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天下第一军”覆灭记:总指挥跑了

胡宗南一溜,处在四面包围中的国民党军更加混乱动摇了。解放军乘机紧缩包围圈,进行军事攻击,并继续开展政治攻势。前方各部队分别向国民党军指挥官发出忠告、警告,劝告他们迅速回头,不要错过时机。在前沿直接作战的二野各部队,利用各种方式,向国民党军广播、战场喊话、送信、散发传单。面对解放军强大的军事、政治压力,走投无路的国民党军纷纷起义。二野各部队迅速占领指定位置后,一面构筑工事,积极阻击逃窜之敌;一面开展政治攻势,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12月21日,被围的川鄂边区绥署副主任董宋珩及16兵团副司令官曾元在金堂地区首先宣布起义,这是四川境内国民党被包围部队瓦解的开始;24日,敌第15兵团司令官罗广文、第20兵团司令官陈克非率残部在郫县、安德起义;25日,国民党第7兵团司令官裴昌会率部在德阳起义;27日,国民党第18兵团司令官李振也派出代表,到简阳与解放军商谈投降事宜。这些将领的起义,使龟缩在成都地区的国民党军队一片混乱,大有土崩瓦解之势。

但是,接替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第5兵团司令李文仍执迷不悟,垂死挣扎。为使自己摆脱不利地位,李文急忙改变胡宗南既定的计划,决定率其所辖7个军分两路突围。一路由第27、36、90、57军组成,从成都向重庆;另一路由第1、第3、第69军组成,从新津沿邛崃向西逃窜,目的地是雅安。

12月25日,负隅顽抗的国民党军第5兵团司令李文率部向西突围,被3兵团第12军阻击在邛崃一带。

12月24日晚,12军副军长肖永银、政治部主任李开湘,正在召开会议,研究敌情,突然接到侦察科长的报告:“黄昏时,国民党军由新津出动,方向向西,现已过了羊场西大河,距我军第35师警戒线仅10里。”

根据敌情变化,肖永银立即命令35师师长李德生返回部队,做好迎击敌人的准备。

一小时后,李德生在电话中向肖永银报告:“据已得到的情报,敌人为李文的第5兵团,现已确证的有5个军,第3、27、36、65和90军。在我方警戒阵地前方,大股的敌人正向西运动。”

肖永银当即命令35师:“敌人要西逃,你师必须于拂晓前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坚决抗击敌人的进攻,决不让李文西窜一步。”

12月25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李文兵团部队在炮火掩护下,开始向12军35师阵地攻击。

这天,敌人像潮水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向35师阵地猛冲达20余次。该师正面部分阵地几度失守,战斗呈白热化,但英勇的解放军战士终于用手榴弹、刺刀、铁锹把敌人打退。敌人伤亡很大,死尸在35师前沿阵地前堆满了。35师伤亡也不小。

傍晚,肖永银令各师以两个营的兵力向敌人反击。经一夜战斗,俘敌5,000余人。

次日拂晓,敌人以团为单位,在炮火掩护下,向我12军阵地全线发动攻击,企图孤注一掷,打开缺口,夺路逃命。战斗中,处在前沿突出部的我35师阵地受敌攻击最猛,连续被敌攻击了10余次,双方反复争夺阵地,最终敌军被击退。至上午12时,敌人再次纠集兵力,在更猛烈的炮火掩护下,用“羊群”战术再度向l2军防线涌来,突破了35师阵地,直打到邛崃东门外。在紧要关头,肖永银果断地率军预备队两个团实施反击,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人反扑过去,挫败了敌人的进攻,夺回了阵地。

这天,被围困在成都、简阳一带的国民党李振兵团宣布起义,李文兵团更加孤立了。

12月27日天亮后,向12军36师108团猛攻了一整夜的敌人,突然停止了攻击。此时,在前沿指挥所指挥作战的副团长武效贤正纳闷之际,有两个敌人举着手向阵地走来。武副团长命令部队停止射击,并让战士将来人带进指挥所。

来者为李文第5兵团第1军参谋长乔治和副官。他们求见解放军部队司令员,说有要事商谈。乔治说:“兄弟受李司令官之命,奉告贵军司令,我李司令官为了顾全大局,愿意起义。”

武效贤便立刻把情况直接向军里作了报告,并请示处理办法,

乍闻这一消息,肖永银在电话中指示武效贤说:“敌人现在突然提出起义是有企图的。一定要提高警惕,防备敌人诡计,我马上派人来。”

不一会儿,12军36师师长邢荣杰来到108团前沿指挥所,并带来了两个营兵力。

针对李文可能的诈降诡计,邢荣杰说:“现在我们还可以原谅你们,你们如果还想做个中国人,就应该老老实实地立即放下武器,听我军指挥,把部队撤出战场,我们保证宽待你们。”

乔治说这事关系重大,他不能做主,要求解放军派代表去直接和他们李司令官面谈。经请示军首长后,36师决定派副团长武效贤作为全权代表,前往李文司令部谈判。

武效贤挑选了三名精明强干的战士,连同通信员、警卫员共5人,每人一长一短两支枪,信心百倍,精神抖擞地随着敌军参谋长向敌巢走去。

在号称国民党军队中“天下第一军”的指挥所里,武效贤见到了胡宗南的第5兵团司令李文。李文十分尴尬地说道:“欢迎,欢迎!”

