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山南某边防连:军区司令员曾在这条道上殉职




西藏山南某边防连:军区司令员曾在这条道上殉职

西藏山南某边防连:军区司令员曾在这条道上殉职

翻越雪山(人民日报 晏良摄)


这是一条全长160余公里,却需六天五夜才能走完的生死路。穿越10余条冰河、8座终年不化的雪山,海拔落差2500多米,随处是刀锋山、老虎嘴,毒虫、猛兽出没,泥石流、雪崩频发。面对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西藏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二连一茬茬官兵笑傲生死赴雪线、无惧无畏巡边关,用行动作出了豪迈的回答


战士血洒疆场,将军长眠雪域,时空的接力在此汇成壮烈的交响——


“我来保卫祖国,我来保卫家”


“请将军放心,我们一定守好边关、固好国防……”2月20日,西藏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二连刚下连的新兵列队将军崖旁,连长余刚举起右拳,带领官兵庄严宣誓。


1984年1月15日,时任西藏军区司令员张贵荣到边防视察时,揪着马尾倒在二连巡逻道上。


将军已远行,生者更奋进。如今,将军崖既是连队的象征,也是祖国主权的警示牌,更是二连对官兵进行爱国奉献教育、主权意识教育的基地。为将军扫墓、聆听将军故事、在将军崖宣誓,已经成为二连官兵思想政治教育的必修课。


一处心灵的圣地,深深感染着连队一代又一代官兵,战士刘佳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在先辈战斗过的地方,我们只有更加努力戍边卫国,才能对得起先烈……”近几年,每逢新兵下连、老兵退伍、重大节日,或军事比武、誓师出征,连队都要来将军崖旁宣誓立志。战士们说:“这是激励我们不断前行的指针,每当此时,精神和灵魂就像接受了洗礼!”


参观古战场,也是连队进行主权意识教育的一部分。自元明以来,西藏边陲长期有边无防,100多年前,外国侵略者就是由此进入西藏,尘封的古堡无言地述说着那段屈辱的历史。


无声的动员震撼心灵,让祖国在战士心中扎下了根,连队官兵主动叫响“我来保卫祖国,我来保卫家”的铮铮誓言。走一趟巡逻道,也就此成为连队官兵竞相攀比的主要内容。


走上巡逻路,也走进了先辈的英勇历史。巡逻线要经过一片上世纪60年代的战场。50年前,一群单衣单裤的中国军人,趁着一场大雪正浓的战机,带着两斤炒面,翻过喜马拉雅山,一举将入侵的敌人消灭,收复了这片国土。


血染的战场与壮烈的将军崖被曲折的巡逻道蜿蜒连接,汇成历史的交响,时刻鞭策着列阵边关的二连官兵,戍边守防,不辱使命。

每次组织巡逻前确定队员名单,总让连队干部既欣慰又头痛。欣慰的是,官兵们对生死的无所畏惧,争着抢着上;头痛的是,每次都为确定哪些人不去而纠结。


在二连,有个一待就是10年、怎么“撵”也不走的兵,被全团公认为“巡逻王”,他叫杨祥国。当初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走进雪域军营时,后勤部队曾点名要他,入伍后第一次到将军崖扫墓,却让他彻底改变了初衷。他奇迹般地发现:将军远行的那一天,竟然是他来到这个世间的日子。


从此以后,杨祥国的心里留下一个“烙印”:我就是为边防而生的!


10年来,为这一个“烙印”,他在这条生死巡逻道上往返60趟,行程两万余公里,经历47次生死考验,留下21道伤疤。因长期负重致脊柱变形,身高比入伍时还矮了1厘米。


军分区和团里的领导关心他,数次调换岗位,他干不了几天就找到领导坚决要求调回二连,每次的理由就一条:离开了巡逻道,我找不到方向!


近10年,像杨祥国这样去而复返的官兵在二连就有40多名。他们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对巡逻道割舍不下的生死情,和对祖国主权的默默守护。


巡逻路上危机四伏,生死难料,官兵们毫不退缩——


“巡逻的每一步,都是对祖国主权的忠诚守护”


二连的巡逻道以险闻名西藏边防,就连以敏捷和勇猛闻名高原的巡逻犬都望而却步:绝壁、塌方、激流等危险路段达200多处,多数时候得沿陡峭的悬崖行进,37处需借助攀登绳、26处要架设悬梯。每走一趟,都如同闯一次“鬼门关”。


该团团长苟平德曾携带计步器计算二连巡逻道的危险地段,数据定格在9万多步,每一步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每一步都是对体能和意志极限的考验,每一步都是对祖国主权的忠诚守护。


巡逻在无人区,保障全靠自己携带。为了减少负重,连生活必需品都要尽量舍弃,盛饭用罐头盒,口香糖代替了牙膏牙刷,但连队官兵出征时背囊仍有近40公斤。负重跋涉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雪山荒原,其艰辛程度超乎人的想象,危险往往不期而至。


一次登着天梯爬刀峰山时,战士李江一脚踩空,连人带包滑向深渊。在大家的惊呼中,下滑10多米的他,幸运地被一片灌木丛挡住。待他伸头一看,顿时毛骨悚然——灌木丛下便是万丈深渊,渊底的河流细如银线。


2002年一次巡逻夜宿深山,大家裹紧衣服挤在简易帐篷里过夜。睡下没多久,哨兵就急忙将大家叫醒,说附近发现狗熊。大家一下睡意全无,立马进入临战状态。很快,狗熊呼哧呼哧地向官兵逼近,危险慢慢来临,幸亏擅演口技的老兵学老虎叫,才将狗熊驱赶走。

巡逻的道路虽然艰险,处处危机四伏,但在二连官兵心中,“祖国”二字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是他们必须用生命去守护的国境线。


