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论美国如何难以走出死胡同

再论美国如何难以走出死胡同

――答美国友人“亚瑟之王”


从“亚瑟之王”在回复“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的最大利益”(http://bbs.tiexue.net/post_5719167_1.html)中尊称鄙人为“老师”的称谓中可以看出,这位美国朋友确实对鄙人的身份与行为宗旨已经了如指掌了。也因为其知道鄙人并非中国大陆的什么达官贵人,因此也就没有了像某些“民主”人士如此的恶毒的攻击,因为他清楚地了解了鄙人的出发点――探讨事物真谛的态度,而非某一政制的庇护。既然美国的朋友如此的认真与鄙人共同探讨世界的真谛,鄙人也就没有理由隐瞒诸多的忌讳,可以开诚布公地提出个人的看法,以供美国智囊精英在未来的治国大略中能吸取中华文明的精髓,为美国民众的利益最大化争取较为理想的效果吧!

鄙人在论述“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的最大利益?”中,确实没有一针见血地直接提出什么样的民主才可以使得民众的利益最大化,可是整篇文章的说理并没有离开过这个民众利益的最大化的主题,其中最为突出的论题是“总统”与“领袖”人物素质与民众利益最大化的逻辑关系。也可以说,什么样的领袖人物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效益,而什么样的体制也就会产生什么样的领袖。从体制、领袖到社会效果的相互影响的三角关系来看,这三者已经构成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金字塔,而非以某一概念作为半径的圆圈。从美国现行的状态来分析,美国的民主社会就是这个难以改变的金字塔。鄙人提出的主张与美国的现行制度有原则性的区别,鄙人认为领袖人物的素质应该作为选择人选的半径。如果用这一标准来选择一个社会的领袖,那么这个社会就会以这个半径来造就未来社会的广度,那么这个社会就会是一个以这个领袖为圆心,以这个领袖的素质为半径的方圆。因此,鄙人认为,领袖人物的素质决定着社会发展的方向与面貌。由于中国领袖人物的产生也难以突破时空的限制,因此,中国的领袖人物也并非万能的完美无暇的圣人,同样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失误,这是历史条件的制约。随着时间的推移与领袖人物视野的不断开拓,中国社会的活动半径会不断的扩展,直至在某方面与美国的某些领域的认知相重合,这也是世界走向彼此了解,共同进步的趋向。美国精英的视野也同样不断的扩展,因此才出现国家宏观调控“金融危机”的举措。尽管美国部分民众对政府“金融危机”的处理手段持反对的态度,然而美国政府并不因为部分民众的反对而放弃可以让美国民众利益最大化的拯救行动。此同可说明政府的作用与领袖人物的预见功能,因为广大的民众没有这种宏观的视野与思维。如果把是否拯救美国金融行业像进行总统选举那样进行全民投票,如果美国50%以上的民众投了反对票,那么相信也就没有了今天美国经济的逐步复苏了。这也说明了政府精英的作用。

与其说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利益的最大化,倒不如说什么的制度或者什么样的领袖人物才能使得人民的利益最大化。中华的领袖人物的视野的不断扩展,也就造就了中华制度的不断升华,各种政策的不断提炼和完善。这也是您老笔下所说的什么“修正主义”。马克思诞生的年代同样制约了其视野,何况其并非一个国家的领袖,不可能为某个国家制定出行之有效的具体方针政策,其仅仅通过自己的观察和推理来描绘未来世界的走向。鄙人也是在探究着世界的真谛,并非有能力制定美国或者中国务必走什么道路,用什么模式来选择自己的领导人。因此,你对鄙人的否定或者借鉴都不能认为是鄙人的忠实门徒或者背叛,如果你有能力将鄙人的理念加以完善,鄙人何会认为您老是个“修正主义”?不过你对“阿三”的评价已经否定了你对所谓的修正主义的理解。

