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尘封的记忆之---“跳 山 涧”

尘封的记忆之---“跳 山 涧”


故事发生在1967年,那年师党委为了进一步提高大、中专毕业生参军的学生兵的军事素质、政治素质决定从4月份开始,对所有大、中专毕业参军的学生兵,分两批进教导队受训,每期3个月。我是第一批,分到二连四排任排长。教导队的训练就跟新兵团的训练一样很艰苦,每天起早贪晚,六点半就起床出操,上午练军姿、射击、军事技能等,下午上政治理论课,晚上还得学习,还时不时的半夜来个紧急集合啥的。

我要说的是5月1日下半夜发生的故事。那天晚上我们与地方联欢,联欢会持续到晚上10点半才结束。送走地方上的客人以后,我们睡觉时都快11点了。训练一天本来大家就都很疲劳再加上开联欢会,所以大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凌晨1点来钟我们正在酣梦中,突然被几声清脆的枪声和急促的紧急集合哨声惊醒。不准开灯、不准打手电、模黑起床、穿衣、穿袜、穿鞋、叠被子、打背包。当时我们住在二楼从起床到站队集合,快的五分钟,慢的七、八分钟。

部队集合完毕,参谋长宣布昆明军区命令:命令的大意是“有一小撮苏修武装特务空投到我们这一带,要求你部立即协助有邻部队围剿…”参谋长脸色严厉、声音高亢,唬的我们这帮学生兵大气都不敢出,全场鸦雀无声。

命令宣布完毕,各连分别按指定路线向大山深处挺进。那天,天气格外的黑,连个星星都没有,我们在大山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急行军,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指定位置。老远我们就听到和看见对面半山腰响起的枪声和火光。枪声一会紧一会松,中间还夹杂着爆炸声…我的天哪!这回可能是真的了,先头部队都已经和敌人交上火啦…大家心里都不约而同的紧张了起来。

这时教导队队长宣布:一连从东往西、二连从西往东迂回包抄,其他连队从正面出击,出发!我带着四排按指定路线跑步前进。跑了大约20分钟左右我突然恍惚觉得前方好象有个小河沟似的,就立刻命令部队停下。我说:部队停止前进!前面有条小河沟,我先跳,你们随后跟上!

话一说完我就蹭的一下子蹿了出去,身体一腾空我就觉得不好了,只听耳边风声呼呼,身体急速下坠,心想:坏了!咋打不着底了!此时此刻说实话我内心倒没怎么害怕,也许是来不急害怕吧,在急速下坠的瞬间我心里想:这下麻烦了!刚才可能是由于自己过于紧张看花眼了,这那里有什么小河沟哇?分明就是个不知深浅的山涧…

由于是全副武装,装备全背在身上所以上身沉,随着身体的急速下坠,重心向下,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就脑袋朝下了。这脑袋朝下可不得了,要是这样落地还不把脑袋顶到脖腔子里去呀?!想到这,我忽然想起了上学时期听到的一个故事:故事的大意是:“苏联有一个跳伞运动员,从高空跳伞后由于降落伞出了故障,伞没能打开,在这生死关头,这个运动员非常沉着冷静,在空中一连做了几个动作,化解和缓冲了下坠的速度,落地后虽然身体多处骨折但却保住了生命。“

说时迟那时快,想到这里,我急忙抓住背包带,在空中猛地来了一个前滚翻。刚翻过身去就听咕咚一声,我只觉得腰部一陣巨痛,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唉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虽然说在下坠的过程中我想了很多,但其实那也只是一瞬。事后想起来,还就真多亏了我这空中一翻,就在我把身体刚刚翻过的瞬间背包着地了,我的腰部垫在了背包上,而山崖底下又正好是当地村民刚刚犁过的土地。由于土地松软,我的腰部又没直接摔到地上而是摔到背包上,这才使我逃过了一劫。

就在我坠落的时候,我们四排全傻了。事后他们和我说:“你说让我们停止前进,你先跳我们随后跟上,可还没等我们跟上呢,你就没影了。就听咕咚一下,又听一声叫唤,就没声了,你都摔山下去了我们谁还敢跟你上啊…”

就在我摔下山以后其他战友就都学尖了,谁也不敢大步的往前窜着走了,而是都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进了。他们下到谷底以后,由于有规定夜间紧急集合不准许带手电,所以下到谷底的战友们只能凭着感觉,慢慢摸索着前进。他们嘴里一边喊,四排长~你在哪儿~四排长~你在哪~一边用脚趟、用手摸,四处找我。是宋绍华最早发现我的,他见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喊我也不答应就急了,抓住我的衣服猛地往上一拽想抱起我,就他这一拽,一下子把我从昏迷中疼醒,疼醒后我一边用手捂着腰一边唉哟,宋绍华问我:咋样啊?伤着哪儿啦?我说:坏了!坏了!腰折了,现在一点也不敢动…

