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空军轰炸东京

有一架战机燃油耗尽迫降到了宁波鄞县


这是好莱坞大片《珍珠港》演绎过的一段史实:1941年12月7日,一个祥和的早晨,日军向美国在太平洋上最大的海军基地珍珠港发动突然袭击,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轰炸,致使美国太平洋舰队18艘战舰沉没或受重创,死亡、重伤和失踪人员数千人。


12月8日,罗斯福总统向日本宣战。自此美国正式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并谋划着报复日本的行动,一组美军战机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东京。


昨天,在嵊州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刘育剡的案头,我看到一份摘抄的参与轰炸东京行动的二战美军飞行员日记。这位名叫米勒的轰炸机中尉投弹手,记录下了69年前浙江人对他的救命之恩。


前段时间,米勒的侄女苏珊娜女士带着叔叔的遗愿来到浙江,她带来了叔叔在战争中写下的日记和拍下的照片,并转达叔叔向浙江人致敬、致谢的遗愿。


东京上空30秒


1942年4月18日正午时分,东京上空的30秒让美国人感到荣耀,战争尚未结束的1944年,一部名为《东京上空30秒》的影片就在美国本土上映,用日本本土首次被轰炸的壮举鼓舞国民。


每架飞机携带4枚230公斤的炸弹,轰炸东京及其附近名古屋等城市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米勒在日记中回忆,从未想过敌国飞机会轰炸本土的东京人,看到美国战机时,还以为是日本空军新研制的机型,向他们挥手致意。


仅仅30秒,64枚炸弹被丢了下去,日本90栋建筑物被摧毁。


单看战争的损耗,对于美国而言,这是场很不划算的空袭,日本90栋民用建筑损毁损失轻微,而美军失去了16架优秀战机。不过,连对手日本人都承认“这是美国人的胜利”。


对于这个世世代代以为本土不会遭受攻击的民族,东京空袭给他们带来难以言状的心理震动。日本陆、海军将领们丢尽了脸,由于愤怒作出了错误的决策:打乱了原定战略步骤,迫不及待地分兵向西南太平洋和中太平洋两路进军,播下了以后一败再败的种子。与此同时,珍珠港事件后颓丧的美军士气为之大振。


5个人迫降宁波鄞县水稻田


痛快过后,如何保住飞机、保住性命成为轰炸机群的难题。明知剩下的燃油不可能飞抵南昌、衢州机场,一架飞机调头向北,飞向苏联,迫降后5名飞行员被尚未向日本宣战的苏军扣留。


其余15架飞机依然坚定地奔向中国东南沿海,刚看到中国的土地,飞机的油箱就告急。他们各自寻找平坦、适合迫降的土地,有人选择江苏、有人选了安徽,更多人选择浙江沿海。


那是4月18日夜晚9点,第二轰炸机组透过夜幕,在浙江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大松镇欣喜地发现大片稻田。米勒用日记记录这场几乎完美的迫降:


机箱里燃油几乎耗尽,飞行高度过低,跳伞危险,迫降反而较容易。飞机向着稻田俯冲,途中碰到树木,一对翅膀被挂飞,螺旋桨也变得扭曲。最后,飞机直插入水田,肚子擦着泥泞滑行数十米后,被强烈摩擦力逼停。——这一切,再现了大片《珍珠港》中美国飞行员的迫降。


逃离飞机后,5个人发现同伴都活着,而且身上几乎没有伤痕。依照美国空军规定,若飞机在敌占区降落,为防止飞机和军事密码落入敌手,必须将飞机烧毁,因此每架飞机上都配有一支销毁飞机的大型燃烧筒。


米勒取出燃烧筒,在飞机的油箱上点燃,不知何故,火焰旋即熄灭。他们找到飞机上的应急斧头,想把机翼之上的油箱砍破,再把燃烧筒丢入油箱,可是不管怎么砍,机翼上只留下浅浅的斧痕。


最后,他们打开发动机上的油箱旋钮,大片航空汽油流入稻田。米勒划了根火柴,5人转身就跑,飞机顷刻间被火焰吞没。


国民党游击队先找到他们


1942年的鄞县,属日本和国民党势力犬牙交错区,双方谁都没有对该区域的绝对控制权。国民党尽管已没有了鄞县政府,但依然有一支穿着军装的游击队在这片区域活动。


一架美国飞机从天而降,侵入鄞县的日本人没发觉,倒被游击队探知,他们赶到事发地时,只见飞机残骸,机组人员不知去向。


不懂中文、从未踏足中国土地,胡佛、米勒等5人两眼一抹黑,为了活下来,他们下意识地钻入了稻田附近的茫茫群山。当地人知道,这是片不见边际的群山,外地人进去了,很容易迷路葬身野兽之口。


并不知道这是属于哪个国家的飞机,游击队和附近村民开始了进山搜索,一位村民率先发现了5个大个子老外。游击队的指挥官认出这是盟友美国人,但无人通晓外语,不知这些人的来历,想去向何方。


因战乱,一位叫刘同生的北京大学毕业生躲避在宁海,游击队派人找到了他。在照片上,这位青年西装革履,与当时的多数人气度相去甚远。


6年后,刘同生去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并定居在美国直至两年前去世。后来官至空军上校的胡佛等人找到了刘同生,将他视作一辈子的恩人。


依靠刘同生流利的英文,游击队知道了飞行员的目的地是衢州机场,那时,这座机场尚握在国民党军队手中。


轿子抬到衢州


5个洋人,在那个年代走在浙江的土地上,太引人注目,容易被日本听到风声。游击队决定,8名队员武装护送,雇用几名轿夫一路抬着走。


为躲避日军轰炸,他们翻山越岭,尽走山间古道。途经宁海、奉化、新昌,4月26日,来到嵊县城关(今嵊州市区)。


当时的嵊县,离落入日本人之手还有6个月。国民党县政府组织群众夹道欢迎抗日英雄,并在县政府召开了欢迎大会,当晚安排他们住进县城条件最好的鹿山旅社。这座有两层楼的旅社,是当时少有的楼房,1950年代被拆除,如今成了机床厂的厂区。


离开嵊县时,5名机组人员、刘同生、护送负责人在嵊县留下一张照片。


之后,一队人马步行经过东阳、义乌、金华,历时半个月抵达衢州机场的汪村防空洞招待所。


面对国难,只要是打日本人的军队,无论国民党军队、新四军、平头百姓,都冒死相救。空袭东京战斗群的其他成员被各色中国人陆续送到了衢州,离开衢州,准备坐飞机前往重庆前清点人数:75个在中国跳伞或迫降的机组人员有64人活了下来。



64个战场上急需的空军将士迅速离开重庆,各自奔向同盟国军队在二战中的各个战场。此后,他们的命运各异,被救下来的64人中,又有12人在各个战场上牺牲,其中包括日记的作者米勒。


东京轰炸过后的3个月中,日军在浙江一带大肆搜捕落地的美国飞行员,数百上千百姓因被怀疑藏匿了美国人而被杀害。


1942年5月15日,日军发动浙赣战役以破坏浙江的衢州、丽水和江西玉山等机场。在这次战斗中,日军为报复中国人掩护美国飞行员屠杀了约25万浙江平民。臭名昭著的日本关东军驻哈尔滨的731部队和驻南京的1644部队参战,大量使用细菌武器。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