至于“法治”或者“人治”的论题,恐怕你就陷入了一个僵化了的思维了。何为“人治”?何为“法治”?相信你是把一些为非作歹分子的行为误认为“人治”了。中国有中国的法律,美国有美国的法律,中国与美国一样同样存在违法乱纪的现象,我们不能将这些非主流的东西看作了主流的意识,更不可将违法乱纪作为一个国家治国的本来面目。你跟你的政府绝大多数人一样,你的说辞里面充满了敌对的成分,你并没有冷静的分析,更没有全面的归纳正在开放崛起的中国的内涵,而是心急火燎地指责中国没有依照美国人的模式进行治国。这是美国人思维的失误,也是美国人行事风格的失败。就算是你家里人,恐怕你也没有办法将家庭成员都打造得像整过容的南韩美女一样吧?就算你用重金将家人统统都按照一个模子来处理容貌的方面,难道你有能力将家人的内心世界打造得如你这样“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显然,你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必要。因此,鄙人可以说,美国人也像上面假设的你一样,患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成天怨天尤人,如果这种病态心理得不到改善,恐怕美国永远都难以适应美国根本没有能力改变的这个世界。你将中国说成“人治”的国家,你的根据是什么?难道中国没有宪法?没有法律可循?或许中国的法律没有美国的法律那么多,因为中国是从一个半殖民地的国家走过来,过去半殖民地国家的法律已经不适应了中国的国情,因此诸多的法律条文必须修改。你知道新中国仅仅诞生了六十年,而美国已经建国两百年,你怎么能将美国在法律方面的建树标准来度量中国的法律建设?何况法律是人制定的,后来的法律条文也就是当时制定这些条文的人的主观意愿,你说的“法治”倒不如说叫做“人治”更加妥帖。因此,如果从更高的角度来审视,遵守法律也就是认同那些制定法律条文的先驱们的主观意愿,也就是说,是当时的这些法律先驱们在治理着我们当下的这个社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35楼的发言:
楼主完全疯掉了...

你怎么有能力读懂中国?如何有智力理解民主的真实面目?世界所需的不是什么“民主”,而是文明,文明的进步,文明的结晶,给世界带来的福祉。

 以下是引用亚瑟之王 在第4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冰冷的天际 在第35楼的发言:
......


休战,休战哈。我等着你的文章。不过别整个“答中国友人玄海”哈。

玄海和你只不过是对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各有认识而已。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两位都别给本贴添砖加瓦了。停战了。

呵呵,我和他没啥共同点我觉得,能把美式民主当成西式民主制典范代表的奇葩除了公知就是美分带路党之类货色,小子水平有限还真不敢与之混迹一潭。



什么制度才能产生文明的领袖?


――再论“民主”的非文明性


http://bbs.tiexue.net/post_5746132_1.html

 以下是引用亚瑟之王 在第4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玄海拾贝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亚瑟之王 在第31楼的发言:
......

"华盛顿在两百多年前制定了一部法律,可是美国人就是捧着这一部两百多年前的老掉牙的东西一字不改的统治这个国家的人民。"主持制定美国宪法的是托马斯·杰弗逊。美国宪法至今已经有了27项修正案。怪不得您能直接把美国制度当成西式民主典范,这些属于常识的知识你真不具备。

至于“法治”或者“人治”的论题,恐怕你就陷入了一个僵化了的思维了。何为“人治”?何为“法治”?相信你是把一些为非作歹分子的行为误认为“人治”了。中国有中国的法律,美国有美国的法律,中国与美国一样同样存在违法乱纪的现象,我们不能将这些非主流的东西看作了主流的意识,更不可将违法乱纪作为一个国家治国的本来面目。你跟你的政府绝大多数人一样,你的说辞里面充满了敌对的成分,你并没有冷静的分析,更没有全面的归纳正在开放崛起的中国的内涵,而是心急火燎地指责中国没有依照美国人的模式进行治国。这是美国人思维的失误,也是美国人行事风格的失败。就算是你家里人,恐怕你也没有办法将家庭成员都打造得像整过容的南韩美女一样吧?就算你用重金将家人统统都按照一个模子来处理容貌的方面,难道你有能力将家人的内心世界打造得如你这样“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显然,你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必要。因此,鄙人可以说,美国人也像上面假设的你一样,患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成天怨天尤人,如果这种病态心理得不到改善,恐怕美国永远都难以适应美国根本没有能力改变的这个世界。你将中国说成“人治”的国家,你的根据是什么?难道中国没有宪法?没有法律可循?或许中国的法律没有美国的法律那么多,因为中国是从一个半殖民地的国家走过来,过去半殖民地国家的法律已经不适应了中国的国情,因此诸多的法律条文必须修改。你知道新中国仅仅诞生了六十年,而美国已经建国两百年,你怎么能将美国在法律方面的建树标准来度量中国的法律建设?何况法律是人制定的,后来的法律条文也就是当时制定这些条文的人的主观意愿,你说的“法治”倒不如说叫做“人治”更加妥帖。因此,如果从更高的角度来审视,遵守法律也就是认同那些制定法律条文的先驱们的主观意愿,也就是说,是当时的这些法律先驱们在治理着我们当下的这个社会。


你能针对鄙人这些说理进行批判么?

