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时代的特务统治:爪牙遍布王公大臣府邸内

雍正当年为了争夺皇位,收容了大批江湖上的奇材异能之士,以备他日之用。等到雍正夺得皇位,因为怕别人不服,便在各省设置秘密侦探队,大搞特务统治,处处都是无间道。


由于特务遍布,手下吏民一举一动都在监视当中,常常有官吏因渎职而诛,老百姓要说朝廷坏话的话,往往也要被责罚,这下弄得朝野肃然,谁不敢欺诈雍正。官员们常在一起偷偷的议论,这些特务太厉害了,大概都是些飞檐走壁的家伙,不然他们怎么会什么都知道呢?


《南亭笔记》卷一里说,某省新上任的巡抚颇有政声,有一天下班后在家里与夫人女眷等玩接龙的牌戏,玩了两圈下来,忽然发现一张么六牌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着,没办法只好放弃了。没过多久,朝廷命令某巡抚立刻来京,于是他便立刻赶到北京去见雍正,雍正也没啥大事,不过随便问了几句,然后就让他回去尽心尽责,保一方平安。正当某巡抚叩完头要出去的时候,雍正突然又把他叫了回来,然后从怀里徐徐拿出一物,呵呵笑道:“差点忘了,这是你家的东西,现在还给你吧。”某巡抚定睛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冷汗直冒,原来雍正给他的东西,竟然就是前几天打牌丢失的那张么六牌!


雍正六年上元节的晚上,内阁官员大都回家过节了,有内阁供事蓝某,因为值班独留阁中。蓝某穷极无聊,一个人对月独酌,忽然有个身材伟岸、衣服华丽的男子走了进来,蓝某以为他是内廷值班官员,便赶紧起身相迎,另拿出酒杯向他敬酒,那个人倒也不客气,也就欣然就坐。随后,两人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聊天,那人问蓝某:“你作什么官啊?”蓝某说:“不是什么官,只是一般打杂的。”那人问他的名字,蓝某便告诉了他。


那人又问:“你具体做什么的?”蓝某说:“不过是收发文牍罢了。”蓝某问:“你们同事有多少人啊?”蓝某答道:“四十多人。”那人问:“现在都哪去了?”蓝某说:“今天过节,都告假回去了。”那人问:“别人都回去了,你干吗留在这里啊?”蓝某说:“朝廷公事严格,若都回去了,万一有突发之事,恐怕要担责任。”那人笑笑道:“当这个差,有什么好处吗?”蓝某说:“将来差满,有希望做一小官。”那人便问道:“作小官开心吗?”蓝某说:“要是运气好,到广东随便某河道为官,那就爽了。”那人很惊奇,便问:“河道处当官有什么好开心的?”蓝某说:“你不知道,河道上舟楫往来,多有馈送啊。”那人微微一笑,点头称是,随后又喝了几杯,便告辞而去。


第二日,雍正上朝的时候,问诸大臣:“广东河道可还有官职空缺?”手下大臣查后报告说:“有的。”雍正呵呵笑道:“让内阁供事蓝某去补缺。”大臣们觉得奇怪,怎么皇帝亲自管起一个小官的事情来了?宣旨大臣去内阁的路上,有个领路的太监偷偷的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他,此人才恍然大悟。蓝某接到圣旨后,很是吃惊,他自己也是半天没明白怎么回事呢。


《郎潜纪闻三笔》卷四也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雍正丁未进士周人骥,以礼部主事前往四川视学,在那里呆了三年,为官清廉,名声甚好。他去四川前,他的上级堂官给他推荐一个仆役,这人做事还算勤敏,主仆相处甚安。


周人骥三年任满后,仆役数次请求先回京城。周人骥说:“我马上就要回京复命了,不如我带你一起走吧。”仆役说:“我也要回京复命啊。”周人骥一时不明白,心想你一个仆役复那门子命,那人见他不解,便告诉他说:“我其实是大卫内监,是皇上特地派来伺候您的。您的政声甚好,我要先期回去禀报。”周人骥当时就被吓得半死,原来这个人是潜伏在身边几年的密探,幸好自己没作什么坏事!周人骥回京后,果然得到朝廷的褒奖,也算是个补偿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