主管战前的政治工作。在战前进行攻坚战的各项准备时,谭政积极指导部队作好政治动员工作。他号召部队“打响进关第一炮”,争创打好仗、团结好、政策纪律好的“三好”战斗连队。在攻打天津前夕,谭政向部队宣布了“约法八章”,提出争取“军政双胜”、“秋毫无犯,原封不动”的口号。这些行动口号和措施,保证了攻打天津的部队模范地执行了城市政策和纪律。攻克天津之后,担任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的谭政,随攻城部队人城,检查了部队在天津执行城市政策、纪律的情况,并于1月19日向中央军委写了《关于攻城部队作战勇敢纪律良好及情况的报告》,受到了中央军委的好评。中央军委于21日立即将此报告转发给各中央局、各中央分局、各前委,借以鼓励全军士气,增强纪律性。


“平津战役”之后,明中央军委的方针,为改编傅作义部队作了大量、艰巨细致的工作。


在饮马长江、进军中南、横扫国民党军残部残匪的艰苦斗争中,谭政针对该地区山脉连亘,河流纵横复杂地势条件及少数民族头人与国民党残匪武装相勾结的实际情况,指导那队坚持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并举的方针,要求部队严格执行新区政策和群众纪律,以争取民心,最大限度地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由于政策得当而及时,中南军区胜利完成了肃清国民党军残部、残匪和少数民族地区民主改革的历史任务。



全国解放后,针对和平环境中出现的斗志涣敷现象,谭政着重抓了部队各级党委的思想建设和连队党支部的整顿。1953年6月1日,谭政在中南军区召开的支部工作会议上,以《关于整理党的支部工作问题》为题,作了总结报告。报告强调:在新的形势下,要抓住增进党内团结和党群团结这两个环节,支部工作就能提高,成为战斗力量的堡垒、团结的核心和任务执行中的保证者,支部的作用就能发挥出来。


主政总政治部工作后,谭政参加了全军政治工作条例和干部政治教育大纲、文化教育十年规划制定,提出了《建军新阶段中政治工作的若干问题》的新思维。井以此为题,在党的“八大”会议上作了重要发言。谭政认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现代战争中,技术条件的重要性是大大提高了。而我军在军事科学、技术和现代指挥方面的知识不是很多,而是很少,技术的薄弱仍然是当前军队建设的一个重要问题。但是,我们强调技术的重要,并不是主张可以降低人的作用和政治因素的作用。相反的,人的因素始终是战争中的决定因素。在技术条件日趋复杂、兵种增多、战争更加残酷的条件下,更需要发挥人的作用。技术是由人掌握的,任何新的技术只有同人结合,才能发挥作用。因此,必须巩固部队的内部团结,发扬民主传统,使官兵的积极性、创造性得到发扬,只有这样才能大大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谭政在“八大”的发言,被编人“八大”的文件汇编之中,中共中央军委作为建军的重要文件印发全军。


作为我军专门从事政治工作的军事家和政治工作的杰出领导者,谭政以其求实的态度、积极的思维、辛勤的耕耘一一不断著书立说,对人民革命战争的胜利和建国后军队现代化建设,对革命军队的政治工作的创建及其发展,从理论到实践,都做出了重大贡献。正如谭政80寿辰时徐向前元帅给他的贺信中所指出的:“您对人民军队的政治工作的建树,您对革命的功迹,是永不磨灭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