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也有自己的富士康(作者 苏珊·亚当斯)

过去6周,苹果公司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它被要求改善其中国供货工厂中工人的严酷工作环境,特别是富士康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商的工厂环境。富士康也为惠普、戴尔、任天堂和其他公司生产设备。我认为这种审查是有益的,我希望苹果公司能为行业做出表率。但不要忘了,就在美国国内,低薪工厂的工人们也在艰苦的条件下辛苦工作。

过去,媒体对家禽处理厂、垃圾处理厂和其他工厂那些劳累的低收入工作有一些很棒的报道。现在,最新一期《琼斯》月刊的封面文章是关于一个雇用越来越多美国工人的行业亚马逊公司、百思买公司等网络零售商以及苹果和戴尔等电脑企业的仓储分拣中心。

在《琼斯》月刊的这篇报道里,记者马克·麦克莱兰在其中一个仓储分拣中心找了一份工作。她并没有说明自己是记者,但是她提供了真名和真实的工作简历。

文章读起来发人深省。麦克莱兰每天被要求工作10到12个小时,在寒冷简陋的仓库里进行重复性劳动,不允许谈话,一直受到快速干活以配齐订单的压力。麦克莱兰“每小时获得11美元左右的报酬”,工作超过8小时还能获得加班费,但是她形容说,这份工作让人头脑麻木、疲惫不堪并且消耗人的活力。

该仓库实行无弹性的钢铁式管理。第一周培训时,哪怕迟到一分钟的工人都会被开除。一个新员工因为妻子生孩子请了一天假,公司开除了他,要求他重新申请,从头开始培训。工人要对自己在仓库的安全负责,地面有些地方是不平的,可能导致工人绊倒并扭伤脚踝;传送带会卷住头发和手指。监工敦促麦克莱兰既要小心,又要行动得尽可能快。她的工作是“采集者”,从架子上拿东西并把它们放到传送带上。

麦克莱兰在她10个半小时的轮班工作时间里,有两次15分钟的休息时间,还有29分钟59 秒的午饭时间。监工提醒工人们, “午餐不是30分钟零1秒”。

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在劳累、重复性及机械枯燥的岗位上工作的美国人的薪水比麦克莱兰的每小时11美元少得多,因为联邦最低工资标准是7.25美元/小时。

麦克莱兰的报道提醒我们,很多美国工人的工作是非常繁重的,而收入又低到仅能糊口。这些工作本身如噩梦一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