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南区的成立及其演进

鄂陕根据地的新发展

1、陕南区的成立及其辖区。

陕南地区军事斗争的胜利,部分地、县政权的建立,地方武装的发展,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作战区域,为部队的独立作战和解放区的扩大创造了条件。1948年5月2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在解放战争不断取得胜利的基础上,对中原区的行政区划作了调整。将原辖鄂豫、皖西、豫皖苏、桐柏、江**豫陕五个行政区中的豫陕鄂划分为陕南和豫西两个省级行政区,均属中原局、中原临时人民政府领导。6月7日,陕南区党委、行署、军区在郧县城关正式成立,汪锋任区党委书记、军区政委兼任行署主任,刘金轩任陕南军区司令员,陈先瑞任第一副政委(后改任副司令员),李耀任第二副政委。同年11月,时逸之调任陕南行署主任,魏今非任副主任,均为区党委委员。11月27日,中央通知张邦英任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汪锋为第二书记、第二政委。陕南区下辖一、二、四地委、专署、军分区(即由原豫陕鄂一、二、四地委、专署、军分区改属。陕南一地委、专署、军分区于7月又改由豫西区所辖),人口200万,军事组织有十二旅、十七师共1.5万人;地方武装5个独立团、8个独立营(县大队)、47个区干队、民兵等万余人。党中央为加强陕南区的干部力量,先后从华北、华东、华中等解放区调派500多名干部到陕南工作,后又将拟派往四川开辟工作的四川干部队(以下简称川干队)300多人暂留陕南挂职工作(川干队大部分配在陕南四地区),直到1949年9月川干队才奉命入川。陕南区的成立,进一步牵制了国民党的大量兵力,在战略上继续配合西北、中原人民解放军作战,并使其成为以后解放全陕南的后方基地。

陕南区党委成立后,四地委、专署及军分区机关仍驻郧西土门。地委书记李耀兼分区政委(后于江震),副书记祁果,专员张明(后杨锐),军分区司令员符先辉。地委机关设组织部、宣传部、民运部;专署机关设秘书处、财政科、民政科、经济局、工商局、税务局、公安局。下辖郧西、郧县、均县、上关、镇安、山阳、山商(8月撤销)、白河8个县级政权;军分区下辖郧白、上关、郧均3个独立团、8个独立营、48个区干队和民兵等地方武装近万人。

1949年1月5日,根据中原局关于各地委一律以地名命名的决定,陕南二、四地委分别更名为商洛地委、两郧地委;专署和军分区也随之更名,仍属于陕南区领导。两郧地委、专署、军分区机关于同年7月迁至郧县城关。地委、专署领导成员也作了调整,书记于江震兼分区政委,副书记祁果(不久调任陕南区党委办公室主任),副书记李力安。专员杨锐,副专员王廷佐,军分区司令员符先辉。下辖郧西、郧县、均县、上关、镇安、山阳、白河7个县级政权。军分区辖郧白、上关、郧均独立团及各县独立营(县大队)。

2、陕南区成立后的形势。

在陕南区党委的领导下,鄂陕根据地在军事、政治斗争、经济建设和文教事业等各方面的恢复与发展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参加襄樊、淮海战役。1948年6月下旬,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主力鏖战于豫东平汉铁路两侧,襄樊守敌陷于孤立,刘邓大军决定以桐柏军区司令员王宏坤为主,统一指挥中原纵队的3个旅,桐柏军区的5个团,陕南军区十二旅的三十四团、三十五团和郧白、郧均独立团,共15个团的兵力2万余人,在江汉军区的配合下,发起襄樊战役。其作战部署是:第一阶段全歼老河口、谷城之敌,第二阶段围歼襄樊之敌。1948年6月25日,陕南军区参战部队奉命东进。6月30日从均县草店出发,一部分进到谷城以北、老河口以西堵击可能逃跑之敌,其余全部攻打石花街,力求全歼守敌。7月2日解放了谷城县城,俘敌一六三旅少将副旅长闫官禄以下1800余人,受到刘邓首长的嘉奖。接着沿汉江东进攻打襄阳。在第二阶段攻打襄樊战斗中,陕南部队英勇顽强,歼灭敌人6900余人,生俘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郭勋祺。此次战斗中,陕南部队牺牲了1100余人(其中7个营级干部)。整个战役于7月16日胜利结束,历时15天,共歼敌21000人,活捉敌十五绥靖司令长官、特务头子康泽和副司令郭勋祺。

