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中国利益拓展到哪里 解放军就跟到哪里

[提要] 当前,我军“两个不相适应”的矛盾仍很突出,作战力量仍然属于“国土防御型”“陆战型”“近战型”,既难以满足国家安全的需求,也不能适应国家战略利益的拓展,与构建适应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需要的力量体系差距还很大。新形势下,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新型作战力量就要延伸到哪里。国家利益是动态的,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也应是多要素、多维度的。

军报:中国利益拓展到哪里 解放军就跟到哪里

资料图: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武汉”在亚丁湾为中国商船护航

原文编者按:人类正在挥手告别机械化、阔步迈进信息化战争时代,这场咄咄逼人的战争形态转变运动是人类新质生产力深入发展在军事领域的必然折射,是一个新质军事力量不断涌现、并最终全面取代旧质军事力量的过程,将对整个21世纪乃至未来的人类历史产生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率先完成转变的国家和军队,将收获无与伦比的战略红利。

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当前,我军“两个不相适应”的矛盾仍很突出,作战力量仍然属于“国土防御型”“陆战型”“近战型”,既难以满足国家安全的需求,也不能适应国家战略利益的拓展,与构建适应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需要的力量体系差距还很大。解决这些困难,需要我们登高望远、凝聚智慧,把握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期,冷静抉择、大胆迈进,尤其是要叩准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这个发力点,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实现战略突破与整体跃升。

新型作战力量反映军事斗争需求,展现军事技术和作战方式的发展趋势,是国家战略能力的前瞻力量,也是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新的增长点、制高点。新形势下积极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是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客观要求,也是大力提升国家战略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途径。在世界处于和平与发展时代、社会正经历着空前广泛的变革的时期,积极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是掌握未来军事斗争主动权的时代引擎。

军报:中国利益拓展到哪里 解放军就跟到哪里

资料图:中国海军护航编队“徐州”舰千里驰援、全力以赴为撤离我在利比亚同胞船舶护航

国家利益:催生新型作战力量发展的强力引擎

新型作战力量是维护国家利益的坚强盾牌。新形势下国家利益拓展,必然要积极发展和大力提升新型作战力量。争取太空优势,维护海洋权益,开发极地资源,都要有新型作战力量作支撑。加强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的实质,是国家军事能力向更广、更高、更远、更精的领域发展。积极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能够有效形成国家战略威慑力,多层面维护国家利益。新型作战力量发展取决于维护国家利益的需求拉动。信息化条件下,军事力量要从陆海空三维空间,向陆海空天电多维空间发展;从空域向太空发展;从近程防御向远程防卫发展;从打击面状目标、突破单维防线,向实施精确打击、实现体系破击发展。

维护国家利益拓展必须突破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传统模式。国家利益是多元的,维护国家利益的军事力量也应是多层次的。新形势下,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新型作战力量就要延伸到哪里。国家利益是动态的,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也应是多要素、多维度的。当今时代,人类面临着资源枯竭、环境恶化、人口激增等三大全球性问题。发展空间技术,向太空拓展是解决这三大难题的重要途径,空间将进一步成为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重心。专家预言,2025年前后,人类之间的大部分战争可能不是攻占领土和领海,甚至主要不是发生在地球表面,而将发生在太空。谁能控制太空,控制信息,谁就能掌握战略主动。积极发展战略预警、军事航天力量,才能有效维护国家利益

军报:中国利益拓展到哪里 解放军就跟到哪里

资料图: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气垫艇首次伴随护航

前瞻思维:把握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时代趋势

拓展宏观视野,把发展新型作战力量纳入国家发展战略。发展新型作战力量要依托国家科技发展的综合性优势,健全运用国家科技创新成果提升综合军事实力的体制,优化军民融合加快信息化建设的机制。现代科技进步为作战力量生成更新插上了时代的翅膀,作战力量的建设发展,无论是精度、高度、强度,还是空域、海域、信息域、心理域,只要能够想到看到谋划到,都是能够做到的。以斯坦福大学为中心形成的“硅谷”,不但极大地促进了美国的经济发展,也使美军的武器装备信息化发展大大领先于其他国家。

强化战略意识,在更新作战理念中把握发展机遇。新型作战力量是新生事物在军事领域的表现,其生成发展有端倪可察,有规律可循。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必须更新军队建设观念,确立发展新理念。没有作战力量建设观念上的突破,先进技术就难以转换为新型作战能力,信息化装备也难以形成体系作战能力。如研制大型飞机的机遇是历史性的,没有深刻的战略思维和前瞻眼光,就看不到战略投送力量建设发展的历史机遇。

强化前瞻性研究,自觉站上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制高点。作战力量的“新型”是与时俱进的,社会进步,科技发展,军队转型,必然开拓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新领域。前瞻思考,前期研究,前沿部署,才能争取和掌握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主动权。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加强海军、空军建设,上世纪60年代,组建第二炮兵,这都极大地改善了人民军队的作战力量结构。信息化条件下发展新型作战力量,要敢于打破常规思维,科学预见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新结构、新路径、新能力。20世纪80年代,美军开始研究科曼奇直升机,历时21年、耗资80多亿美元,却在2004年4月果断停止这一新型直升机的研发,因为作战理念更新了,装备结构优化了,如果科曼奇不下马,新年度即使投入350亿美元,也难以适应信息化战争需要。

军报:中国利益拓展到哪里 解放军就跟到哪里

资料图:中国海军第八批护航编队反海盗演练

资源调控:明晰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的战略重点

盘活信息资源。在国防和军队建设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型的当今时代,战斗力生成主要表现为信息作战能力的增长,集中体现在体系作战能力的提高。信息攻防能力建立在对信息资源综合调控的基础上。冷战结束以来发生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太空有卫星,空中有预警机,地面海上有多种侦察平台,在某种程度上是信息主导了局部战争的发展。盘活信息资源,提高信息技术含量,是催生新型作战力量的强劲动力。

集中物质资源。科学确定国防资源的投向投量,使有限的资源在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的重点领域发挥最佳效益。没有重点就没有战略。新型力量建设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哪些领域需要相互协调、齐步共进,哪些力量需要增加投入、重点发展,哪些项目需要独树一帜、优先推进,都要有清晰的系统规划,分清主次,坚持有所先为,有所大为。像战略投送、远海防卫力量的建设发展,涉及众多领域,在特定时段优先发展关键项目,能以重点建设带动整体跃升。

激活人才资源。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也是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比武的战场。对于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的领军人才,要简化引进程序。改变特招一名人才反复考核、层层审批、长期试用的模式,不使高素质人才因程序而流失。对于顶尖人才,要沟通合作渠道。有些人才可以采用特殊方式为新型作战建设发展服务。不求人才为我所有,只求人才为我所用。鼓励人才在最关键的领域,用好最大的本事。对于杰出人才,要架起“引智”的桥梁,对特招与新型作战力量联系紧密的专业人才,特别是军队没有培养来源、或培养能力不足的专长人才,要解开受编制员额和技术职务限制的束缚,为人尽其才、才尽其用提供政策支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