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截语2012.02.24无法估量的!

1、中组部、人社部近日印发《公务员回避规定(试行)》,规定公务员要进行任职回避、地域回避和公务回避。除血亲关系和相关公务活动的回避外,规定还明确了公务员一般不得在成长地担任市(地、盟)党委、政府正职领导成员。拟进入机关的人员和拟调整的人员,将审查把关,避免形成回避关系。可能形成回避关系的,予以调整。因婚姻、职务变化等新形成的回避关系,也将及时调整。规定特别强调,公务员必须服从回避决定。无正当理由拒不服从的,应当予以免职。并明确公务员应当主动报告应回避的情形。有需要回避的情形不及时报告或者有意隐瞒的,批评教育;影响公正执行公务,造成不良后果的,应进行处分。

(有网友这样评论:起码是进步的表现,支持!有网友那样评论:总算把矛头直接针对问题了。虽然不能治本,但终于到了这步,也算难能可贵。)




2、2月22日上午9时许,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执行局的车辆开到坦洲镇长埔街22号。房屋的户主为陈润新,一位95岁高龄的阿婆。为了收回集体土地,陈润新所在的坦洲镇新前进村枝埔经济合作社去年把她告上法庭,原告去年10月胜诉,判决去年12月生效。但因为双方补偿款没有谈拢,陈润新一直没有搬。拆迁人员与执行民警来到陈润新家,屋内却没有一个人。原来2月20日,陈润新发现家里水管漏水,想找施工队来修一修,不料在门口跌倒被送医院,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上午9时30分,执行民警进房清点财物。厨房里的几瓶煤气罐被首先抬出来。接着,众多执行法官开始对屋内的物品拍照、记录。记者进入房间发现,陈润新只使用1楼,家里除了几样电器,没有太多值钱的东西。做完登记后,卡车开始搬运屋里的物品。约1小时后,屋内的财产完全搬离。随即,挖掘机进场,2台机器连续作业,墙体立刻被挖出几个窟窿。图为拆迁现场,离拆迁房屋不远的地方,就是广珠西线高速三期坦洲段施工工地。陈润新的房屋被认定是延误广珠西线高速三期坦洲段半年之久的“拦路虎”。在拆迁过程中,陈润新的三女儿古顺侠和二女儿古秀英先后赶到现场。其中,古顺侠见到房屋被强拆,情绪非常激动,并且号啕大哭“我妈还在医院,你们不能拆”。古顺侠想往拆迁现场跑,几名法警远远将她控制住,把她带上警车。65岁的古秀英情绪相对稳定。她表示自己对政府给出的赔偿款意见不大,老母亲也不愿意一个人住在房子里,想搬回老屋,但是三妹对赔偿金额一直比较固执。执行法官想让阿英劝劝三妹,阿英突然示意胸闷,随即滑倒在地,然后被送进待命的120急救车。临近中午12点,陈润新的大女儿古顺彩也赶到了拆迁现场。她对法院执行人员表示,她已和香港的弟弟联系了,弟弟也表示“不要再闹了”,因此她提出愿意签订原定的拆迁补偿协议。最后,当着法院工作人员的面,古顺彩和坦洲镇新前进村枝埔经济合作社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使原定的“强制拆迁”成为“协议拆迁”。

(媒体:广东钉子户在强拆过程中“被妥协”。有网友这样评论:在当事人不在家的情况里偷着拆了,这跟明抢没有什么两样。有网友那样评论:有的钉子户也是,胡搅蛮缠,倚老卖老,只打自己的小算盘,只顾及自己多捞点,一点都不顾及别人。不强制还真不好使。有网友异样评论:就顾及自己了怎么的?人民自己的房子,搬与不搬是自己的权利,怎么可以为了大部分人而剥夺小部分人的权利)


3、2月20日,山东滨州市黄河十二路西首有一处油井,附近村庄不少村民用大型塑料袋自行灌装天然气,让人不禁捏一把汗。油田工作人员称,村民这么做确实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但他们劝阻了多次却不见效。20日上午,记者来到这里时,提油机正常运行,一座油罐和大型燃气炉放置在提油机两侧,周围没人值守。上午10时,一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大型塑料包来到提油机附近。该妇女熟练地拧开天然气出气阀,接到她随身携带的包裹上,塑料包迅速膨胀,很快形成了一个长约6米,直径约1米的大型气囊。大约4分钟后,气囊被充满。据了解,在滨州不止这一处油井,其他多处村庄附近的油井都存在村民自行灌气的行为。“有的村庄干脆将天然气管线自行接到村内,然后各家各户再接分线使用。曾有一次管线停电,村民不知情,家中通着天然气的炉子还照常开着,等来了电大量气体与明火接触,导致了爆炸。”胜利油田滨南采油厂工作人员介绍说。

(有网友这样评论:穷则生变啊!有网友那样评论:这是别人的错吗?人家祖辈生活的地方,你随便开采,富得流油,人家得到什么了?)



