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拿素质说事,关于禁枪

有些网友,动不动就喜欢拿“国人素质”说事。 比如某君的“我觉得就目前 国内禁枪还是很明智的 为什么?大家都应该知道!!国民素质还不是很高!..这没有诋毁自己人的意思 ”

其实老外的素质也不是与生俱来的,素质是“夹”出来的。

我举三个例子:

①过海关的时候,明明在香港那边排队排的好好的老外,一到大陆这边也人头攒动,跃跃欲试,摩肩擦踵,推推搡搡。为啥?因为老外都明白,这边没人管你排不排队。

②见过老外在学校门口打架没,我见过,就在咱这儿的实验初中门口,两老外教师互相PK。为啥?因为那两个老外明天就离开小县城了,离开前先把私人纠葛解决了,反正警察不管的。

③90年,一丹麦老外商人来咱县城投资,每天上班骑凤凰牌,气速30码,结果撞到一农村小伙,老外站起来话都没讲一拳打中小伙的眼睛,然后就是叽里咕噜一堆鸟语的骂人,小伙懵了,等警察来,警察来了啥也没说,反而给老外敬烟说好话,把那农村小伙劝回家还骂他没长眼。为啥?因为老外知道,“在中国我是老外,谁敢惹?”

④为什么你在大城市的马路上不敢随意吐痰?因为你怕戴红袖章的大妈盯着你。

老外也不见的比咱老中素质高,素质是在制度的约束下“夹”出来的。

你说禁就禁吧,但别拿素质说事。

还有朋友喜欢拿欧美国家的枪文化、传统说事。

我国是从93年开始禁枪,之前是对民间开放民用枪支的,这里我引用一段网友的文章:

“因为曾在分区一级的军库里搞过维修和管理,有一定的实践经历,调离了岗位后,在基层也经常组织民兵打靶,闲暇时,也常呼朋唤友带着双目炯炯,伸着长舌的狼狗,拖着或土或洋或双管或半自动的各式猎枪,跑到野田猎兔与野鸡,有时就扛着个气枪,屁股后跟着一群半大橛子,抢着拾麻雀,闹闹哄哄,那个时光,或到郊外,用小口径打斑鸠,野鸽,这段陶冶情操的经历真值得人留恋回味。自从禁枪的公告下发后,心爱的枪都自动上交了,因当时我还是本地禁枪领导小组成员之一,要起带头作用!职责主要是负责枪支的鉴定与分类。

阿哈!等我从极大的成果喜悦中苏醒过来后,发现现实中引发的危机。禁枪,禁了谁的枪?小孩子手里的塑料玩具都进了熔炉(绝不是革命大熔炉,两者万不可搞混了),油嘴滑舌见钱眼开的玩具商贩们大量涌进各级看守所,前呼后拥,如溃堤的洪水一般,一批批,一群群,一伙伙,与强奸犯,盗贼,杀人犯,诈骗犯同踌一室,过着“吃饭小碗,睡觉光板,请水漱口,水洗屁眼”的世外桃源生活,在沉思,在静默中净化自己被铜臭污染了的心灵。可窗外坏分子却大摇大摆在街上公开打靶玩,无论是官兵捉强盗的游戏还是红绿双方的实兵演练,一时“乒乒乓乓”狗声响起,流弹横飞,小摊人翻马仰,场面颇为热闹,再有大刀队护威,不时来个近身肉搏,刀片上下翻飞,淋漓尽致,一招一式让人魂飞魄散,出神入化,演化的像模像样,有的还颇具规模。

呜呼!太平世界,寰球同此凉热!”

国人像是没文化的吗,连仓库保管员都能写出这等美文来。

为什么不禁止那些垃圾文化的传播?为什么不约束一下那些在公开场合乱摸女性胸部还自拍上传网络的怪异男女青年?

最后,我同意现阶段禁枪,应先解决一下道德问题,制度的约束力问题,法律与“关系”的问题。

将来有法可依、法可执行、法内无情之时,社会公平得到普及之时,离开枪禁的日子就不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