话分两头,战友们在下山的同时已经有人跑着找连长报告去了。半路碰见我们连指导员,(是个福建老兵)他听说我掉下山崖以后非常着急,忙问:现在情况如何?报告者说:副排长正带着人在山下搜索呢,生、死不明…指导员一听急了,忙问:在什么地方?快走!看看去!他们边走边说,指导员打着手电急促的走着。我在山底下躺着,只见正上方的山上有灯光一闪一闪的向我这边走过来,我心想这是谁呀?这么大胆,还敢打着手电走?我这正想呢,突然灯光不见了,只听见象有什么东西稀里花啦的从山上滚落下来。

原来,指导员得知有人摔下山以后,心急、走的也快,虽然他打着手电,但在大山里,杂草丛生,前边就是有个沟、坎的也根本看不见。他是一脚踩空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就滚落在离我大约有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指导员神智清醒,他痛苦的呻吟着…当从山上下来的战友告诉我是咋回事以后我说:你们先不要管我!我没事!你们快去救指导员。此时,部队都己经按着各自的行进路线出发了。可这时山顶上却还剩下一个人,他就是一排的山西大同的学生兵。他一看接连两个人都掉下了山崖,他胆怯了。

这时的天,依然是漆黑一片,夜风吹的树叶哗哗作响,山中的各种鸟、兽受到枪声、爆炸声和部队行进时的惊扰,也吓的不停的嚎叫,而到处乱飞乱窜。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这种环境,就是现在想起来都会叫人不寒而栗…这个学生兵独自一人在这个环境中非常害怕,经过思想斗争以后,他乍着胆子,两手替换着拽着小树枝慢慢的向山下爬去。就在他接近谷底大约还有六、七米高的时候,由于他思想过于紧张,又由于他手拽小树枝用力过猛,结果小树被他连根拔起,他也一下子倒翻身摔了下去。

也是无巧不成书,他落地的时候,手腕正好摔在一块石头上,手表摔坏了,手腕也被摔成粉碎性骨折。而指导员呢,由于山坡上到处都是村民割的小树棵子,树枝割走了,剩下的就是被削尖的树根(就象越美战争中,越南人民为了对付美国大兵,在挖的坑里埋上用竹子削成的尖桩)。由于指导员是顺着山坡滚下去的,所以身上是连扎带刮,不仅多处擦伤,而且身上还被扎了三个洞、扎断了二根肋骨。而我呢,虽然山坡挺陡,但我是蹿出去的,所以我是即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只是从高处坠落,经猛烈撞击后腰部筋骨受挫,而一时昏了过去,事后想起来还真是万幸!

看见我受伤动弹不得,好几个战友都争着打开自己的背包,把棉被铺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把我抬起放在棉被上。然后大家七手八脚的拽着棉被,连拉带拽,一步步的、艰难的往山上爬去…。又有战友受命顺原路返回跑到汽车营请求支援,等把我们弄上山以后,枪声、爆炸声也逐渐停止了,原来这又是一场演习。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16:54:05 被煤指远大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老汪 在第11楼的发言:
军事演习难度之大,

实弹运作非同一般;

意外事故以引为戒,

积累经验完善操作!


好文一篇赏心乐事,

前来支持下周再见!

谢谢老弟的一贯支持与关注。谢谢!

 以下是引用太行八路 在第14楼的发言:
枪声、爆炸声也逐渐停止了,原来这又是一场演习。真的是太有惊无险了,

谢谢战友的支持!谢谢!

 以下是引用煤指远大 在第3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太行八路 在第14楼的发言:
枪声、爆炸声也逐渐停止了,原来这又是一场演习。真的是太有惊无险了,

谢谢战友的支持!谢谢!

好文章!文笔写作很好!

 以下是引用中国灭日党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梦回沙场秋点兵 在第9楼的发言:
一次演习两人受伤。划不着!

我新兵时轻武器考核,投弹时亲眼看着炸死一个,炸伤两个。前面是个一米高的墙,墙前面就是十多米深的大坑。本来很安全,没想到那名投弹的女战士用力过猛,一下子甩到了后面的人堆里。指导员受记大过处分。大队长闻讯赶来,指着指导员的鼻子骂:你们这些老娘们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最后,大队长也受严重警告处分。

是呀!过去搞军训、军演的时候伤亡之事时有发生,现在情况可能要好一点了…谢谢战友的支持!谢谢!

 以下是引用老汪 在第11楼的发言:
军事演习难度之大,

实弹运作非同一般;

意外事故以引为戒,

积累经验完善操作!


好文一篇赏心乐事,

前来支持下周再见!

谢谢老战友的支持!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