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动物伙伴,你能猜到它是谁吗?

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动物伙伴,你能猜到它是谁吗?

化石证据显示,第一种被视为马的动物是大概7500万年前在地球上游走的体积小很多的奇踝动物。它的体型相当于猎狐小犬,有真正的脚趾,但在进化过程中,马只剩下了一根脚趾,也就是蹄了。法国境内的几百幅岩洞画,证明我们对马的崇拜已经有三万年了,但考古学家认为直到公元前七世纪人类才尝试骑马。

从科学角度讲,马没有狗和猫聪明,决定因素是大脑体积的大小。马的大脑平均重量只有454克,只相当于整个身体重量的一千分之一甚至更少。尽管如此,从人类跨上马背的那一刻起,它却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影响,而当你看过新视界纪录片《我们与马》后,就会发现,即使在高度机械化的现代,马匹仍然是人类不能缺少的伙伴。


马与战争

骑马每天可以行进160公里,而步行只能走32公里,有了行走就催生了文明乃至战争。公元前四世纪,亚历山大大帝和他的父亲菲利普国王最先利用了骑兵的震慑力,他们的坐骑是高大的波斯阿卡泰卡斯,这个品种最后进化成了现代的纯种马。不过亚历山大的骑兵没有马鞍,只是在马背上盖个毛毡,马鞍和马镫直到公元前三世纪才被亚洲游牧部落发明出来。

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动物伙伴,你能猜到它是谁吗?

12世纪,成吉思汗的骑兵部队骑着最小的蒙古马全速前进时,每分钟可以射六支箭;16世纪,中世纪的骑士骑着更高大的安达卢西亚马作战,当然马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坐骑,更能起到威慑敌人的作用;西班牙的征服者把马带到了北美洲,原始美洲人骑着西班牙人留下的马,袭击美洲殖民者,直到美国骑兵开始骑马发射柯尔特左轮手枪和卡宾枪。

根据记载,骑兵最后的进攻发生在1942年的菲律宾群岛上的吕宋岛。但马作为有力武器的时代还远远没有结束,全世界的警方都意识到骑在马背上的警官有实用目的。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公园警察骑警队要执行两项重要任务:维护治安和担任外交代表。如今,美国的执法机构,仍然保留着将近100个骑兵队。


最昂贵的马匹

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动物伙伴,你能猜到它是谁吗?

每一年,饲养者、训练员和马主都要齐聚位于肯塔基州莱克星敦的坚尼兰马场,他们将挑选出一匹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三连冠得主的赛马,这样的马将会卖出几百万美元的价格。仅仅两周的时间,这里就卖出了五千多匹马,每一匹都价格不菲。它们的名字要由买家起,所以拍卖时只用它们臀部拴的号码来称呼。

赛马被称作国王运动不是没有根据的,纯种马都是最初从阿拉伯马祖先繁殖而来的,它们的精神、耐力和高素质是在沙漠中经过四千年的生存天然形成的。17世纪,阿拉伯种马和英国皇室母马交配产下了第一批用于赛马的纯种马。坚尼兰出售的许多马都是在莱克星敦地区的农场繁育的,它们在这里得到皇室般的对待:早上锻炼完,要去洗澡按摩,然后吃早餐,早餐包括专门定制的粮食和各种维生素……更多的“优厚待遇”,在新浪的历史新视界频道:http://history.sina.com.cn/播出的纪录片《我们与马》中,有详细的叙述。

在坚尼兰拍卖会上,肯塔基德比赛马比赛获胜的训练员,都在看马的身体结构,他们要找到最高效的马。身体结构就是马的骨架结构,以及每个关节联结的部分。赛马就像人类中的运动员一样,它们的身体结构必须到位,才能达到飞快驰骋的要求。最终,由两匹冠军马繁育而成127号马成为最大的赢家,它拍出了770万美元的天价。


野马驯服计划

美国的900万匹马中,有3万匹在荒原上驰骋,它们不是人工饲养的马匹,而是人们常说的野马。第一批探险者德索托人和科尔特斯人等,最初来到北美时,都带着自己本土的马。他们离开后,留下了马匹,这些马就成群结队的混交,从而形成了现在的野马。野马代表了一种文化,它生动的象征了美国西部的开拓者精神,福特汽车公司就有一个品牌的汽车以“野马”命名。

1971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律保护野马和野驴,禁止商业买卖或屠宰。但是野马和其他野生动物的数量急剧增加,导致政府土地上没有足够的草场和水源,与私人拥有的家畜分享。为了解决这一情况,美国土地管理局每年都捕捉大量野马,接着用卡车将马送到保护区或训练机构,它们在那里等待被收养。

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动物伙伴,你能猜到它是谁吗?

野马被送去好几个地方接受驯服或训练,但最大的地方是科罗拉多州的坎诺城。这是科罗拉多州立监狱体系劳教产业项目的一部分,马被分成几组,由附近四英里劳教所的犯人照料。大部分犯人在接到任务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马,他们要从喂马开始,然后学会如何修理野马的蹄子,并逐步驯服它们。

每个犯人的目标,都是可以骑一匹刚刚驯服的野马,而野马驯服计划的最终的目的是让曾经的野马被收养,天性最佳的马,还有可能成为美国边境巡逻队的巡逻马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