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神奇预言家袁天罡和李淳风其人其事

相信大家都听过袁天罡和李淳风的传说,他们的预言能力惊奇的准确。为什么这样呢?我想无非就两个原因,一是可能他们确实精通星象占卜之术,能够准确地预知未来将要发生的事;第二个的可能性更大,那就是他们是从未来2000多年后穿越到唐朝的(因为他们的推背图只预言了两千多年后的事)。

老年人们说,大概在唐朝时候,武当山有个李员外。他家很有钱,住的前厅后楼,使唤的伙计丫环,吃不愁,喝不愁,穿的戴的用的都不愁。李员外一生喜欢看画。厅堂的,客房的,内室卧室的,都挂着画。那时候,武当山有个很出名的画师,李员外每年都请这画师到府上,要画师用心用意给他画画。


李员外府上请一个十几岁的茶童,名叫袁小。画师一到府上,就由袁小侍候。这袁小又聪明,又灵便,又会说,又惹人爱。他侍候画师周到细心,端茶,递水,盛饭,斟酒,铺床,叠被,打扇子,抹桌子,捶背搓腿,从头顶侍候到脚根,侍候得画师哈哈大笑。这样,一年一年,一来二去,画师非常喜欢袁小,喜欢得跟亲生儿子一样。这一年,画师又来给李员外画画。临走时,他对袁小说:“袁小呀,我年纪大了,画不了画了。我这一去,不会再来画画了。你侍候了我多年,我没啥东西谢你,只能送你这个。你带回房去,背过人眼,才能打开。”


袁小接过东西,一摸,象是一个纸卷儿。他送画师走了,晚上回到伙计房里,才将纸卷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幅画。画上画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因为袁小是茶童,李员外照顾他,给了他一个单独的小屋子住,没人打扰他。袁小尊重画师,就将这张画挂在了墙上。夜里,袁小睡醒了,只听墙上画纸“哗啦啦 ”响了一阵,画上那个姑娘轻轻走下地来,来到床前,说:“袁小,我是天上的仙,我和你有缘份,专门下凡来侍候你。”说着,她脱衣上床,和袁小睡在了一起。


袁小和仙女成亲了。这事,根本不敢叫李员外知道。过了几天,袁小在员外府外面找到一间烂草棚,和仙女在烂草棚里成了家。一年过后,仙女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天罡。有一天,李员外家晚上来了贵客,他亲自到烂草棚来喊袁小。一进屋,看见了仙女。他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女子,他决心要叫这个女子搞到自己身边。


第二天,李员外找到袁小,说:“袁小呀,你在我家,我待你不错。我今天要和你打个商量,叫你那媳妇给我当个小婆。我多给你些钱。我再拿钱去娶个媳妇,再买些田地,盖些房子,就算有些家业了,这也不算亏待你。”


袁小作为一个伙计,咋法也不敢和李员外对抗,他只好叫仙女让给了李员外。袁小得了钱,不当茶童了,他用钱置了点小家业,拉抓住儿子袁天罡过日子。他为了对得起仙女,对天赌咒,不再接女人。为这,他又算成了一个单身汉。


仙女到了李员外家,又过了一年,她又生了一个儿子,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李淳风。李淳风出生不久,天上敲响了天鼓,仙女上天了。打这以后,袁天罡和李淳风都没有妈了。袁天罡上学了。学生娃们都瞧不起茶童的儿子,天天打他,天天骂他:“你这个没妈的娃子,打死你!”袁天罡天天从学堂哭回家,问袁小:“爹,我的妈呢?我为啥子没有妈?”袁小怕别人笑话自己的媳妇跟了员外,根本不敢提这个事。每回看着儿挨打哭着回来,心里很难受,却不敢叫实情说给儿子。这天,袁天罡在学里又挨打,又哭着往回走。路上,他遇着个白胡老头。这白胡老头是太白金星变的。老头问袁天罡:“学生娃,你哭啥呀?”袁天罡说:“我没有妈,天天受别人欺侮。”老头说:“你咋没有妈呢?你有妈。”袁天罡一下子拉住了白胡老头,给他跪下,说:“爷爷,请你给我说,我妈在哪里?”老头说:“明天中午,你到隔山水塘边,藏在芭茅林里。你看水塘里有七个姑娘在洗澡,等她们洗罢澡,要走时,最后那个穿红衣裳的女子,就是你妈。”第二天,袁天罡照着白胡老头的话做了。他待七个姑娘上岸要走时,一下子拉住了那个穿红衣裳的女子,喊:“妈妈!妈妈!”


