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寥寥无几四五户人家的一个小山村我们竟然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所有的人说通跟我们走,我也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可是也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能在这么生死攸关的时候还在想着自己的鸡鸭鹅犬,到现在我也忘不了那个下身瘫痪的老大爷在我的后背上嚷嚷着要将他的驴子牵走。老大爷浑浊的泪水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这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人群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将他们带出去。

所有的人都集合在村口了大约记得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二十多口子人吧!其中有个老大爷下身瘫痪,还有一个是七八个月的孕妇,其他都是老人和小孩及少数的中年人。一个貌似是村长角色的人清查了各家的人员,浓浓的烟雾和灼热的气流已经席卷而至了,每个人的头上都是大汗淋淋,也许是心疼这里的老乡也许是太过紧张更或许是被灼热的火场烤的。来不及多说什么了我们必须要向东南方向迅速撤离,穿过一片松树林再走四五公里就是一条天然的河床过了这个河床就是一片乱石山这里就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地带了。其他人还好说年龄大一点的我们也可以搀扶或是背着走可是那个孕妇怎么办?不能背着走孕妇也不能长途跋涉出了意外是很危险的!最后参谋长决定为了不伤及孕妇肚子里面的孩子分出两个人用两床被子抬着走,就是由两个人抓着被子的两个角让孕妇平躺在上面,说实话平时这一百多斤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今天是这么一个情况实在是感到了“重比千斤”!孕妇是我们大家轮番的抬。小黑和猴子是第一轮抬孕妇的小组,这个时候参谋长已经将瘫痪的老人背到了自己的背上,“参谋长把老人给我背吧!您还是指挥我们吧!”“你少他妈的拍马屁,老子还不至于连老人都背不动。你该干嘛干嘛去,把前面的路开好了要是把老子绊倒了我他妈的收拾死你”我真他娘的贱!我当时弄了一个大红脸我日他姥姥的我还真就不是在拍你这犊子的马屁,我也还真就不怎么稀罕拍你这家伙的马屁。

先前的某部门提供的区域地形图那就是狗屁!跟现场上基本上没有一个地方是能对得上的。也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留下的了,为什么都不及时更新呢?诅咒这些个不作为的家伙!我和大刘在向导的指引下头前开路一人一把工兵锹左劈右砍的没有感到一丝的疲累。三四个小时的艰苦奔波我们终于走出了那片该死的松树林,到达那条天然河床的时候参谋长下令休息一下,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鸿沟听说以前是条河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干枯了,河床上全都是那种大大小小的石子和沙石。放下了老人和孕妇身上说不出的轻松!几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就像在看外星人一样,说实话参谋长是我们公认的大老粗,可是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有心细的一面,“孩子是不是饿了呀?叔叔这里有好吃的来拿去吃”最初孩子不敢动可是经不住我们的“诱惑”我们将自己的单兵口粮分给了孩子和大家,看着孩子狼吞虎牙的吃着压缩干粮心头就一阵阵的泛酸。水壶里的水最多的也就只剩下半壶了,路上全都分给老乡和孕妇了。

一声尖叫打破了短暂的安宁“快看看我的孩子,快看看的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一路上我们真的没有落下一个人呀!这个我们绝对可以保证,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村子里的时候孩子就根本没有跟我们出来。别无选择只能返回村子!参谋长让我和大刘小黑三个人返回去,下的死命令必须要把孩子找到。携带我们组唯一的一部电台要时刻的与指挥部保持联系。回去的路上就显的轻松了好多,可是远远的看到村子的时候我们三个都惊呆了因为大火已经席卷了整个山头。据目测估算这样的火势不可能有人能够活着跑出来,火借风势风借火威是没有见到山火的人不能想象的,何况还是个孩子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在村子里生存的希望真的很小,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打定了主意我们冲向了火场。村子是肯定进不去了我们只能在外围寻找奇迹了。

寻找了半个多小时最终还是失望的愣在了那里!我们该怎么向孩子的爷爷奶奶接待呀?我们该怎么向孩子的爸爸妈妈交代呀?我们该怎么向参谋长交代呀?“我们不能放弃”我打破了沉默!“我不相信一个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会没有跟上我们的队伍,孩子一定是在清查人数的时候又返回了家里,等到跑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了,由于现场混乱谁也没有注意到少了一个孩子。我相信孩子一定会朝着没有火场的方向跑的,我们要顺着来时的路线搜索注意孩子可能会留下来的痕迹。”统一了意见我们开始往回搜索,就在我们往回走了大约一公里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布袋,顺着布袋的方向看去也有人经过的痕迹,这使我们感到了异常的兴奋!也证实了我们当初的猜测是对的方法也是正确的,跟指挥部报告了请示了以后我们继续顺着线索向前搜索。大约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候我们隐约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这更加的使我们感动了兴奋。在我们右前方两点钟的方向应该就是孩子哭声的来源,小黑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可是••••••••这是我到现在也不愿意想起的事情,由于杂草太多太厚根本就看不清哪里是实地哪里是杂草,小黑一脚踏空了,整个人就这么掉到了这个该死的山坑里,紧张的我们大叫小黑的名字,万幸的是小黑给我们做了回应说明他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孩子也在底下这使我们悬着的心有了一丝的安慰。

我和大刘绕下了这个该死的山坑那颗喜悦激动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们看到小黑把孩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孩子的胳膊和脸上都是血显然是摔伤的,可是小黑的右腿怎么会这样!绝对不正常的弯曲状。妈的,混蛋!小黑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在笑着说我们找到孩子了!我和大刘都哭了,抱着小黑和孩子走出了这片该死的松树林••••••!

与参谋长会合后经过五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我们回到了集训队!可是那颗悬着的心就一直没有放下过,因为我们还有小黑没有回来他还在医院与病魔搏斗着!后来总结表彰大会的时候我们得知,大火持续了四天总共出动三千八百多人。我们大队和武警某部是深入火场最危难的部位负责疏散的小分队,四天当中兄弟营区九人负伤,武警部队一人重伤四人轻伤,警察队伍一人殉职多人负伤,民兵队伍多人负伤。集训大队荣获集体三等功,小黑获个人三等功。可是小黑再也没有回到集训队,大家都知道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参加集训的机会!这个来自陕西渭南的兄弟,纯真的笑脸我始终不会忘记!他也永远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我亲爱的兄弟你还记得那个叫刺刀的家伙吗?


(完)


本文内容于 2012/2/24 16:42:48 被落叶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