4、记者23日从公安部获悉,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发布通知,对生产、销售“地沟油”的7种情况明确了定罪量刑标准,根据通知,涉及“地沟油”犯罪的,最高可判死刑。涉“地沟油”犯罪判缓刑的,须同时宣告禁止令,禁止其在缓刑期内生产、销售食品等。三部门此次出台的通知,首次明确了“地沟油”违法行为的7种情况以及定罪量刑标准(见右表),是一部有法律效力的规范性文件。根据通知,7种情况包括利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明知是利用“地沟油”生产的“食用油”而进行销售等。涉及到生产者、销售者、为“地沟油”犯罪提供贷款或经营场所的相关单位和人员,以及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通知明确要求,在对“地沟油”犯罪定罪量刑时,要充分考虑到犯罪数额、犯罪分子主观恶性及其犯罪手段、犯罪行为的危害性、对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程度、恶劣影响等。对于具有累犯、前科、共同犯罪的主犯、集团犯罪的首要分子等情节,以及犯罪数额巨大、情节恶劣、危害严重,群众反映强烈,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犯罪分子须依法严惩,罪当判处死刑的,要坚决依法判处死刑。据公安部介绍,自去年8月份以来,公安部、国务院食安办等部门联合部署开展严厉打击“地沟油”违法犯罪,共侦破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犯罪案件135起,抓获涉案人员近800人,打掉制售“地沟油”犯罪的“黑作坊”“黑工厂”“黑市场”“黑窝点”100余个。“地沟油”犯罪的主要源头、犯罪网络和利益链条被摧毁,现实危害得到有效遏制。

(有网友这样评论:看了无数的帖子,只有这个让我不禁叫好,三部门的这个通知,对那些道德缺失,丧尽天良,为利是图的奸商无疑将起到震慑作用。另外,通知中还将为这些人提供贷款,营业执照,合同,场地以及原料的人视为共犯,也是很令人痛快的决定。这样,犯罪成本的高昂,或许能使失控的食品安全状况得到有效控制。有网友那样评论:支持,底线,必须要用强力才能防守住!有网友他样评论:一个用极刑来维持稳定,是国民的悲哀,应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让每个孩子都上得起学,老百姓都看得起病,提高国民福利水平,这样一来,把地沟油加工成“食用油”就没有市场了........)



5、据北京市一分检指控,2011年9月3日晚10点,张圣、张成志在海淀区车道沟北京无线电厂宿舍西侧菜市场院内北洼路奶站,因琐事和被害人小宇互殴过程中,张成志用拳头击打小宇的面部,张圣持空啤酒瓶击打小宇头部,致其重度颅脑损伤死亡。在庭审中,被告人张成志交代说,案发当晚,小宇和同事送奶到奶站,小宇卸货时摔坏了一箱牛奶。小宇说要赔钱,他告诉小宇,“这不是钱的问题。公司规定一个客户没收到牛奶,就要扣掉50元。”双方为此发生争执,互相殴打起来。“他(指小宇)先动的手。”张成志的儿子张圣说,他看到被害人踢了父亲一脚,拿铁棍追打父亲,还抄起酒瓶要打父亲,他急了才抄起酒瓶砸向小宇的头。父亲张成志却说,“我打了被害人,我没看见儿子动手。”办案检察官认为,被告人张圣、张成志无视国家法律,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鉴于张圣具有自首情节,可以依法从轻处罚。检察官建议对张圣判处无期徒刑,对张成志判处6年至9年的有期徒刑。

(媒体:16岁送奶工摔坏一箱牛奶被殴打致死。有网友这样评论:打翻牛奶即使不是赔钱的问题,也不至于要人家赔命啊!有网友那样评论:一个卸货时轻着点,注意点;一个说话委婉点,不拿死规定压人;双方火气都收敛点,至于死人么?!有网友他样评论:这个社会已经处处浮躁,处处冲动啦!)


6、前不久,四川绵阳市某乡政府办公室里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名年轻女孩把被子铺在办公室的过道里,吃住都在乡政府。只要一到上班时间,她就到一位叫颜如山的乡干部的办公室理论:“我不管,要么让颜飞和我结婚,要么让他赔我的青春损失费……”谁也想不到,这个泪水横流大声叫骂的年轻女孩竟然是一位80后的女大学生,而她嘴里的那位叫颜飞的负心男人正是她交往了仅仅几个月的男友。“和我上床就要负责”,这位31岁的女大学生赵茹认为,既然相爱就应该负责,就必须兑现承诺。于是,一场为“禁果”维权的事件拉开了序幕。最后,通过调解,男友家人赔偿赵茹9万元青春损失费。

(有网友这样评论:玩腻了就想一抛了之,没门!必让你名利双损.有网友那样评论:这女子厉害呀!)