对于您这种自己臆造一个观点然后强加在他人肉上再进行灌水回复的说法我只能摊手再摊手,我在您之前的帖子回复很清楚,再此再重复一遍,你看好了弄明白什么意思:我个人对天朝在中修的道路上走帝国主义道路搞修正主义理解并且支持,因为主席当年最大的失误就是以为中国这种落后的农业国可以一步迈进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追求新发展效率高过关注民生和财富分配公平再正常不过,但是阵痛过后,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国民素质提高,社会体制必然会向民主法制转变,直到实现英特纳雄耐尔。跟您这种偏执狂说话真费劲

“force20122”还混淆了两个不同军队的属性――“保卫国家”与“侵略他国”本质的差异。美国的军队具有两个属性,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只有一个属性,那就是“保卫国家”。在“保卫国家”这一点上,两个军队的属性应该相同,可是在“侵略他国”的行为上,中美两个军队的性质则截然相反。至于“force20122”“人民军队”的说法,鄙人还是持赞同的态度,可是在“人民”的概念上,恐怕“force20122”又得读读鄙人的文章了――再说“民主”――透析形形式式的“人民”与“民主”( http://bbs.tiexue.net/post_5725709_1.html)与“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的最大利益?”(http://bbs.tiexue.net/post_5719167_1.html)。至于“force20122”说:“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不是你们的军队。”这鄙人就不大明白了,难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美国人的军队?如若如此,美国人为何还要对自己的军队设置“第一岛链”的封锁?假如美国人已经将中国的“二炮部队”搜刮为囊中之物了,倒不如将第七舰队开进中国的领海试试看这个“不是我们的军队”的飞弹会在谁的头上开花。真不知道这位“山姆大叔”的枪手是吃错了药了还是这位自许的“人民代表”当了中央军委主席了,正常人会开出这么个弥天的玩笑?

本文内容于 2012/3/12 10:46:07 被玄海拾贝编辑

 以下是引用liutao1494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朝霞公主 在第23楼的发言:
......


对,你的概括能力不错嘛!“青衫老祖”诗国家级的人物,其涉及的也仅仅是国家表层的东西,因为深层次的东西一般人很难看的透。鄙人从宏观来剖析国家层面的东西,那肯定是方向类型的指导,并非具体的国策。例如“中庸之道”应用于对外关系,这就不是之具体的操作手法,而是一种态度。军迷们之所以对眼前的迷障耿耿于怀,乃由于其看不到迷雾后面的实质性内容,是故往往被眼前的各种迷雾所迷惑。例如美国人对中国的“四面围剿”吧!这个看似十分危险的布局会对中国的安全构成很不利的态势,可实质上一点用处都没有。鄙人曾对此有过论述,你老不妨读读。


试看美国如何对付中华的反遏制

http://bbs.tiexue.net/post_5727072_1.html

我等草民获取信息的渠道基本是公开的,相对于中南海所能接触到的信息根本无法相比。所以我认为我们网民(是指爱国的)在网络上体现出来的基于公开信息的草根智慧能起到忽悠美国智库的作用就是对国家的最大贡献了,至于国家能采用网民的建议献策我看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为国家提供参考的价值不多。


“中南海”的信息肯定比网上的公开信息要多得多,因为有些没有公开的必要。再者,就算手头上有充足的资料,但同样的资料在不同的审视目光下也会存在不同的取向。网上的信息并非没有可以利用的价值,其实间谍的情报相当多的部分都是来源公开的信息。

至于网络上出现的信息对美国人产生多大的作用,这一点相信只有美国人自己才能肯定。不过鄙人认为,美国很是重视“玄海”等马甲的言论,可是“玄海”的言论不仅没有能解脱美国人的困境,还增加了诸多的心里负担--究竟“玄海”所说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这种真真假假的说辞,美国当下相信又没有人能够破解,因此才有通过辱骂的流氓手段封杀“玄海”发言。

至于国家是否能听取正确的意见,那得看国家的气运,因为有些东西是谁也难以改变的,别说“玄海”。不过作为一个中华赤子,能够做到“知无不言”就于心无愧了。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3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玄海拾贝 在第13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shuangzi2233 在第29楼的发言:
......

