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我们在伊朗问题上已经非常从容

“土耳其之所以如此积极的要求介入叙利亚,是因为他也想挤进这个战略里,完成自己的利益需求,他害怕被排除在欧美之外,成为下一个挨千刀的国家。一旦叙利亚被拿下,我们必须毫不犹豫的横扫南海,破阵!!!让处于伊朗右侧的巴基斯塔阿富汗霉菌不敢妄动。

如果欧美联合完成后咄咄逼人,主动挑起石油战争,那么我们主战场应在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区域,给伊朗一个稳定的后方区域,最前线应是伊朗,在完成有力的防御反击之后。。。让博斯普鲁斯海峡成为欧洲人的第二个敦刻尔克!同时对利比亚埃及策反,围攻以色列,恰断欧洲退路!这个陆地战争是我们强项,架势要做出来,让欧洲取消联合美国的可笑想法。 ”



是看几个人在别人家里打架好,还是把几个人请到自己门前(甚至咱家里)打架好呢?把某超仅有的一点能动性消耗在类似叙利亚和伊朗方向就足够了。为什么说我们在伊朗问题上已非常从容了,就是这个原因。



(我也特别提示大家思考,为什么某方明知道这个道理,并且也做好了各方面充分的准备和预案,但却依旧坚持在伊朗等问题上劝和呢?——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就能解决我们常遇到的,许多朋友文章虽然写得精彩却脱离实际很远的问题)



代理人战争也是大国的噩梦,历史上许多庞然大物因此而跌倒,也是大国博弈拖垮对手最常用的一个公式。其实我也注意到,“摊牌”、“将要发生总碰撞”这样的观点反而在许多非军方的圈子里是很流行的,就这个我们明确说一下:区域动荡和战争是可以接受的,一定条件下打一下也是一种选择,但不会有全球主要力量间的军事总摊牌发生。



可以预设代理人战争,但有中美俄三方其中的任何两方参与的正面军事碰撞都不会发生。三大国这个词,出于回避冷战色彩在某方官方的提法里是非常不愿意出现的,但三大国实际左右着当前世界的主要战争与和平问题,三大国手里都掌握着世界的倒计时之钟,这本身就决定了当前他们之间博弈的主要方式和途径。其胜负的分晓在尚需大量时间,而不是在现在、更没必要正面碰撞并总摊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