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虔诚的等待一枚新芽,无端的静思于柔润的清晨,聆听薄雾凌空的脚步,一不小心还是打湿了眼眸,把想念定格在年龄的蜃楼,渴望永恒,心是不凋的花季。

凝望天空中纤弱的雨丝**,惆怅了发梢些许寂寥,母亲呢喃“春雨贵如油”,翻翻日历,果然今日立春。细雨霏微的飘逸一季又一季,枝头的那抹嫩绿染了二月的天,染了母亲的笑颜。

闭上眼睛,想把这清澈印记成心底最美的风景,终于淡出了,如花般绽放喜悦,雨无声无息的停了,阳光透过云层缭绕袅袅心事。

母亲生病了,我颤抖地提笔在手术单上签下“同意”,从没有想过我的笔会为一个生命承担什么。惊异地发现母亲老了许多,花白的头发,衰老的皱纹,不能容忍这个给予我血肉,生命和灵魂的女人如此可怕的老去,不能容忍一丝白发和一根皱纹影响到她的完美,突然间害怕她会从我面前消失。

我的父亲是母亲一生的梦。

我成了母亲对逝去父亲的一种纪念,她小心呵护把握着,不让我有任何的闪失和错误,如同想抓住彩虹在天空中的那一缕曾经出现。

相爱的滋味是怎么样的呢?那是一场我认为唯一与众不同的爱情故事,摆脱了小说中的套路和戏剧的情节,让人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场注定,一种与生俱来,不是任何人力所能挽救和改变的。

直到我长大渐渐懂事,它就成了我心中真正爱情故事的版本。

很多时候,如果不是我的真实存在,会以为那只是某部名著中的剧情,弘扬忠诚,忠贞,真爱,至死不渝,而这些又往往是这个年代现实中并不具备的东西。

或许这场爱的经典就在于父亲的死亡,是死亡的笼罩使这场爱得到升华,从灵堂的白色哀怨走向神圣的永远祭坛。而我呢,就是这祭坛上的祭品,为那场短暂而遥远的爱刻骨铭心的,为这个凄美神秘的女人而存在的。

是她这一生的抚慰和付出,是她度过那场灾难的坚强支撑,是她身体里最鲜活最任性的部分,生命脉脉搏动的喜悦,抵抗最痛最苦最累的源泉。

是她对那个短暂男人的一种把握,以及这个男人曾经给过她的唯一凭证,是她血脉中喘息流动的一滴血,细胞N次分裂时的一份崭新。

我在她的指尖如期成长,她在我的成长中如期老去,越来越捕捉不到她嘴角的优美和眼底的妩媚,衰老正逐渐吞噬她的容颜和身体。

收拾起散落云间深切的想念,坐在手术室门外冰冷的长椅上,任月色泼洒脉脉温情,无数银色的精灵扑满紫红长袍和长长的头发,呢喃成呓:

“ 以你罕见的姓氏和高贵的血统作佑,请还我平静适然的时光,战胜疾病和艰难吧,我年迈的公主。为我付出了一生的女人,无论经历多少风雨,经过多少岁月,都会深深地爱着这个视我为全部快乐的精美女人。”

跪倒在流星飞逝的夜空,我祈求,祈求您和您的爱情故事永不老去,无论经历多少风雨,无论经过多少岁月,您和您的那场爱都别来无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