在下的观点是这样的,自从中国加入世贸以来,纵观中国的改变,我都不觉得中国是独裁国家,也不会是民主国家,我认为中国中央一直在尝试着一种独特的管理方式,这种方式有来自各个政治体制的各方面优点,虽然这种试验式的方案还没有一个结果,但是也一直朝着前进的脚步迈进,不停的优化,总有一天,它会开花结果的。


所以我所说的“中国式民主”并不一定是以民主命名,可能会是其他的名字,毕竟它是一种独特的体制,一种只适合中国的体制,因此,当中国这种独特的体制能够真正凌驾于所谓民主,或是其他的政治体制的时候,它必有一个独特的领袖来执行,推广,可能有人会问我,体制的执行与这领袖何干?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这种独特的体制现在的中国已经在用着了,只是它还不够成熟,现在的中国没有领袖吗?答案肯定不是,只是现有的领袖还没有达到LZ的要求而已,所以,我可以肯定,当“中国式民主”又或者其他的名字而命名的独特体制全面成熟时,必是那个LZ想要的领袖出现之时。


并不是想预言什么,只是在下的一点浅见,请赐教。


这样的说法肯定是够完美的了。至于中国这种体制用什么来命名,我看名字并不是问题的本质,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像鄙人所用的ID“玄海拾贝”一样,其仅仅是个符号,并不能表示鄙人的价值观念与思维素质,假如鄙人的ID也像“zhangyong_happy”这个ID那样被“force20122”盗取了密码,并修改了原来密码,那么此“zhangyong _happy”已经非彼“zhangyong_happy”了,因此,中国也没有必要为这个体制的名字而耿耿于怀,总之不愧于这个文明的时代,不愧于引领世界精神文明建设的实质就是当今世界的精神领袖。

相信没有人怀疑领袖与制度或者体制的关系,尽管这个制度或者体制出自许多人之智慧。鄙人知道汉高祖行兵布阵不如韩信,安邦定国之谋不如张良,筹划粮草不如萧何,可是其能用三人之力成就大业(这只是一个例子,并非鄙人将汉高祖刘邦视为领袖)。纵观世界各个时期的领袖人物,哪个不是集众人之智慧?老毛的精兵简政并非老毛个人的思维,北上抗日也属于无奈之举,国共的统一战线也并非老毛一人一党的杰作,可是老毛却能将这一切化为自己的克敌制胜的法宝精髓,这说明了领袖的作用并不是神仙之能,而是能发现并利用真理,能凝聚众心,为国家的利益最大化作出最大贡献的领军人物。

相信没有人怀疑领袖与制度或者体制的关系,尽管这个制度或者体制出自许多人之智慧。

错!又在诡辩!没有人怀疑领袖与制度或者体制的关系吗?除了你不怀疑!

是领袖产生了制度和体制,还是制度和体制产生啦领袖,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

还有这就是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之争一样,誰能争过誰?

到你这就变成了相信没有人怀疑领袖与制度或者体制的关系啦!

难到你只知道唯心主义吗?看来你还是要多学习一下啦!


一个称职的领袖,必定具有透视世间事物的远见,具有寻找真谛的能力,一个有远见的领导,不会因为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妄动,

不会因为嗡嗡作响的大多数人的声音而妄顾国家的远期利益而做随大流的糊涂虫。

这是你对领袖的定义!可是你说的领袖也不符合嘛。

最后要说,一个人的语言要一致,不能一会一个样!对不?


有矛盾吗?如果这个领袖不能透视世间事物,他怎么会采用这些真谛?精兵简政是“随大流”的见解么?属于“嗡嗡作响”的大多数人的声音么?你知道这个主张是谁提出的么?发现真理,承认真理,乃至运用真理,这不是一个领袖人物应该具备的起码素质?你应该这么反问鄙人,“是华盛顿创造了‘民主’制度还是‘民主’制度创造了华盛顿?是‘民主’制度创造了奥巴马还是奥巴马创造了‘民主’制度?”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