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乌克兰第一”是由乌克兰志愿兵组成的党卫军外国军之一,其战斗力之低达到了一战全灭的地步。但却是最狡诈、最幸运的党卫军部队,尤其对于它所处的特殊环境更是如此。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畸形部队

一九一七年俄国革命后,乌克兰遭到分割:加利西亚地区被波兰夺取、喀尔巴阡地区被捷克斯洛伐克夺取、布科维纳地区被罗马尼亚夺取,苏俄政府只拿到东乌克兰〔但在一九三九年波兰被瓜分后,加利西亚地区归属苏联〕。苏联成立后,乌克兰地区的民族主义矛盾没有妥善解决,乌克兰文化和语言被定为非法,初期集体农庄和一些经济建设的需要使“粮仓”乌克兰发生灾荒,人口减少。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在乌克兰旧首都伦贝格的伪政府“乌克兰国防委员会”首先召集了下属“防卫队”和“东方营”的乌克兰预备役伪军,一九四三年七月十八日开始在拉比克训练场开始集训。九月二十二日,党卫军第四“**师”师长弗利兹·弗莱塔克党卫军准将〔区队长〕被任命为乌克兰师指挥官。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一九四四年二月,正在集训的一部分官兵被吸收进“拜尔斯多夫战斗群”执行扫荡游击队的作战,师主力被调往诺伊马赫地区继续训练。一九四四年五月十六日党卫队头头希姆莱亲自视察部队,并命令结束集训投入实战。六月二十七日,正式命名为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加利西亚第一”。六月三十日统计的兵力为:军官三百四十六人、军士一千一百三十一人、兵一万三千八百二十二人,总共一万五千二百九十九人。虽然兵力充实但是车辆和通信器材都极度匮乏,主要由三个党卫军志愿掷弹团〔第二十九、第三十、第三十一〕和一个党卫军志愿炮兵团为主体。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布罗迪防御战—全军覆灭

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五日,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将每个团的第三营留在训练场,主力总共一万零四百人开赴东部战线,三天后抵达北乌克兰集团军群第四装甲集团军第十三军属下,在伦贝格东部一百公里处的布罗迪地区进入防御。第十三军实力不济,由第四五四师、第三六一师和已经溃灭的“C”集群残部组成,乌克兰师作为预备队被配属在距离前线后方十五公里处,他们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构筑一条三十六公里长的第二防御阵地。

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三日,科涅夫率领的第一乌克兰方面军的八十个步兵师、十个坦克或机械化旅从布罗迪南北包抄,将第十三军包围。当包围圈的右翼被苏军打开突破口之后,党卫军第十四师的弗尔施特罗特党卫军中校带领党卫军第三十志愿掷弹团前往堵漏,之后的两天之内其余两个团也逐渐投入到防御战中。当时该师的党卫军第十四高射炮营击落了二十五架苏军飞机,自行反坦克营的尼尔森党卫军下士在一天之内摧毁了六辆苏军坦克,就这些局部战斗来说战绩似乎不错,但是主力部队的软弱使崩溃成为意料之中的事。七月二十日,苏军开始全面进攻,乌克兰党卫军志愿兵大为惊恐,军官无法控制士兵的行动,全师上下乱作一团。师长弗莱塔克党卫军准将见势不妙,竟然向第十三军军长豪费上将要求将自己的指挥权移交给第三六一步兵师师长林德曼少将,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指挥部队。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在乌克兰人一片混乱的时候,其余部队还在向西方进行突围,包围圈外的第一、第八装甲师也奋力的打开突破口。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包围圈西南部的加尼茨地区解围部队设法维持了一个宽约二百米的细小走廊,党卫军第十四师的师部和第三六一步兵师的八百名残兵在第八装甲师突击炮的掩护下逃出了口袋。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乌克兰第一”

一九四四年八月七日,党卫军第十四师开始再次编成。收集了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预备役团的八千人和第六、七、八乌克兰伪**团,加上先前滞留在诺伊马赫训练场的各团的第三营,党卫军第十四师的兵力在九月二十日恢复到一万二千九百零一人,但是军官只有二百六十一人〔定额四百八十人〕、军士甚至只有六百七十三人!〔定额二千五百八十七人〕,指挥人员极度匮乏。为此师长弗莱塔克党卫军准将再次拒绝指挥部队,希姆莱向希特勒申请了一枚骑士勋章发给他,弗莱塔克这才满意地再次上任。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此时捷克以万斯佳比斯特里克地区为中心,爆发了捷克军队和地下抵抗组织的大规模武装暴丅动,苏军和其呼应也在捷克国境北部的多库勒峡谷发起攻势。一九四四年十月五日,希姆莱决定将捷克起义完全扼杀,他调集最为臭名昭著的“提汪克”党卫队别动队、由冲锋队打手组成的党卫军第十八志愿掷弹兵师“霍尔斯特·威塞尔”和第二次组建的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加利西亚第一”进行镇丅压。十月十五日,党卫军第十四师从训练场出发直接赶往图利纳地区,并分成三个战斗群和捷克游击队展开激战。

