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大闹乡政府:和我上床要负责!(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就是这位为性爱维权的妹妹


“对我负责才能有性爱”,这是一位80后女大学生赵茹的爱情宗旨。在她看来,既然相爱就应该负责,就必须兑现承诺。然而,更多年轻人主张的是爱情如游戏,这其中也包括她的男友颜飞。于是,一场令人匪夷所思为“禁果”维权的事件拉开了序幕。


前不久,绵阳市某乡的乡政府办公室里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名年轻女孩把被子铺在办公室的过道里,吃住都在乡政府。只要一到上班时间,她就到一位叫颜如山的乡干部的办公室理论:“我不管,要么让颜飞和我结婚,要么让他赔我的青春损失费……”


谁也想不到,这个泪水横流大声叫骂的年轻女孩竟然是一位80后的女大学生,而她嘴里的那位叫颜飞的负心男人正是她交往了仅仅几个月的男友。


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大学生为何会如此失态?她和这位叫颜飞的男人之间究竟有过怎样的情感纠葛?她为何要对男友的父亲苦苦相逼?故事最后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女大学生的态度:上床就要负责任


赵茹,1981年出生在简阳市的一个农村家庭。


赵茹有一个并不幸福的童年,父亲对家庭的漠视以及母亲辛苦的劳作,让赵茹很小就有一个观念:一定要找一个一心一意真心对待自己和婚姻的好男人,而且自己这辈子只会找一个男人、谈一次恋爱,结一次婚。赵茹从小就格外懂事,虽然家里很穷,但她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家里拿不出学费时,她就暂时休学外出打工赚钱,赚到钱后再回学校复读。就这样,赵茹一路坎坷求学,24岁那年才拿到西南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2008年3月,赵茹结识了同校同学颜飞,之后两人正式成为情侣。但由于赵茹24岁才进大学,她比同年级的颜飞大了整整6岁。


为了赚取学费和生活费,赵茹长期在外面做兼职,经常要工作到很晚才回到学校。颜飞看到女友这么辛苦,很是同情。他告诉女友,自己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他要在外面租房方便赵茹晚上休息,男友的体贴让赵茹很感动。就这样,两个年轻人住到了一起。


虽然有了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可赵茹却依然执着地认为,这辈子只能有一个男人,有一次婚姻。因此,每次无论颜飞如何要求,到了激情时刻,她都会坚决地打住,不肯和颜飞发生性关系。赵茹对爱情的保守和坚持,让颜飞暗暗懊恼,他常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赵茹说:“现在这个时代,还有几个女孩像你这样,上个床这么多讲究啊?”可赵茹却总是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就是这样,上床就要负责任!”


执着叫板游戏恋爱要为“禁果”维权


虽然赵茹坚守爱情原则,可毕竟两人共处一室,又是男女朋友关系。一天晚上,在颜飞热烈地攻势下,赵茹最终没能坚守自己的防线,倒在了男友的床上……


事后,赵茹痛哭流涕,哭了大半夜都不肯睡觉。颜飞见女友如此伤心,也很内疚,只得一遍遍地劝她别哭了,说自己一定会好好对她。赵茹反问道:“你怎么好好对我?对我来说,这就是一辈子的大事,除非你和我结婚。”颜飞承诺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善待你!”


这以后,赵茹常常会追问颜飞,是不是一定会和自己结婚,是不是肯定不会抛弃自己,正处于热恋中的颜飞为了哄女友开心,每次都给了她满意的答案。


一次,赵茹对颜飞说:“你要发誓会爱我一生一世,如果变心的话,就要赔偿10万元青春损失费给我。”颜飞认为这又是女友在跟自己耍性子,便笑着一口答应了。可过了几天,赵茹突然拿给颜飞1000元现金,并郑重地说:“这笔钱是我给你的保证金,你要保证你的爱情承诺一定会兑现,一定会和我结婚,如果不然,到时我一定会要你拿出10万元钱来赔我,不然,我和你没完没了。”在赵茹看来,10万元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只有这样颜飞才不敢随便离开自己。


大学毕业后,赵茹应聘到湖南一家企业工作,而没有找到工作的颜飞则回到了绵阳。颜飞是家中独子,家里条件不错,他很快就没有了刚毕业时的那种紧迫感,暂时放下了找工作的念头。男友的这种状态让赵茹非常心急,她认为颜飞这样继续下去,以后怎么可能成为自己的依靠呢?双方为此开始争执不断,感情大受影响。


眼看男友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冷淡,赵茹心急如焚,她甚至特意请假赶到绵阳和颜飞见面,劝说他改变态度。可颜飞无法接受赵茹赋予的重担,他根本没有想到结婚生子那么远的问题,在他看来,赵茹比自己的父母管得还要多,他接受不了。颜飞有心要结束这段感情,他不回赵茹的短信,关掉了手机,让赵茹找不到自己。


赵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再尝试挽回这段感情。她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男友的手机。终于有一天,电话打通了,可电话那头的颜飞声音冰冷:“我们分手吧!”


男友的话像一把刀插入了赵茹的心,她流着泪咬着牙说:“你别忘了,当初你说过要爱我一生一世,要和我结婚的。若你要和我分手,赔我青春损失费10万元!”


