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看看某公司老总怎样对待日本人——《王总斗倭人——南京12.13纪念》

《王总斗倭人——南京12.13纪念》,这是去年12月13日听到南京警报后写的。原文在我博客:http://blog.163.com/ob_do/blog/static/1692126992011111315956900/


今天王总跟一个日本客户田边次郎谈生意,刚要签约时,外面警报响了。

田边次郎站起来,一脸疑惑地说:“防空警报?”

王总当时一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说:“我没想到今天啊,真不该!”接着站起来对田边次郎笑道:“不好意思,这份合约今天不能签。”

田边次郎问为什么。

王总先表示抱歉,然后一脸严肃地说:“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别的客户都可以签,唯独你们日本客户不能签合同。请谅解!”

田边次郎当时已经明白了,但他还揣着糊涂,笑道:“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是谈生意!”

王总仍然表示抱歉:“如果我今天跟你签了这个合同,我觉得多少会对不起那三十万生命。”

田边次郎感到不耐烦,嗤笑了一下,说:“请恕我直言,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还在这件事情上为难我们日本人?”

王总依然保持冷静,说:“这不是为难你们,这只是提醒我们自己不要忘记那种痛苦。”

田边次郎或许是觉得王总不像其他中国人那样在这件事情上斥责日本人,但他不知道王总其实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田边次郎以为王总可以蒙混,说了不该说的话:“我知道,南京大屠杀是假的,是你们政府捏造的!”

王总当时就怒了,拍案而起,一巴掌甩在田边次郎脸上,又脆又响!

田边次郎的脸立马红肿起来,他显露出日本人那种神经质似的震怒大声说道:“你怎么敢这样对待我?你们中国人素质太低下!”

王总依然保持着愤怒,也大声说道:“素质的标准是什么?难道是你们那种无论什么时刻都表现出的苍白的、毫无诚意的表面礼貌?对不起,中国人讲的是感情,是内心,是表面和内心一致!”

田边次郎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王总,唧唧喳喳地说了一阵日语,过了一会儿冷静了下来,努力装回日本人特有的那种“礼貌”,干笑道:“对不起,我想我刚才是触犯了阁下的尊严。”

王总回复了冷静,冷笑道:“我刚才并没有打你!”

田边次郎愣了一下,表示不解,说:“但是阁下明明打了我!”

王总笑道:“我是明明打你了,但我就是没有打你!”

田边次郎捉摸不透王总的意思,半天才说道:“我不懂你的逻辑。”

王总说:“这不是我的逻辑,这是你们日本人的逻辑!”

田边次郎似乎明白了王总的意思,尴尬了一会儿,干笑了一阵子,然后想要岔开话题,说道:“阁下太认真了。阁下应该明白,贵国官员多数贪污腐败,人们都想着弄钱,只要能挣钱,贵国政府就可以用任何让我们日本人满意的方式来合作。阁下这么认真似乎得不偿失啊!”

王总淡淡说道:“这件事情不关乎政治,是中国人自己的情感。况且,1937年到1945年的八年,跟现在的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田边次郎见王总冷静下来,便完全回复了日本人特有的礼仪表达方式,努力表现出热情,自嘲似的嗤嗤笑了一阵,说道:“是的是的,我糊涂了!但是有个现象我不明白,还请阁下指教。”

王总看着他这种毫无诚意的礼貌,冷冷说道:“请说。”

田边次郎干笑道:“我记得贵国在清朝时候受过西方国家带来的灾难,诸如英法联军、八国联军都来抢掠,其性质跟后来的南京事件相似。但是贵国人民似乎忘记了对他们的仇恨?”

王总也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扯上这些事情,但接着忽然有一种恶心的感觉——这个家伙的思想代表着很多日本人,他们用否认、稀释的方法来掩盖自己曾经的恶行,努力为自己盖上一层高尚的外皮。

这日本人前面说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这会儿又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所谓的“南京事件”,就是先否定再稀释的表现。

王总看透了这个日本人,冷静地说:“阁下似乎对我国的历史很有研究?”

田边次郎笑道:“偶有研究而已。”

王总说:“看来你对我国的灾难史非常有兴趣,包括贵国曾经对我国施加的灾难?”

田边次郎没有直接回答王总的问题,而是继续追问他自己之前提出的问题:“西方对贵国多年的灾难应该很深重。”

王总点点头,却笑道:“我可以演示一下,让阁下体会一下这里面的不同痛苦情绪。”

说着也不等田边次郎回答,一把将他西服拽开,纽扣散落一地,然后把这件西服迅速从他身上扒下来,从里面掏出这日本人的手机,猛然朝地下一砸,顿时碎裂成数片。接着王总抬脚踹他肚子,将他踢倒在墙角。

田边次郎没有防备,吓了一跳,本能地贴紧墙角,瞪着王总,脸上的肉不停颤抖。

王总完事,看着这日本人,笑道:“你恨不恨我?”