7、2011年11月20日10点34分,网友“安东一怪”在淮水安澜论坛上,发表了一则名为《涟水交巡警大队——你妈叫你晚上上街查氙气大灯呢!!》的网帖。网帖内容如下:“晚上在涟水县城开车,不开近光灯,不会灯,开着氙气大灯,让人一点看不清路面情况!我真的不知道,交巡警大队的官员们,你们除了违章罚款以外,能不能做点人事呢?你妈晚上上街不开车吗?弄得现在好多摩托车也装了那氙气大灯,你妈眼瞎了吗?晚上乱停车,你都有人拍照罚款,那灯你就没人管?”2011年11月25日,该网友被涟水县公安局以“公然侮辱他人”为由,处以行政拘留9天的处罚。随后该网友因不服公安部门的处理向法院提起诉讼。23日下午两点半,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原告方卜延兵(网友“安东一怪”)是一名法律工作者,被告方是涟水县公安局。原被告双方在法庭上展开激烈辩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庭审,双方各自陈述了观点,提交了证据,由于此类案件在淮安没有先例,审判长并未当庭宣判,宣告择日判决。

(有网友这样评论:老子怎么觉得那个网友说话还可以呐,就这些话也能拘留九天?????有网友那样评论:发泄机制是民众力量运作的三大机制之一,是民众心态获取平衡的一种重要手段。有权力居然想取缔民众发泄的权利?!)


8、近日,微博热传贵州省普定县县长带队,出动千余人对当地规划区域内建筑进行强拆,导致包括妇女和老人在内的30余名村民身受重伤。有网友称,强拆现场响起枪声,部分村民中弹。2月23日下午,普定县宣传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传言全部系杜撰,现场没有民警带枪,也没有民警开枪伤人,冲突中有4名群众和2名工作人员受伤,均已送往医院治疗。普定县宣传部称,此次拆迁带队领导为副县长苏远平,现场共有相关工作人员800余人,其中拆违人数为200余人。

(有网友这样评论:一旦利益绑架了权力,政府行为对市场经济、民心、社会道德等等的杀伤力是无法估量的!)


9、22日晚上10时许,在樟木头一小区突然传出一声巨响,一男子从楼上坠楼,现场还有一名年轻女子看似男子的家属。据知情者透露,死者为东莞塘厦盛×集团公司董事长杨某某,1974年出生,为塘厦一集团公司董事长,该集团成立于2006年,旗下拥有多家业绩卓越的子公司,该集团经营范围广泛,产业涉及贸易投资、文化娱乐、酒店餐饮、电子科技、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死者生前在塘厦可谓是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据一名对杨某某熟悉的企业老板称,保守估计杨某某的身家资产过亿。据知情者称,杨某当晚和朋友喝了一些酒后,便回到东莞樟木头镇一高档小区的家中,当时,杨某的一位得力女手下也在屋内正和他聊天。就在两人交谈时,杨某突然走到房屋的阳台处,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试图坐到阳台栏杆上,谁知杨某用力过猛,结果整个人失去平衡一头从七楼的阳台上坠下,当场死亡。警方接到报案后,根据现场调查,并及时调取了小区的监控录相,经过初步调查认定杨某某为意外坠楼身亡,排除他杀可能。

(有网友这样评论:人生中痛苦的一件事,钱没花完,人没啦。有网友那样评论:有钱人的死法确实很有个性!!!有网友他样评论:得力女下手,,,啧啧啧,这个称谓还有待商榷啊,,,)




10、2月17日凌晨3时许,哈市出租车司机姜某某向110报案:在驾车经过道里区乡政街的农业银行时,有3个手持木棒、尖刀的人,将ATM机室内出来的4人往一辆长安面包车(牌照为黑ARL109)上拽,其中有一人不肯上车,当即被两个手持木棒和尖刀的人打倒在地,另一人趁机逃跑,两人被强行拽到面包车上拉走。道里公安分局接到市公安局110的指令后,立即派新华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进行处置,并命令刑侦二大队大案中队组织警力赶赴现场开展侦查。侦查员通过调取银行及沿途监控录像,很快锁定了这辆长安面包车,并查明:被害人杨富52岁,户籍地为龙江县白山东白土村49组,因不愿上车被殴打,右腿被踢断,腿部和脸部被刀扎伤和划伤,被民警送往医院救治;被害人李雪春40岁,户籍地为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头道街 353号,挣扎中趁机跑掉;被害人芦森民,52岁,户籍地为哈尔滨市道里区乡里街97号;谭学武46岁,户籍地为哈尔滨市双城市公正乡国兴村6委。二人被长安面包车拉走。警方介绍,犯罪团伙强迫无家可归人员和农民工为其劳动,每天派专人看管,如果想逃走或不干活,将遭到电警棍毒打。目前,18名被害人已获救,8名嫌犯被刑拘。

(有网友这样评论:这种想不劳而获·侵害他人的人,不严惩他们,简直天理难容。有网友那样评论:智障人士现在已经不够用了,开始直接抢正常人了,大家要当心了。有网友他样评论:以后出门得小心了,黑社会比景阳冈上的大虫还狠,如果没有武松的本领,必须30-50人结队而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