红衣女子过细一看,是自己的大儿子,就说:“儿呀,我给你一本书,你好好读。一辈子不会受穷。”袁天罡刚接过书,红衣女子就不见了。红衣女子给袁天罡的书,是一本天书。按书中的文字推算,能知道许多还没发生的事。人们给它起了书名,叫《天罡时》。那时候,朝廷的正宫娘娘掉了金钗,找了好些天数,总找不着。就派大臣来问袁天罡。袁天罡说了一首诗:皇宫内外寻金钗,御花园里也没得。要想头上金钗现,又沾豆子又沾麦。正宫娘娘和文武大臣们一起解诗。宰相想了一天,说:“又沾豆子又沾麦,是不是酱豆呢?”正宫娘娘一想,是呀,酱豆是豆子和麦子做的。又一想,是的,前些天数,她到酱园去过一趟,还看了看酱豆的好坏。


正宫娘娘又来到酱园。伸手拿起勺子,在酱豆盆里一搅,搅出了金钗。原来,她的金钗是真正掉在了酱豆盆里。这一下,袁天罡出名了。他一下子成唐朝的“神算子”。因为袁天罡和李淳风是一个妈生的,所以,李淳风也读了这本书。弟兄两个都有未来先知的本领。


唐贞观六年,天下太平。 有一日,天明日丽。太宗召见李淳风,问道:'朕的天下,现 在算是稳定了。卿深明易道,不知卿可否算一算,是什么人开 始沦丧我的国家?还有,我朝之后,登极者是何人?相传多少 代?卿为朕历历言来。


李淳风答道:"欲知将来,当观以往:得贤者治,失贤者丧。 这是万世不易之道也。" 太宗说:"朕所问的不是这个。朕想让卿用术数之学,推算 我朝得享几许年?何人乱我国家?何人亡我国家?何人得我 国家以及代代相传。朕想预知这些呀" 淳风十分为难,说:"此乃天机,臣不敢泄漏。" 太宗说:"言出卿口,入朕之耳,只有卿与联知道,他人一 概不知。卿一定要为联说一说淳风再次推辞道:"臣不敢泄漏 。 太宗转念一想,便劝道:"卿既不言也不勉强,随朕入禁 宫来吧”于是,淳风随太宗登上高楼。太宗拉首淳风的手,说:“这里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卿可以为朕说一说了吧”淳风无奈,于是向太宗一一道来。 淳风说的尽是藏头诗,太宗听了,似懂非懂,尽管如此,太宗还是深信不疑。又有一日,太宗出游。同行者有李淳风和另外一位占卜术士袁天罡,他们无意之中来到了河边。因见赤毛马与黑毛马在河中,太宗欲比较两个人的占卜术以助旅途之余兴,就吩咐道:“现在河中有两匹马,卜—卜看是哪一匹先下水。”袁天罡平时经常用周易占卜,立即起卦,卜得。离封”。离为火.火为赤色.由此,袁天罡认为:赤马先入河。另一方,李淳风表示异议。何以见得?因火末燃前先冒烟,烟为黑色,所以,李淳风认为:黑马先入河。 那么,究竟谁是谁非太宗极感兴趣,就传养马的农夫前来询问,结果如李淳风所卜,黑马先下河。败北的袁天罡毫不迟疑地言道,“李兄,你的占卜的确完全捕捉了天地万物的实面。妙哉”“袁兄,请别如此说!只因为有你诚心立筮得卦,我才得以进一步突破核心。报以。不是我的占卦胜.只能算是锦上添花罢了。大家见两人相互谦让让.顿觉旅途疲惫遂消而龙心大悦。占卜与天象的观测总是相辅相承的。 不久以后,李淳风和袁天罡都官拜司天监(天文台长官)。除了为大唐撰定历法、颁布历书外,他们还要为了进行星术而做天体、气象的观测。司马迁在《史记·天官书第五》里,记载着根据北极星(紫微星)在太空中不动的特点而将它比做天子所住的宫殿。它以紫微星为天中的中央,定为中宫,其他分为东宫、南宫、西宫、北宫,在各自所属的星或星座里将实际的宫位名称表示在上面,这就把天体与地面上的政治体制相对应,更便于术士们由天体的变化来推测地面上的政治体制或天下国家的动向。 可以见得,很早以来,人们就认为:天体及气象现象的异常与国家的命运有着深厚的关系。这种异常现象一旦被观测出来,立即将之密封上奏,如误将此事泄漏与他人,即被处以重罚。如此环境下,擅长天文、地理、占星的李淳风和擅长卜的袁天罡合作,灌注心血着成一本预言书,那就是著名的东方大预言《推背图》。


《旧唐书》卷七十九:


李淳风,岐州雍人也。其先自太原徙焉。父播,隋高唐尉,以秩卑不得志,弃官而为道士。颇有文学,自号黄冠子。注《老子》,撰《方志图》,文集十卷,并行于代。淳风幼俊爽,博涉群书,尤明天文、历算、阴阳之学。贞观初,以驳傅仁均历议,多所折衷,授将仕郎,直太史局。寻又上言曰:“今灵台候仪,是魏代遗范,观其制度,疏漏实多。臣案《虞书》称,舜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则是古以混天仪考七曜之盈缩也。《周官》大司徒职,以土圭正日景,以定地中。此亦据混天仪日行黄道之明证也。暨于周末,此器乃亡。汉孝武时,洛下闳复造混天仪,事多疏阙。故贾逵、张衡各有营铸,陆绩、王蕃递加修补,或缀附经星,机应漏水,或孤张规郭,不依日行,推验七曜,并循赤道。今验冬至极南,夏至极北,而赤道当定于中,全无南北之异,以测七曜,岂得其真?黄道浑仪之阙,至今千余载矣。”太宗异其说,因令造之,至贞观七年造成。其制以铜为之,表里三重,下据准基,状如十字,末树鳌足,以张四表焉。第一仪名曰六合仪,有天经双规、浑纬规、金常规,相结于四极之内,备二十八宿、十干、十二辰,经纬三百六十五度。第二名三辰仪,圆径八尺,有璇玑规道,月游天宿矩度,七曜所行,并备于此,转于六合之内。第三名四游仪,玄枢为轴,以连结玉衡游筒而贯约规矩;又玄枢北树北辰,南距地轴,傍转于内;又玉衡在玄枢之间而南北游,仰以观天之辰宿,下以识器之晷度。时称其妙。又论前代浑仪得失之差,著书七卷。名为《法象志》以奏之。太宗称善,置其仪于凝晖阁,加授承务郎。十五年,除太常博士。寻转太史丞,预撰《晋书》及《五代史》,其《天文》、《律历》、《五行志》皆淳风所作也。又预撰《文思博要》。二十二年,迁太史令。初,太宗之世有《秘记》云:“唐三世之后,则女主武王代有天下。


”太宗尝密召淳风以访其事,淳风曰:“臣据象推算,其兆已成。然其人已生,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三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歼尽。”帝曰:“疑似者尽杀之,如何?”淳风曰:“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已是陛下眷属。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雠。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太宗然竟善其言而止。淳风每占候吉凶,合若符契,当时术者疑其别有役使,不因学习所致,然竟不能测也。显庆元年,复以修国史功封乐昌县男。先是,太史监候王思辩表称《五曹》、《孙子》十部算经理多踳驳。淳风复与国子监算学博士梁述、太学助教王真儒等受诏注《五曹》、《孙子》十部算经。书成,高宗令国学行用。龙朔二年,改授秘阁郎中。时《戊寅历法》渐差,淳风又增损刘焯《皇极历》,改撰《麟德历》奏之,术者称其精密。咸亨初,官名复旧,还为太史令。年六十九卒。所撰《典章文物志》、《乙巳占》、《秘阁录》,并《演齐人要术》等凡十余部,多传于代。子谚,孙仙宗,并为太史令。


《新唐书》将李淳风归入“方伎”,据卷二百零四载:


李淳风,岐州雍人。父播,仕隋高唐尉,弃官为道士,号黄冠子,以论譔自见。淳风幼爽秀,通群书,明步天历算。贞观初,与傅仁均争历法,议者多附淳风,故以将仁郎直太史局。制浑得仪,诋摭前世失,著《法象书》七篇上之。擢承务郎,迁太常博士,改太史丞,与诸儒修书,迁为令。太宗得秘谶,言“唐中弱,有女武代王”。以问淳风,对曰:“其兆既成,已在宫中。又四十年而王,王而夷唐子孙且尽。”帝曰:“我求而杀之,奈何?”对曰:“天之所命,不可去也,而王者果不死,徒使疑似之戳淫及无辜。且陛下所亲爱,四十年而老,老则仁,虽受终易姓,而不能绝唐。若杀之,复生壮者,多杀而逞,则陛下子孙无遗种矣!”帝采其言,止。


淳风于占候吉凶,若节契然,当世术家意有鬼神相之,非学习可致,终不能测也。以劳封昌乐县男。奉诏与算博士梁述、助教王真儒等是正《五曹》、《孙子》等书,刊定注解,立于学官。撰《麟德历》代《戊寅历》,候者推最密。自秘阁郎中复为太史令,卒。所撰《典章文物志》、《乙巳占》等书传於世。子该,孙仙宗,并擢太史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