田边次郎被如此作弄,便又表现出日本人神经质似的状态,颠跳着大声说道:“你怎么又……”下面是一连串日语。

这时候外面的女秘书开了门,一脸慌张地看着屋子里面的王总,结结巴巴地问道:“怎……怎么了?”问完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墙角发神经质的田边次郎,便捂着嘴巴瞪眼看着他。

王总对秘书笑道:“没事,我在演示给他看什么叫表里一致!”接着却又笑道:“你在外面都知道了吧?”

秘书扭头看着王总,点点头,却又憋不出抿嘴笑了起来。

王总指着秘书,呵呵笑了一阵,说:“你把门关上,然后在这里看我继续演示!”

等秘书关上门,王总继续对田边次郎说:“你现在这种痛苦,如果放大了就等于八国联军对我们中国人施加的痛苦。接下来,我要你明白你们日本人对我们施加的是什么样的痛苦!”

田边次郎恐怖地瞪着王总,浑身颤抖着,似乎看到了一个恶魔将要对自己施加前所未有的痛苦。

王总四周看了看,似是在找什么东西。看见秘书手上拿着一支签字笔,便叫她递给自己。王总拿着这支签字笔,走到田边次郎跟前,将笔尖对准田边次郎的嘴,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张嘴!”

田边次郎拼命咬紧牙齿,不敢张嘴。

王总转而将笔尖对着他的喉咙,笑道:“我先在你喉咙上刺个窟窿,然后在你肚子上划一道深深的口子,最后再把这支笔完全插到你嘴里。如果用力恰当的话,应该能够从你后脑捅出来!”

田边次郎眼睛越瞪越大,双手狂舞着要抵抗王总。王总始终跟他保持距离。

田边次郎的情绪已经歇斯底里,他大声叫道:“我抗议!我要向你们政府投诉,我要向使馆寻求保护!”

王总不管他大喊大叫,一个箭步跨上去,一只手死死按住他的下巴,另一支手拿着那支笔迅速朝他喉咙刺去。

这时女秘书大叫道:“王总,你不会真的……”

没等女秘书说完,那田边次郎早已大喊道:“饶命饶命!我们日本人是禽兽,你们中国人大大的好!饶我的狗命吧!”说完他整个人已经虚脱,瘫倒在地。

王总手上的笔尖抵在他喉咙上,一动不动。就这样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王总才撤下签字笔,离开田边次郎。

他猛然将笔摔在田边次郎身上,然后仰头哈哈大笑了一阵,道:“你感受到不同的痛苦了吗?这些都叫痛苦,我们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但我们中国人那么善良,一边将痛苦自己承担,一边还要朴实地跟你们做朋友,并没有要求你们付出额外的赔偿。但你们太令我们失望,你们否认、掩盖、诬赖,又在我们痛苦的心灵上增加新的痛苦,难道还不够证明你们是实实在在的禽兽吗!”

房间里面的三个人保持着各自的表情,都不再说话,场面异常安静,这倒衬托出他刚才说话的声音像回声一样不停回荡。

过了一会儿,王总指着墙角这个虚脱的日本人,猛然又喝了一声:“滚!”

田边次郎似乎被这一声震出了精神,霍然站起,往门口直窜。

却听王总又沉声喝道:“站住!”

田边次郎回头看时,只见自己的衣服被王总一把扔了过来,覆盖在自己的脸上。

王总说道:“你的手机被我砸了,按道理我应该赔你一个。但是为了让你一辈子明白抢劫杀人不赔偿给别人带来的痛苦,我就不赔了!你滚吧!”

田边次郎赶紧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王总对秘书说道:“准备打官司!”

女秘书点头道:“这次不但签不了合同,可能还要赔一些钱,就怕……还要坐牢。”

王总盯着外面那日本人的背影,见他一步两停三回头,似乎在犹豫什么。王总见了,冷冷笑道:“日本人就这种德性,他们不会不签这个合同,我倒认为这家伙回去会被炒鱿鱼,换一个人来签。不过……”王总一字字说,“老子决定不跟日本人签了,狗日的!”

女秘书瞪大眼睛看着王总,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王总见秘书笑了,便也笑道:“你出去,叫那日本人快点走。如果他两分钟内还没离开我们公司,你就不停对他喊‘狗日的’!”

女秘书愣了一下,指着自己,道:“我……我喊?”

王总笑骂道:“你个丫头,怕什么,记得我说的表里一致,我知道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女秘书红着脸走出去带上了门。

王总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大声笑道:“爽啊!”

却听外面传来女秘书细细的说话声:“还不快点,狗……狗日的!”

这时候外面的警报声还在响。王总转身走到窗口,默默地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13:12:01 被iiima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