十一月八日,捷克起义被淹没在血泊中。希姆莱索性准备将党卫军第十四师培养成专门和游击队作战的二线部队,为此该师在圣·马丁地区接受反游击队教育训练直到十二月。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五日,该师改名为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乌克兰第一”。

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六日,上级命令党卫军第十四师经过布勒斯堡、魏恩向斯洛伐克方向徒步行军。该师以每天三十~四十公里的速度南下并且在二月二十八日到达马尔堡,在那里成为“阿尔本地区党卫队及**司令部”的直属部队,任务是扫荡游击队。党卫军第十四师在莱巴赫、萨维地区投入清剿游击队作战后不久就传来了“春季觉醒”作战失败的消息。三月十八日,败退的德军将从普拉登泽向西方行军,党卫军第十四师受命予以接待并消除游击队可能对败退部队进行的袭击。但是两天之后,南方集团军群命令党卫军第十四师就地解除武装,将武器交给德国人部队,弗莱塔克党卫军准将竟然丢下部队自己跑到党卫军司令部去讨论这个命令的真伪,而这时苏军已经进抵马尔堡。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措手不及的德军立即命令唯一的后方部队——党卫军第十四师进行防御,在三月三十一日于菲尔特巴赫开始作战。清晨六时三十分,党卫军第二十九、第三十武装掷弹团各由一个轻炮兵营掩护,夺取了预定目标〔某高地,详情不得而知〕并击退了苏军的反冲击。随着苏军反击的愈加猛烈,友军第三骑兵师要求党卫军第十四师进行增援,而此时弗莱塔克党卫军准将第三次拒绝指挥部队!最后德国第一骑兵军军长哈德内克上将严令其不得擅离岗位必须死守,党卫军第十四师这才拼命保住了阵地。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一九四五年四月,党卫军第十四师逃到古莱辛堡加入第二装甲军,它的左翼是党卫军第五装甲师“维京”、右翼是第三、四骑兵师。四月十五日在一次苏军的反击中,党卫军第十四师官兵显示出少见的果敢,在进行了激烈的白刃战之后夺回了刚失守的高地。五月,盟军从西方开始接近,党卫军第十四师和英军取得联系要求投降。英军同意乌克兰人的要求,但是提了一个条件:在费尔克马库特地区受降。这意味着党卫军第十四师在行军途中必须与英军一直头疼的铁托游击队交战,英国人运用了何等巧妙而又肮脏的政治手腕!但奇迹又一次出现了:党卫军第十四师竟然击退了铁托游击队的包围,而在战斗中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预备役团全被打死。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在这之后,党卫军第十四师沿着穆尔河于一九四五年五月十日行军到塔姆斯威克,向英军投降。但是和波罗的海的党卫军志愿兵、哥萨克志愿兵、东方营和弗拉索夫部队所不同的是,党卫军乌克兰志愿兵没有被移交给苏联政府。该师成员在申诉状中称自己是“苏联入侵波兰之前就居住在加利西亚的波兰移民,不是乌克兰人,而是波兰解放运动的支持者,加入德军是为了光复波兰祖国”之类的无稽之谈,但是这一说法被接受了,他们被送往意大利的里米尼战俘营看管。

二战德军中的乌克兰人

这份报告是他们自己写的吗?还是有谁的授意?这之中有什么利益交换?我们不得而知,或许这也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战争离不开政治,历史也一样。

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乌克兰第一”,是一支初登战场即遭灭亡、指挥官三次渎职的三流部队,但是他们能够找到某些机会逃脱历史的审判,确实称得上是最幸运也是最狡诈的党卫军部队。也许他们之中有一些人始终坚持着独立斗争的信仰和梦想,但为了这种目的而不惜向纳粹出卖灵魂,就是不折不扣的犯罪。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乌克兰独立,至今它仍是欧洲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二战初期德军攻入乌克兰,乌克兰人曾经将德军看成获得民族解放的救星。但由于德军没有及时地采取宠络当地人心的做法而使得乌克兰人失望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