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前有个富二代,把老爸的遗产挥霍得一干二净,临近年关,没钱过年。没办法,写了副对联自嘲:“行节俭事,过淡泊年。”村里的老学究看了,感慨不已,在对联前面各加一定,成了:“早行节俭事,免过淡泊年”

这是一个中国人的老故事,可以看到中国人过日子的习惯,对那种挥霍无度,寅吃卯粮的公子哥作派一惯嗤之以鼻。

我们也可以经常看到一个西方人的老故事。修士教导衣衫褴褛闲着晒太阳的渔夫:你应该勤劳点,多打鱼,多赚钱,做生意,发大财,然后就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渔夫不以为然:你看我现在在干什么?

洋人的这个老故事流传甚广,而且影响深远。于是有了当今西方国家的高福利,老百姓不爱上班,反正福利就都够吃够用了,那么辛苦上什么班;员工们薪水没发先用光,透支卡一张又一张。这种懒汉的生活方式曾经令国人非常向往,争当月光族,在一些并不发达的非洲国家、亚洲国家也很有市场。

洋鬼子们的报应到了。一百年前,他们的祖辈们仗着长枪大炮、科技先进,在全世界到处抢钱抢粮抢石油,成就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发达国家。可惜他们的后代们不成器,建设国家没有本事,发钱搞福利却大手大脚。政客们为了拉选票,拼命许诺加福利,不管国库里有多少钱,也不管一年财政能收多少钱,反正大家习惯了赤字财政。反正选来的总理总统当完一届、顶天两届,屁股一拍走人。

现在好了,从希腊开始,欧洲国家纷纷赤字到头了,一层一层的债务终于要压这帮懒汉了。但是多年的高福利已经让懒汉们习惯了,让他们每周多工作几小时,谈何容易?让他们的福利减少一点,怎么可以?于是这些只关心自己生活的极端个人主义分子们,放弃了那种道貌岸然的面具,上街闹“占领”,甚至打砸抢烧,暴露出他们老一辈遗传下来的劫匪真面目。

曾经我们还非常欣赏他们的这种懒汉生活方式,美国人崇尚个人奋斗的个人主义也令我们向往,曾经我们还嘲笑自己的集体主义。中国古话说:大河里没水小河里干。没有国富,哪来民强?

现在洋人们的宏大计划渐渐都没有了,科技也不牛了,国库里没钱了,卫星也发不上去了,航天飞机也全部打烊了,空间计划也全是爷爷辈留下来的--。不仅如此,薪水发不出来了,福利要缩水了,政府也要关门了。偏偏他们还有很多爷爷辈的坏毛病:到处干涉别人,指责别人,而且在教训别人的时候,会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什么鬼样子。

中国人要做的认真做自己的事情,把自己发展好,发展军事,发展科技。因为我们富强了,西方这些劫匪后代们一眼红,就会起坏心思,琢磨着再来一次“N国联军”,签一个《辛丑条约》,把他们的债务赖光,把我们的国库抢光。

再用一句中国的老话: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洋鬼子们死光最好。不过领导们还是不能跟我等屁民一样赤裸裸地说让他们死光最好,他们还是要摆出一副很怜悯的样子,装着要去救救这帮龟孙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