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发达国家内的矛盾、发展中国家内的矛盾、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矛盾、发达国家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的发展和激化,都深深的根植于——经济全球化对全球经济协调的要求越来越强,而各国实际上的经济活动却越来越不协调——这一基础性矛盾之上。 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的“全球经济发展要求”与“各国经济活动”之间的矛盾,实质上也就是经济全球化与政治多极化的矛盾。因为各国在经济活动中的越来越不协调,正是政治多极化的主要表现之一。而这中不协调正在加剧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 经济全球化,要求作为全球生产要素的各国各地区之间有越来越密切的配合和协作。因而,也要求各国在处理相互间经济关系的时候,更多地考虑全球经济发展的大局,而不是以一国的“私利”破坏全球经济发展的“公利”。但这只是很傻很天真的梦,民族主义依然根治于现今任何一个国家心中,美帝对世界资源以及自己霸权孜孜不倦的维持,以及日印东南亚一些国家对我国领土的霸占和侵略依然存在。其如此,而这种私利已经越来越存阻碍全球经济健康的发展了,以资本主义为主体的国际社会对自身缺陷的调节越来越弱,而这正是推动下一次世界大战的根源。


所以——经济全球化,要求具有全球协调职能的“政府组织”保证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秦始皇划世纪的大一统的根本内因也是由于七国的经济联系日益加强迫使必须出现一个经济全球化,要求具有一个统一的强大的帝国作为保证。而现代的经济全球化已经遇到一个突不上去的瓶颈了,这个瓶颈就是缺乏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从90年代开始直到这次金融危机已经显现出全球化与世界缺乏统一与协调性的矛盾越来越重,所以在这个表面风平浪静的世界下面已经储藏了巨大的火药桶,迟早会爆发,近期的伊核问题以及世界以及层出不穷的世界经济问题已经越里越显示出这种迹象了。“一体化”职能的上层建筑与之相适应。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全球的政治统一。 所以——当前经济全球化时代诸矛盾发展的结果,必然使多个民族国家分裂割据的世界归于一统。而看看历次的古今中外统一战争都是以巨大的流血作为代价的,没人喜欢战争,但战争会依然伴随人类直到国家的消亡为止。





广泛发生于发达国家内和发展中国家内的革命风暴,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战争,以及发达国家之间的战争,最终都只有一个归宿,那就是:世界统一。 由于发达国家大都以比较完备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体系,作为调节社会阶级矛盾的工具,从而保证其社会阶级关系的相对和谐。但是,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备,主要依靠于政府对企业的重税。也就是主要依靠于资本阶级向政府交纳的高额税金,亦即依靠于资本阶级对劳动阶级的阶级让步。但随着全球化的深入,资本家把工厂转移到价格和原料的发展中国家去,会渐渐使这种妥协失灵,同时由于贸易的不平等,也会加剧与发展中国家的矛盾和刺激其国内的革命因子。 所以在不远的未来,发达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必然爆发、发展中国家也会爆发各种形式的革命。而资产阶级的临死挣扎必然导致世界大战的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必然爆发、世界必然统一。这是历史的必然,这是科学的真理。任谁也无力阻挡。


而我们中华民族似乎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还在期待世界永远和谐下去,我们无意想成为这个统一的领导者,但必须要再下次的世界大战中不能再次任人欺辱,1,对美帝的国债必须不断减持,就算牺牲一些眼前的或者短期的经济利益,因为美元的霸权正是世界不公正运转的基础,下次世界大战的美元必然崩溃,2,对挑衅国家务必采取灵活但具有强力的制裁,包括使用军事手段,既能提国家的威慑力又能锻炼军队,重拾军队的血性,不要沉迷于和平兵。3,必须抛弃不结盟的政策,在目前这个多极世界里,无论有多强大的实力,如果没有同盟框架的支撑也无法施展身手。新的世界大战已经不远,并且比前两次都更具有破坏性,期待中国能在这一次以较小的代价,无论是伤亡还是政治地位安全渡过,能主导世界统一的进程最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