2004年8月,一场暴雨冲走巡逻道上的独木桥,滔天浊浪切断了战士们巡逻的必经之路。负责开路的班长杨祥国尝试铺设简易木桥,可木头一次次被汹涌的河水卷走。


“请示上级撤回吧。”倾盆大雨中,有人看着杨祥国来回折腾4次后,为了保证安全而无奈地说。


“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设法过河,就是爬,也要爬过去。因为巡逻路少走一步,国土就可能丢失一寸。”杨祥国斩钉截铁地说。


他看着岸边的大树来了灵感,提议用荡秋千的方法空摆过河。他将攀登绳一头拴在河边的树上,一头系于腰间,助跑、起跳、前跳、放绳、落地,有惊无险空降对岸。险境示范,好比无声的动员。党员纷纷朝前站,在急流上空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又一次在国门边展示五星红旗。


这样的情况,在二连的巡逻道上不知出现过多少次。


2009年雨后过刀背山的场景,即使在好莱坞历险大片中也不多见。


一场冰雨让平均宽度不足40厘米的山脊像抹了油。开路先锋杨祥国拉起攀登绳,把大家串在一起,硬是前推后拉走到巡逻点。一路下来,所有人的手与膝盖全部磨破,官兵们双手全是鲜血。但当大家一起描红标志物石头上的“中国”二字时,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内心深处奔涌的爱国豪情。


每次出征患难与共,生死不离,官兵们懂得——


“没有一群生死相依的战友兄弟,一趟也走不下来”


“卫国戍边的道路上,有你有我……”这首改过歌词的《有你有我》,是二连官兵每次K歌的保留曲目。因为他们深知,在险象环生的巡逻路上,每一步都凝聚着战友深情。余刚说:“160公里的生死路,没有一群生死相依的战友兄弟,一趟也走不下来。”


最惊险的一次救助,是杨祥国用攀登绳带战友张威走出险境——


那次巡逻,战士张威攀爬雪山时因墨镜摔碎得了雪盲症,眼睛一下子看不清东西。在雪山峭壁上独立行走,绝无生还的可能。


张威绝望之际,杨祥国伸出了温暖之手。他把张威的背囊分给大家,拿出一根攀登绳,把绳子两头分别拴在自己和张威的腰上。他语气轻松地说:“别担心,我给你系道保险绳。”谁都知道,这道绳子系的是什么,那是风险同当、生死与共啊!


随后,杨祥国给张威找来一根树枝,两人各握一头,一起慢慢同行。每遇到危险地段,杨祥国都要停下来,用树枝提示张威摸索前进。遇到太险峻的路,他就用手握着张威的脚,慢慢放进狭小的脚窝里,一步一步往前挪。


尽管如此小心,过一处断崖时,张威还是踩滑了一处碎石,身体“刷刷”地往崖下滑落,拽着杨祥国也急速下滑。千钧一发之际,杨祥国奋力抓住一棵小松树,两人才停止下滑,斜挂在了峭壁上。闻声赶来的战友们,赶紧七手八脚把两人拉上来。


经历生死惊魂,张威哭得稀里哗啦:班长,我不走了!你解开绳子吧,我再也不拖累你了!

杨祥国紧紧抱住他,坚定地说:兄弟,别说傻话,我不会丢下你,就像你也不会丢下我一样。最终,杨祥国牵引着张威,翻越老虎嘴,闯过鬼见愁,历经千难万险平安回到连队。


然而,并不是每次出征都能化险为夷。2005年7月16日,连队巡逻途中突遇山体滑坡,战士古怒奋力推开身旁的战友,自己却被滚滚石流吞没……


古怒的离去,让连队官兵感到,对战友最大的爱,在于提高巡逻安全。


“边防通”祝尚礼,把防区内的天气、地形和社情民情加以整理,总结出“识天气、辨方位”等200多条执勤巡逻要领,成为每年新战士的必修课。


已经上过数十趟巡逻道的杨祥国整理出《巡逻遇险50个怎么办》等经验,在连队推广“负重巡逻体能分配法”等训法。苟平德说,这些实用经验比军事教材还管用。7年来,生死巡逻路上再也没有发生重大事故。


受训练基地的启发,现在,二连采用模拟训练法,在营区周边设立类似于独木桥、刀峰山、一线天等危险地形的训练场,将陡坡冲锋、借绳攀登、负重下蹲等课目写入训练周表,通过逼真的训练让官兵预适应,100%的新兵当年就可完成各项危险巡逻任务。(许凌康 陈伟平 黄嵩)


军地分工负责的边海防防卫管理体制(链接)


我国边海防实行军地分工负责的防卫管理体制。


军队主要负责边境、沿海和海上防卫警戒,防范、制止和打击外来入侵、蚕食、挑衅以及越界破坏等活动;公安边防部队主要负责边境沿海地区和海上治安管理及口岸出入境边防检查,防范、打击边境沿海地区偷渡、贩毒、走私等违法犯罪,组织参与边境沿海地区的反恐怖和处置突发事件工作;海监、渔政、海事、检验检疫、海关等部门负责相应的维权执法和管理任务。国家设立边海防委员会,在国务院、中央军委领导下,负责协调全国边海防工作。各军区和沿边沿海省、市、县三级均设立边海防委员会,统一协调本辖区的边海防工作。


国家坚持把军警民联防联管联建作为保卫边海防、建设边海疆的有力保证。近年来,人民解放军边海防部队按照强边固防、睦邻友好、维护稳定、促进发展的要求,执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和与邻国签订的协定协议,坚持搞好战备执勤,严密防范各类入侵、蚕食和越境渗透破坏活动,及时制止违反边海防法律法规和改变国界线现状的行为,有效维护边境沿海地区和管辖海域的安全稳定。(蔡长春整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