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论美国如何难以走出死胡同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再论美国如何难以走出死胡同



――答美国友人“亚瑟之王”






从“亚瑟之王”在回复“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的最大利益”(http://bbs.tiexue.net/post_5719167_1.html)中尊称鄙人为“老师”的称谓中可以看出,这位美国朋友确实对鄙人的身份与行为宗旨已经了如指掌了。也因为其知道鄙人并非中国大陆的什么达官贵人,因此也就没有了像某些“民主”人士如此的恶毒的攻击,因为他清楚地了解了鄙人的出发点――探讨事物真谛的态度,而非某一政制的庇护。既然美国的朋友如此的认真与鄙人共同探讨世界的真谛,鄙人也就没有理由隐瞒诸多的忌讳,可以开诚布公地提出个人的看法,以供美国智囊精英在未来的治国大略中能吸取中华文明的精髓,为美国民众的利益最大化争取较为理想的效果吧!

鄙人在论述“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的最大利益?”中,确实没有一针见血地直接提出什么样的民主才可以使得民众的利益最大化,可是整篇文章的说理并没有离开过这个民众利益的最大化的主题,其中最为突出的论题是“总统”与“领袖”人物素质与民众利益最大化的逻辑关系。也可以说,什么样的领袖人物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效益,而什么样的体制也就会产生什么样的领袖。从体制、领袖到社会效果的相互影响的三角关系来看,这三者已经构成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金字塔,而非以某一概念作为半径的圆圈。从美国现行的状态来分析,美国的民主社会就是这个难以改变的金字塔。鄙人提出的主张与美国的现行制度有原则性的区别,鄙人认为领袖人物的素质应该作为选择人选的半径。如果用这一标准来选择一个社会的领袖,那么这个社会就会以这个半径来造就未来社会的广度,那么这个社会就会是一个以这个领袖为圆心,以这个领袖的素质为半径的方圆。因此,鄙人认为,领袖人物的素质决定着社会发展的方向与面貌。由于中国领袖人物的产生也难以突破时空的限制,因此,中国的领袖人物也并非万能的完美无暇的圣人,同样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失误,这是历史条件的制约。随着时间的推移与领袖人物视野的不断开拓,中国社会的活动半径会不断的扩展,直至在某方面与美国的某些领域的认知相重合,这也是世界走向彼此了解,共同进步的趋向。美国精英的视野也同样不断的扩展,因此才出现国家宏观调控“金融危机”的举措。尽管美国部分民众对政府“金融危机”的处理手段持反对的态度,然而美国政府并不因为部分民众的反对而放弃可以让美国民众利益最大化的拯救行动。此同可说明政府的作用与领袖人物的预见功能,因为广大的民众没有这种宏观的视野与思维。如果把是否拯救美国金融行业像进行总统选举那样进行全民投票,如果美国50%以上的民众投了反对票,那么相信也就没有了今天美国经济的逐步复苏了。这也说明了政府精英的作用。

与其说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人民利益的最大化,倒不如说什么的制度或者什么样的领袖人物才能使得人民的利益最大化。中华的领袖人物的视野的不断扩展,也就造就了中华制度的不断升华,各种政策的不断提炼和完善。这也是您老笔下所说的什么“修正主义”。马克思诞生的年代同样制约了其视野,何况其并非一个国家的领袖,不可能为某个国家制定出行之有效的具体方针政策,其仅仅通过自己的观察和推理来描绘未来世界的走向。鄙人也是在探究着世界的真谛,并非有能力制定美国或者中国务必走什么道路,用什么模式来选择自己的领导人。因此,你对鄙人的否定或者借鉴都不能认为是鄙人的忠实门徒或者背叛,如果你有能力将鄙人的理念加以完善,鄙人何会认为您老是个“修正主义”?不过你对“阿三”的评价已经否定了你对所谓的修正主义的理解。

至于“法治”或者“人治”的论题,恐怕你就陷入了一个僵化了的思维了。何为“人治”?何为“法治”?相信你是把一些为非作歹分子的行为误认为“人治”了。中国有中国的法律,美国有美国的法律,中国与美国一样同样存在违法乱纪的现象,我们不能将这些非主流的东西看作了主流的意识,更不可将违法乱纪作为一个国家治国的本来面目。你跟你的政府绝大多数人一样,你的说辞里面充满了敌对的成分,你并没有冷静的分析,更没有全面的归纳正在开放崛起的中国的内涵,而是心急火燎地指责中国没有依照美国人的模式进行治国。这是美国人思维的失误,也是美国人行事风格的失败。就算是你家里人,恐怕你也没有办法将家庭成员都打造得像整过容的南韩美女一样吧?就算你用重金将家人统统都按照一个模子来处理容貌的方面,难道你有能力将家人的内心世界打造得如你这样“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显然,你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必要。因此,鄙人可以说,美国人也像上面假设的你一样,患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成天怨天尤人,如果这种病态心理得不到改善,恐怕美国永远都难以适应美国根本没有能力改变的这个世界。你将中国说成“人治”的国家,你的根据是什么?难道中国没有宪法?没有法律可循?或许中国的法律没有美国的法律那么多,因为中国是从一个半殖民地的国家走过来,过去半殖民地国家的法律已经不适应了中国的国情,因此诸多的法律条文必须修改。你知道新中国仅仅诞生了六十年,而美国已经建国两百年,你怎么能将美国在法律方面的建树标准来度量中国的法律建设?何况法律是人制定的,后来的法律条文也就是当时制定这些条文的人的主观意愿,你说的“法治”倒不如说叫做“人治”更加妥帖。因此,如果从更高的角度来审视,遵守法律也就是认同那些制定法律条文的先驱们的主观意愿,也就是说,是当时的这些法律先驱们在治理着我们当下的这个社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