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任何事情都是两方面的。中国人为何恨汉奸?因为中国有汉奸。如果没汉奸,自然也没人恨汉奸。中国人为何非常痛恨汉奸?因为汉奸还不少。这大概也算中国特色。与世界上其他很多民族相比,类似汉奸之类的人物,中国是比较多的,或者说是比较严重的,至少也是历史非常悠久的。秦桧当汉奸的时候,现在世界上的很多国家还不存在呢。与之相对应,中国人也比其他很多国家、民族的人们更加痛恨汉奸。所以,有必要说说中国历史上汉奸的特殊性。

先说汉奸现象所体现的好的一面。之所以有汉奸,一定是因为有外部敌人。之所以长期都有外部敌人,是因为中国长期都太富裕了、太馋人了,所以总是被他人觊觎、侵占、抢劫。阿拉斯加很早就有人住,除了近代欧洲人去占领它之外,历史上没什么外族想去它那里,所以,爱斯基摩人中想出一个“爱奸”都不容易。中国长期出现汉奸现象所体现的另一个优点是,中国人很顽强。如果中国人像海地原住民那样被白人全部杀光,如果中国人也被侵略者杀干净了,当然也就出不了汉奸了。所以,有汉奸同时说明中国人在一切敌人面前都很顽强,不屈不挠。

但是,如果中国人顽强到能够成功抵抗和打败一切外来之敌的程度,那么,也不容易出现汉奸。如果中国人一点顽强都没有,谁来统治都逆来顺受,类似印度那样,要出汉奸也不容易。为什么?这就是殖民地与半殖民地的区别。孙中山曾经说,中国这个半殖民地,某种程度上还不如殖民地。对此可以这样理解,当一个地方完全变成殖民地,殖民者会把它当成自己的地方悉心保护、细心建设,例如美国。当然,美国的前提是殖民地的人民,例如印第安人不堪一击,甚至被杀光,鸠占鹊巢,殖民者把别人的家园当成自己的家园,它也不需要印第安人中出现一批“印奸”。

与印第安人不同的是,种族被大量灭绝的现象没有出现在印度,但印度依然是个老老实实的殖民地,甘愿受外来势力的统治,忍气吞声地接受了做低等顺民的命运,直到接受西方文化的甘地出现后,这种情况才发生改变。因此,印度的“印奸”也不多。为何?因为,对于英国这一外来统治者来说,印度殖民地基本没有反抗,殖民地所有的管理工作,尤其是高层的管理工作,都由英国人直接管理,甚至找几个在英国混不下去的失意者,到印度去都能大展身手。印度本地人在这一殖民地系统中,充其量只做基层执行命令的传声筒,只能算奴才,不能算“印奸”。

外来势力在中国很难做到这一点。中国人很多,很难被杀光;中国人很倔,不愿受奴役,总是要反抗;中国人又很现实,当外来统治者残暴、野蛮的时候,中国人也会明哲保身,将反抗隐蔽起来。因此,没有一个外来统治者能够彻底地取代中国的自己管理,任何一个来到中国的外来统治者都必须从高层开始借助中国人的本土力量。与印度相比,我们还能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文化很发达,让中国人看不起没文化的外来统治者。中国文化始终都具有先进性,不管中国是否被武力打败,中国文化的先进性始终存在,即便它有局部的缺陷,但在本质上,中国文化是全世界迄今为止最完善、最合理的文化。所以,任何一种外部势力来到中国,要么最终接受中国文化,要么部分向中国文化屈服,没有一种外来文化能够成为凌驾于中国文化之上的统治文化,所以,它必须借助中国自身的力量,所谓半殖民地就是如此。不是殖民者不想,而是殖民者不能。

中国由于发达和繁荣,经常被外部势力觊觎,每一种进入中国的外来势力都必须借助本土的力量才能实现统治,这就造成了产生汉奸的土壤。当我们说外来势力难以彻底征服中国的时候,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独特优势和中国文化的天然合理性。那么,当我们关注帮助外来势力统治中国的汉奸时,就更应该注意到汉奸文化的邪恶性和欺骗性。因为,汉奸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站住脚,其特征之一就是,一定要抹杀中国文化的合理性、优越性,一定要颠倒黑白地强调外来文化无可取代、无可超越的先进性,否则,汉奸自身的合法性将荡然无存。因此,柏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是所有汉奸为自己辩护的“霸伯”。当然,为汉奸的合法性辩护的,并非只此一种。

在中国,真正的汉奸大都是有文化的人,没文化的当不了汉奸。日本人当年在中国建立傀儡政权时,总是千方百计地物色文化人,没文化的充其量当个跑腿的,到不了汉奸的高层次。但是,当汉奸的文化人还有一个特点,他们大多数都是文化上的半吊子,充其量是二流文人,很多只是三、四流的水平。像文天祥这样真正一流的文化人是不可能做汉奸的,只有像秦桧这样有点文化的人,再加上膨胀的个人私利,就是汉奸的最佳胚子。所以,汉奸一般都有点文化,至少需要达到足以搅乱是非、浑水摸鱼的水平,汉奸绝非白丁。但稍微仔细甄别一下就能看出汉奸的文化水平其实有限,因为汉奸的文化水平只够骗骗没文化的普通人。同时,汉奸几乎都是富人,或者是富人的候选人。半吊子文化加享乐主义,是识别汉奸的基本前提。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在形式上,汉奸就是代理、买办,既帮着外来势力做事,又有自己的权利。这一点,对于汉奸本人来说,比彻底的殖民地要强。像印度、菲律宾这样彻底的殖民地,本地人难以获得汉奸汪精卫在中国社会的地位。但是,汉奸对中国的伤害要比印度、菲律宾更大。因为,汉奸更能找准本国的要害,为了外来势力的利益而下手,同时获得外来主子的犒赏。孙中山说,中国的半殖民地不如殖民地,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假设外来殖民者的贪心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那么,殖民者在彻底殖民地的地方,拿走自己的好处,其余的就分散属于本地人,外来殖民者在彻底殖民地的地区,没有特别需要倚重的对象。但是,在半殖民地,外来殖民者为了拿到自己的好处,必须犒赏汉奸。外来主子不会从自己的份额中让出一部分赏给汉奸,只会允许汉奸有点特权,从中国老百姓那里多压榨一笔。所以,半殖民地的民众要多受一重压迫,“三座大山”中的“官僚资本主义”大都是由汉奸构成的。

这一现象在以前被彻底殖民的国家那里不是很明显,直到他们名义上获得独立后,本国“官僚资本主义”才成为本国民众反对的对象。原因在于,彻底殖民地不需要买办代理人做桥梁,而在“独立”之后,由于独立没有彻底,名义上的独立实际上只是半殖民地,由此需要“官僚资本主义”做殖民者的帮凶。这一现象在中国很早就出现,而在中国以外的前殖民地国家,出现的比较晚。最近闹得挺凶的几个中东国家,大都属于这种状况。但是,毛泽东时代中国已经彻底摆脱了“半殖民地”状态,现在一定程度上又有回潮,所以,同汉奸的出现呈相辅相成之势。各国“汉奸”的共同特征都是:帮着外国主子在本国赚钱,同外国主子一起分赃;竭力宣扬西方文化是最好的文化,目的是给他们当汉奸、“A奸”、“B奸”、“C奸”找到理论上的合法性,实际上干着祸国殃民的事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