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不为名古屋市长叫好

不能不为名古屋市长叫好


在国人面前,小日本着实不地道,也没招它惹它,它却不管有没有事,就时常拿把刀,往国人最视若至宝的颜面上捅。在钓鱼岛屿和东海那一带,已经把国人捅得灰头土脸、怒火万丈了,它竟还不消停,这回居然在名古屋与南京的两市交往中,它那个叫河村隆之的市长,又明目张胆、丧心病狂地捅了国人一刀。


都说官不打送礼的,何村隆之好歹也是个市长,怎么也得懂点这方面的礼数,人家南京刘书记大老远的来了,还给他带了一份想必价值不菲的厚礼,他不请客吃饭也罢了,可面对着满脸陪笑的贵客,怎么也得说点客气话吧。可何村隆之倒好,没说几句,就扯起了“南京大屠杀”。这可是中日两国间极为敏感、忌讳多多的“伤疤”啊,谈这个,可与会谈的友好气氛格格不入,很可能要大煞风景啊。


果不其然,没唠两句,就对“大屠杀”矢口否认起来了,这委实犯了日中邦交的大忌啊,尤其还当着受害者的子孙-南京代表团的面,这更是肆无忌惮、蹬鼻上脸的疯狂挑衅啊。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场的国人,但凡有一丝男儿血性和民族尊严的话,都会立时拍岸而起、据理痛斥,严正抗议那是轻的,重则可以把这老小子打倒在地,再踩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吗。偏偏南京来的刘书记,在这急需义愤填膺、挺身而出的节骨眼上,却是少有的温顺,一点硬气的表示都没有,依然一脸的笑容可掬,仿佛在听什么与自己八杆子扯不着的笑话似的,最后还把几千里地带来的礼物捧上。


刘书记虽然现场哑火了,可大多数国人终究还不是土人,气性总还有的。于是乎,事情一经传出,立即激起无数国人的满腔愤慨,国内的舆论,随之怒潮汹涌、巨浪滔天。一夜之间,何村隆之的大名,便名扬中华大国,可惜扬的是不折不扣的恶名、骂名。


何村隆之的大逆之言,实属对国人民族感情和大国脸面的粗暴践踏,诚可谓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倒行逆施,国人就算倾举国的炮火,把它狗小子轰得灰飞烟灭,也不为过。可若抛掉其胡言乱语中的是非曲直不论,单就他这几天的个人表现来看,稍占点客观的立场,都没法不承认,何村隆之的确展现出了咱国内官员罕见的风范,足以让国人学习上好一阵子。具体地说,何村隆之身上有“四敢”,就足使咱官员望尘莫及,更令国人叹为观止。


敢说话。何村市长的狂言,虽是荒谬之极的歪理邪说,却是他深信不疑的心里话。按咱们的规矩,心中想啥,嘴里却偏偏不能说啥。看咱们的官员,在公众场合,除了照本宣科外,是决不敢随便说一句话的。任何话,都非得要在肚子里绕上好几个圈,把棱角、特色都绕没了,才敢说出去。经过这一番折腾,咱官员在台面上所说的每句话,不是千篇一律的老生常谈,就是永远正确得妇孺皆知、毫无意义的废话。而何村隆之却恰恰相反,他明知南京客人想听啥,他却没说那种纯属逢场作戏的外交辞令,而是直抒胸臆,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坦露出来了,丝毫也不避讳。单这份坦诚劲,就把南京那几个官员比得无地可容了,交朋友,就该交这样的,可咱国人从来就喜欢交如此实诚的人当朋友啊。


敢担当。国内官场,最缺的就这种勇于承担的意识。没事的时候,大家都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有事了,就争先恐后地望风而逃,一丁点责任,都怕摊上,能推则推,能赖则赖,实在赖不了,就赖到临时工头上。可这次何村隆之狂吠之后,惹得国人怒不可遏的一顿狂轰滥炸,按理说这也算不小的麻烦了,照咱官员的规则,也完全可以找个替罪羊,替自己背黑锅吗。何村没这么做,浪头一起,他非但没逃之夭夭,反倒迎面而上,把自己整个都顶上去了,没让别人为自己担一星半点的份量,愣把千钧重担揽于一身,大有天塌下来、老子一个人顶的架势。


敢坚持。何村隆之随意一番口吐“真言”,招来了国人的惊涛骇浪,幸亏暂时还拍不到名古屋去,否则足能拍死他千百次了。问题不可谓不严重,一旦破坏了中日建交40周年的良好气氛,导致了两国关系的倒退,那何村隆之就将是千古罪人,虽百死难赎其一。泰山压顶之下,何村隆之竟毫不退缩,连句稍稍的“歉意”都不说,始终是咬定牙关不松口,可说是顽固透顶。要换了咱这官员,好不容易出次头,一碰上个树叶,就赶紧缩回来,生怕碰坏个头发丝。


敢挑战。从当前态势上看,何村隆之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来与一国的重压对抗,实力可算是悬殊到了极致。可看情势的发展,掌握主动权的,竟似乎是何村隆之这千夫所指的“罪人”。他不仅没有服输求饶之意,反倒不可思议对国人步步进逼上了,竟胆大包天、难以置信地喊出了要到南京“开辩论会”的狂话。这那里是要对“南京大屠杀”较真章啊,分明要用他个人的一百多斤,和咱亿万国人来个单挑啊。他难道不晓得,他一踏上南京,会有成千上万对他怒发冲冠、恨之入骨的国人,会生吞活剥了他,更有个后悔没在现场劈了他的孔教授,随时可能将他碎尸万断啊。对于何村隆之,南京可算得上是彻头彻尾的龙潭虎穴啊,他竟敢以身犯险,孤身深入险地,与千千万万的国人赤膊大战,他莫非吃了熊心豹胆不成。


别的不讲,单冲这“四敢”,就不能不为何村隆之叫好。唉,如此沧海横流、敢显本色的男人,国内怎么就难找呢,即使勉强找着一个,他也决当不上市长,能当好个平民百姓,就得阿弥陀佛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