沉默了一会儿的李文说:“我部决定起义,这完全出于诚意,是本着顾全大局、避免双方遭受伤亡的精神提出来,希望贵军能了解我们的诚意。”

武效贤说:“假如你们真是这样,我们是非常欢迎的。你们言行太不一致,直到现在你们的90军还在向我军进攻。”

李文解释道:“90军和我失掉联系,我一定想办法和他们联络。”

武效贤说:“90军离你们并不太远,这使人难以相信。”

站在一旁的李文的副司令兼第l军军长说:“先生知道我们的第1军已经停止进攻了!”

武效贤说:“那是因为第1军已经失掉了进攻的能力。”

武副团长接着说:“假如你们是真心诚意地为了顾全大局,就应该答复我们的意见,立即放下武器。我们保证宽待你们,对你和你的部下都是有好处的。”

大概这句话刺伤了国民党军主力兵团这两位曾经十分狂妄的指挥官的自尊心。李文翻了翻白眼,看了看解放军代表,又看了看坐在那里狠狠吸烟的副司令,然后像坐不住似地站起来,低着头来回走动着。他的副司令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甩掉烟头不服气地说:“我军部队完整,粮弹还充足,并没有达到不能作战的地步!”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还可以打下去!那好吧,打下去,还是放下武器,由你们自己选择好了!不过,我得提醒你,副司令先生,你们的处境,你们自己比我知道得更清楚。打下去会给你们带来什么结果?这一点你们也是知道的。”

武效贤恩威并施,进一步向对方加大心理压力。国民党军正、副司令都不开口了,屋子里的气氛突然沉寂下来,只有一阵紧一阵的枪炮声不断地从窗口传进来,声音比以前更迫近了。

李文的神色也更加紧张起来,便堆起笑脸说:“这样吧,我们双方先停火,再慢慢协商如何?”

语气像是试探又像是哀求。

一看敌人要耍花招,武效贤便不冷不热地说:“我军部队众多,我不能做主,不过这主要靠你们自己决定。如果你愿意接受我们提出的方案,我可以马上报告刘邓首长,转告我军部队。你们如果要拖,那就只好听便。”

李文说:“请允许兄弟考虑考虑,再作答复。”

一会儿,李文又对武效贤说:“为了慎重起见,兄弟再派我的兵团副参谋长陈明兄,随先生一道,去贵军与刘伯承将军作进一步面谈,先生你看如何?”

武效贤谈谈一笑说:“可以,我保证送到。不过,我再提醒你一下,拖延时间对你们是不利的。”

下午4点钟,李文派他的参谋长陈明前来与肖永银谈判。陈明说:“我们李司令官顾全大局,决定起义。”

肖永银则严肃地说:“你们90军还在向我们进攻,这是起义吗?”

陈明说:“90军同兵团失掉联系,未接到命令。”

肖永银冷笑一声说:“那我就对你们90军不客气了!”

接着肖永银又说:“你们怎么不在成都起义而要跑到这里来起义呢?可惜迟了一点,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放下武器,最后给人民做一点好事,我们按照俘虏宽待你们,否则就把你们当做战犯办理啦!”

陈明无可奈何地说:“我把你的意思转报给李司令官吧。”

肖永银果断地说:“好吧,你在电话中告诉他,今晚最好在我们这里住下,看我们怎样消灭你们的90军。”

当晚,第12军副军长肖永银调整部署,以各师2/3的力量向敌进攻,并命令尤太忠率34师集中力量消灭90军,一定要活捉90军军长黄仁,迫使李文放下武器。经一夜战斗,解放军消灭了国民党第90军,俘敌2万以上,并活捉了军长黄仁。

次日上午8时,肖永银告诉陈明:“你们90军被我们消灭了。”

陈明没有说话,看来他还不大相信。见此情形,肖永银对警卫战士道:“把黄仁带进来。”

陈明一见黄仁便面如土色,低头不语。肖永银严肃地对陈明说:“请你马上回去同你们李司令官商量,打与降由你们选择,我们欢迎你们放下武器,希望你们再不要作无谓的抵抗。”

接着,第12军副军长命令各师逼近敌人,尤其要尽量迫近李文兵团部,用军事压力和政治瓦解来迫使李文放下武器。

下午2点,李文终于作出决定,命令部队全部放下武器。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支王牌军被歼灭。

成都平原上的围歼战至此胜利结束。

成都,这颗镶嵌在川西平原上的明珠,终于回到了人民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