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城市”,或为公费出国“遮羞布”

这几天,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否认“南京大屠杀”一事,成为舆论焦点,而因为河村这番话是在会见到访的“友好城市”南京市政府代表团时所说,因而引起人们对“友好城市”这个名词是否名副其实的讨论。


设立“友好城市”这种玩意儿,据说最早发生在一战结束后,战时敌对国家的城市官员在战后希望通过建立“友好城市”,以消弭两国城市间百姓的敌对情绪。二战以后,这种关系变得极为普遍,“友好城市”也由最初的“感情型”向“经济型”转变。比如南京是受日本蹂躏最为严重的城市,却也是中日两国间缔结的首对友好城市,经济交流相当密切。


南京和名古屋缔结友好城市虽然已有34个年头,但两市是否真正“友好”,却令人生疑。从此次河村言论看,名古屋其实并不把他这个“好友”的情感放在眼里,而一年前南京市某副市长在名古屋受到的同样礼遇被曝光,则证明了这两个所谓的“友好城市”中,南京完全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笔者质疑南京市的这个政府代表团:一是一年前副市长在名古屋受辱后,南京为何没有任何表示,该代表团的考察报告是怎么写出来的?二是刘志伟作为中共南京市委常委兼政法委员会书记,名古屋如何对口接待?三是这个代表团是否借去“友好城市”行公费旅游,能否公布该代表团的行程?三是作为“友好城市”,名古屋市官员是否也如此频繁来南京访问?四是“友好城市”是否真的友好过,有哪些合作项目?


在外交权集中于中央的中国,鉴于中国官员喜好出国旅游的现状,笔者一度怀疑地方政府热衷于设立“友好城市”,只是为了便于公费出国,当我看过央视《让世界了解你》那期中国威海市崔市长和美国来得蒙得的艾文市长对话时,也就坚定了这样的想法。


说实在的,崔市长的不俗表现还是赢得了我对他的尊敬。但在中美两位市长相互邀请对方访问自己所在城市的这一问题上,我们看到了中美两国官员的巨大差异:


美国艾文市长在高兴地接受了崔市长的邀请之后,遗憾地表示她没有访华的费用,并解释她虽然身为一市之长,但她的办公费用来自于纳税人,每一笔开支必须要对她的市民负责,访华的费用因属于一笔额外开支,不属于她的办公费用范围。因此,她需先要向有关企业募捐,获得企业的赞助之后,才能安排访华的行程,说得十分自然。


而崔市长在高兴地接受了美国艾文市长的访美邀请之后,没有表示任何对旅行费用的顾虑。相反,在听到艾文市长上述因费用问题而不能很快成行的言词之后,立刻表示他将支付艾文市长访华的一切费用,并在节目主持人的帮助下,逐项列明包括来回机票、住宿、吃喝等全部费用。另外,还主动表示要向艾文市长赠送衣服礼品等等,也显得十分的自然。


不难看出,如果将“友好城市”比喻成亲戚关系,那么穷亲戚去副亲戚家串门,费用由自己掏还很好理解,可富亲戚去穷亲戚家串门,费用却由穷亲戚掏,能说得过去吗?


非常遗憾的是,中国这样的“富亲戚”还非常多。据网友在QQ群里发布的消息称,中国的“友好城市”,仅日本就高达近300个。其中上海60个、北京34个、津24个、西安23个、天重庆21个、南宁18个、济南17个、武汉17个、青岛14个、新乡14个、南京13个、长沙12个、宝鸡11个、南昌11个、厦门10个……。


有这么多的“友好城市”,书记、市长们就多了出国旅游的理由。如刘志伟此次“走亲戚”,和河村的谈话仅仅20分钟,余下的时间究竟都干了什么?中国人都在谈论刘志伟当时应对不当,没有对河村的言论做出强烈的抗议,但我们更希望了解该代表团在日本的行程,看看他们的访问对南京市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究竟能产生什么促进作用?


我还是怀疑,“友好城市”,或已成为公费出国的“遮羞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