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的博弈

三国开篇就说,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今世界格局也是如此。二战以后美苏各自形成了两大主体,欧洲各国是和美联合在一起的,可随着时间、经济的发展,欧洲各国和美之间也产生了分歧。而苏的解体,衰弱。中苏之间又必须要联合在一起。

1972年美要瓦解苏就有了尼克松的访中,有了所谓的乒乓外交,打开了彼此间的坚冰,建立了贸易。这只不过是大国之间博弈的手段罢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利益面前谁脱不了俗。

现今,中、美、欧、苏经济是互相缠绕在一起,关系也是错中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三国里,孙刘的联合是抵抗在曹操的强大。换言之,如果刘要是强大了,可能是孙曹的联合抵制刘。和当今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要想看当今世界的格局,就要揭开遮羞的面纱。

中的经济发展了,而美的经济倒退了,这是普遍人的看法。可美的经济是倒退了吗?这是一个假象,迷惑了很多人的眼睛。美在一战后迅猛的发展制造业在二战后领先了世界,做了那么些的东西是需要换钱的,可当时经历了世界大战,没有一个国家能有此能力,购买美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美援助了欧,让欧洲急速的发展。在顺带着亚洲的日、韩等国和地区。而美却把最初级的制造业搬到了需要发展的各国,自己留下了精力和资金去发展尖端科技。所以美至今还是把持着世界最尖端的科技发展能力,再把这种能力转化为生产力。这是美的特长也是美最可怕的地方。而我们呢?我们又有多少能力把尖端科技发展成生产力呢?大多都是研究完成后放在博物馆里陈列、摆设。这是我们的弱点。

在改革的三十多年里,我们的基础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能够把一些高科技转化为生产力了,但这还远远不够。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我们大力发展了高科技人才,但我们却把我们立身立命的技术工人这一环节给仍下了,试问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进工厂呢?愿意去做一名普通的工人呢?我们先阶段的工人大多是来自扔下锄头的农民,我不是说农民不好,但工人不是说农民扔下了锄头进了工厂就能变成一名合格的工人的。而我们的农民一股脑的进工厂,我们的农业有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失去了立国之本。现在的私企对待技术工人是拿来主义思想,根本就没有培训机制。这样下去再过三十年,五十年以后,我们的基础工业会怎样呢?又走回了老路,上面的人能设计出来,可谁去制造呢?没有一个发达的农业和一个坚固的制造业妄谈战争只能自取其辱。

战争打的基础,打得是消耗,古人兵法就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而我们的粮草在哪呢?说我们有尖端的导弹可以打击航母,可以进行饱和打击,但我们这种饱和打击能维持多久,我们有没有能力补充上作战的消耗,试问我们一天能生产多少架飞机?多少枚导弹够我们的军队去作战。

在我们不具备这种能力以前不要妄谈战争,以为我们打不起。但这不代表我们就要对帝国示弱,亮亮刺刀还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我们要发展就需要资源,而我们的资源不是用之不竭的,所以我们需要去进口,而美为了要抑制我们的发展,就需要切断我们的能源进口,或者说是把握我们的经济命脉,握住我们的咽喉,要我们听命于他,那能行吗?

从建国开始,领导人就立志和非洲各国建交、有好。这是一个富有前瞻性的眼光,大国的胸怀。非洲和西亚是现如今各国争相争取得资源地。而我们已经打下了坚定的基础,掠夺资源是发展经济所必须的,谁都免不了俗。

我们要想从非洲乃至西亚进口发展生产所需要的资源,就必须握住南海,握住马六甲海峡,然后在必要。适合的时候挺进印度洋,进而控制印度洋。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因此大洋战略已经体现在我们的面前,剩下的就是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在避免一切干扰的情况下走下去。

在这个大前提下,大战略下,要学会取舍。老子说;要想取之,必先与之。要想固之,必先张之。避免妄战,但不是怯战。做好准备,打一场必须而又有把握的局部战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