大闹乡政府讨承诺9万赔偿画下句点


颜飞去意已决,赵茹决定自卫反击。


当年5月9日,赵茹约颜飞到成都,谈有关分手和赔她10万元青春损失费之事。


听到赵茹执意索要赔偿,颜飞气愤不已:“当今时代,有几对男女是一恋爱就能结婚成家的,有多少男人只要上床就要对女人负责的?又有多少情侣分手后,男的必须向女方支付青春损失费的……”颜飞拒不赔偿这笔钱,赵茹气得当场情绪失控,和颜飞大闹起来。


颜飞的父母连夜赶到成都,把儿子接回了家。没想到,赵茹随后也跟着撵到了绵阳,找到了颜飞父母,要他们给自己一个交待。在颜飞父亲和亲友轮番劝解下,赵茹才不甘心地离开了绵阳。可过了几个月,赵茹又找回来了,要颜飞兑现承诺。


2011年中秋节那天,颜飞一家又在为赵茹的到来头痛不已。颜飞的父母商量之后,租车把赵茹送回了简阳老家,打算当着赵茹父母的面,解决好这对儿女之事。没想到,没见到赵茹的父母,二人只能打道回府。


第二天,赵茹却又回来了。颜飞父母无奈,只好躲着不见她。


赵茹记得颜飞曾经说过,他的父亲颜如山是乡政府的公务员,于是跑到了乡政府,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近日,通过乡镇干部以及民警的调解,颜飞其家人终于同意赔偿赵茹9万元钱。


(文中人名系化名)


法律看点


婚前性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纵观我国法律和司法解释,对同居的规定早已由“非法”转为“中立”。也就是说,非婚同居在我国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并非违法行为。同时,法律也未对男女双方自愿的非婚性行为作出任何禁止性的规定,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忠诚”只是双方的道德义务,并不具有法律义务的强制性特征,完全靠人们的自觉遵守。


文中男女均是年满18周岁的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行为之前就应当明确:婚前性行为并不受法律保护,既然选择了法律真空地带的生活方式,就应该自己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风险。


此外,我国合同法虽认可口头承诺的法律效力,但有种种条件作为限制。恋爱男女往往会由于一时的激情许下各种承诺,这种在双方打情骂俏的对话中作出的承诺,很难判定有确实的法律约束力。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14:53:48 被四川蓑笠翁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80楼gehouse

 以下是引用放翁之憾 在第17楼的发言:
看大家说得都很义愤填膺。好吧,先别骂别人,每个男人都管好自己的小弟再说吧。如果你能肯定,你自己能坐怀不乱不为所动,你再到这里来骂别人是禽兽。婚前性不性的,其实很正常。男欢女爱,本能反应而已。只要双方都已经成年,我想自己都应该有把握能力的。事后索要青春损失费,还不如事先坚守自己的裤腰带。

我也觉得,如果此例一开,那么将来只要男女分手,都可以索要钱了。那男的问谁要呢?女的青春是青春,男的就不是?有人说男的年轻是最不值钱的时候,但正是这最不值钱的时候,却是男的奋斗的时候,他把这段时间来赔你,不也是损失。

支持女的,痛斥男方。可以理解女方的行为,男的为了当时达到自己的欲望做错了事就应该负责,法律不管道德可以谴责。不管到了任何年代男女关系的随便只是发生在少数人当中,男人就应该诚实和负责。

支持维权,希望更多的人来维权,虽然最后只是往金钱上过,那也代表了对不负责任的人的一种惩罚。我恨那些没有责任感的官二代、富二代、烂二代。。。。。。

窃以为,

双方如果自愿的话,

双方都是有责任的。

众位男同胞不要拍砖,

其实现在有种倾向是,男女平等方面,女的要求平等的权利而不愿意承担平等的义务。

就好像,结婚,男的必须就有房有车,而女的某种方面的不付出成了理所当然。

从个人来讲,我自己是有房,也比较崇尚古代那种一而终的价值观,

且夫妻双方共同努力拼搏婚后的生活。

而不是现在这种,男人承担大多数义务而女人享受大部分权利。

我希望权利和义务,男人女人都平等,共同承担!

人道主义来讲比较同情女方,毕竟女方失去了她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但是看完这篇报道以后,感觉她不是在维权,而是在销售她最宝贵的东西。难道爱情是可以用金钱去衡量的吗?她的出发点已经错了。如果这个男的出发点不是为了找个性伴侣,而是真心想好好处对象的话,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最终也是会选择放弃这段感情。该女方行为比较极端,把男方压得已经喘不过气来。虽然女方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她运用的方式时间短还可以接受,时间长的话谁也不能忍受。虽然是恋爱期间,即使是结婚了,也得给对方一点点空间,一点点自己。凭什么要要求对方为自己做出一些列的改变呢?如果和女方生活在一起,每天都在对你施压,会开心会幸福吗?

看了大家回复。也很理解,保护弱者嘛。但是请理性的思考这个问题,不要单独谩骂男方。对大家说的没错,男人必须得有责任感。必须得对自己所做的事来负责,那女人呢?女人就因为她的处女膜,就可以把所有的责任完完全全的推卸到男人身上吗?如果是上述这段感情,如果换做是我,我宁愿背负着不负责任的骂名。

爱情是互相理解,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为原则才能走得长久,而不是互相干涉,互相猜忌,相互索求。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9:09:01 被烈焰风尘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