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良丧尽 地下水被污染黑如墨汁


天良丧尽 地下水被污染黑如墨汁


天良丧尽 地下水被污染黑如墨汁

黑井水取样

山东省淄博市萌水镇,以水闻名,资源丰富。这里有淄博第二大水库:文昌湖,是淄博市工农业和城市生活用水的重要水源地。然而,从去年起,这座因水而名的小镇,却出现了严重的地下水污染事件。


萌水镇新韩村村民致电央广新闻热线,反映从去年5月开始,部分村民家中抽取的井水黑如墨汁,气味刺鼻。而淄博环保部门至今没有查出污染源,也没有采取有效治理措施。


井水突然黑如墨汁 气味刺鼻味道发苦


2月19日,记者来到位于新韩村东南角的村民朱和星家。朱和星说,家里的井有三四十米深,平时洗刷用水全靠这口井。但是从去年12月开始,井水突然变黑,颜色像墨水一样,并且气味刺鼻,喝起来发苦。


朱和星当场从井里抽水,记者看到,井水仍然呈黑色,在脸盆放一会之后,盆底有一层明显的黑色沉淀物。


朱和星:水臭,有油花,臭的没法闻。


记者了解到,新韩村有260多户人家,地下水发黑的情况在新韩村只有少数几户。村支部委员刘永喜说:村里有15户到20户人家井水发黑。


村支部委员刘永喜:起码15户以上。


相邻两企业互相推诿


到底是谁污染了井水?新韩村的淄博佩达针织限有公司,去年5月发现井水变黑,总经理韩旭东采取水样向市区两级环保部门反映,认为新韩村地下水污染是淄博爱迪森油脂化工有限公司造成。韩旭东称,爱迪森化工厂离新韩村最近的井30米左右,涉嫌将生产废弃物直接倒入井中。


韩旭东:他不打到井里去,不会说是水这么黑。直排啊。


韩旭东的妻子补充说,新韩村只有爱迪森一家化工厂,污染源一定是爱迪森。


韩旭东妻子:韩环保局从他们池里面取得水样,他们那个水和我们井里面出来的水,一个味道。


爱迪森油脂化工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朱宪法,去年4月19日,当选新韩村的村委会主任。朱宪法称企业已经做到零排放。他认为淄博佩达针织有限公司没有环评手续的情况下,将染整后工序处理所产生的废水,排入井中。


朱宪法:佩达针织从这个地方淌污水,用塑料管子把污水倒到井里,这个是有预谋的污染地下水,别有用心这个人。


污染源在哪儿?各级部门表述不一


佩达针织有限公司和爱迪森油脂化工有限公司一墙之隔,都是萌水镇30强企业,也是新韩村规模最大的两个工厂。两家企业的相互指责,与环保部门迟迟找不到污染源不无关系。


环保部门多次对新韩村地下水进行检测,称爱迪森油脂化工厂周边地下水,水质严重超标,对于污染源,一方面环保部门认为:检测结果不能支持井水变黑是爱迪森化化工厂所为,另一方面责令爱迪森化化工厂停产整顿,佩达针织厂停产补办环评手续。


淄博市环保局信访科徐亮科长说,目前新韩村的水质已经好转,但具体的污染源难以找到。污染可能是由煤焦油乱倒和农村生活污水排放有关,甚至可能有人故意往井里倾倒污染物。


徐亮:污染源不好找,这个东西拿来的很难判断,感觉有人故意倒进去一样。


但韩旭东坚持认为污染源是爱迪森化工厂。去年12月,山东省环保厅联合市区环保部门再次对新韩村地下水进行勘察检测。省环保厅信访科一位掌握数据的工作人员表示:爱迪森化工厂与新韩村地下水污染事件“有一定关系。”


工作人员:爱迪森企业排放的水污染物cod超标,地下水污染里也有cod,有一定关系,但不能就说全都是他造成的。


但是文昌湖生态环保局焦峰局长却告诉韩旭东:检测数据表明,地下水污染和爱迪森化工厂“没有关系”。


焦峰:前期的时候污染源非常明确,和他生产工艺的这个产品不相符,肯定不是化工厂放的。


目前,新韩村仍有部分井水发黑。环保部门并没有拿出有效措施,并称新韩村的地下水治理,主要依靠自净和对相关污染企业的监控。去年8月,淄博市环保局责成文昌湖旅游度假区环保部门尽快成立由公安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以查清污染源。但至今联合调查组并未组成,黑色井水的污染源是谁,依然是一个迷。


目前,淄博市环保部门已经开始进一步的调查,今天将对新韩村的地下水污染情况做出答复。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