1948年9月底,陕南部队十二旅三十四团、三十五团,十七师五十一团,郧白独立团,奉命开到河南南阳附近,参加牵制豫南国民党王凌云和黄维兵团的任务。11月6日,在淮海战役发起后,又进至淮河以南的双堆集参加围歼黄维兵团的战斗。在作战中,陕南部队始终处于第一线,同数倍之敌进行殊死拼杀。特别是在小李庄坚守阵地,多次打退敌人的突围,出色地完成任务,受到刘邓首长的表彰,奖励“钢铁阵地”锦旗一面。在淮海战役中,陕南部队牺牲了两千多人,为取得整体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1948年秋,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的决定性阶段,党中央抓住有利时机,连续组织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北的力量已全线崩溃,在长江以南也难以组织起系统的防御。但敌人不甘心失败,妄图利用长江天险作垂死的挣扎。年初,敌人3个师进驻安康一线,并推进到竹山、白河、房县一带。

为了牵制敌人,配合解放军正面战场作战,陕南区党委决定,立即发动房竹战役,迅速解放房县、竹山、竹溪三县,进一步巩固两郧解放区,打通西进道路。参加房竹战役的部队有十二旅三十六团,郧均、郧白独立团和十七师五十团。为配合房竹战役,两郧地委组织了以于江震为首的房竹工作委员会(简称工委),待房竹解放后,以便组建人民政权,开展地方工作支援前线。

1949年1月6日,陕南部队从郧县向房县挺进,9日发起进攻,迅速控制了房县城北连山坡制高点,歼敌100余人。守城敌军见状也慌忙弃城向西南逃跑,均被解放军追歼。10日房县城宣告解放,共歼敌1037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

房县解放后,由于部队要继续西进,解放竹山、竹溪,来不及组建政权机构,暂由各界人士组成了一个办事处维持秩序。1月20日十七师五十团解放了竹山县城,随即建立了县级政权。县委书记李平,县长刘华,副县长黄正甫。当陕南部队向竹溪方向进军时,驻竹溪之敌一五八师全部把守在城东锣鼓洞和县河铺以北制高地,县城只留有两个连警卫,企图阻击解放军前进。陕南部队以三十六团为正面主攻,郧均、上关独立团从左翼进攻,十七师五十团为右路。三路齐头并进,互为策应。1月24日,部队进至县河铺、锣鼓洞时,发现地形不利,便改为次日出击。25日,因天降大雨,解放军几次攻击无效,加上作战补给困难,遂于当晚撤出战斗,返回竹山。此次战斗共歼敌500余人,我军伤亡300多人。

1月30日,逃窜在房县南山的国民党保安团乘我军西进两竹之机进入房县城抓人、抢劫,打死爱国民主人士杨远舫父子,房县城内陷入白色恐怖状态。陕南部队十二旅三十六团奉命返回房县,于2月1日夺回县城,歼敌350人。房县城收复后即建立了县级领导机关,刘露洗任县委书记,王伯华任县长,并组建了房县独立营。在县委和政府的领导下,独立营配合主力部队安定社会秩序,组织剿匪斗争,组建区级政权。到同年10月,先后共建立11个区级政权机构。

开展政治攻势与军事打击相结合的剿匪斗争。鄂豫陕边历来是土匪出没的地方,仅鄂陕周边几个县的土匪就达81股近万人。这些土匪主要由地主武装、惯匪、散兵游勇混合而成,其中有些是被欺骗、裹胁去的基本群众。各股土匪各霸一方,与地方恶霸、国民党军队勾结,欺压百姓,抢劫财物。人民解放军进入鄂陕地区后,他们分散在边沿山区窥视,以待时机。这些土匪的活动特点基本上是防御性的进犯,利用熟地熟人之便,经常在夜间进行暗杀、造谣、恐吓、抢劫等活动。当国民党正规军进犯解放区时,他们乘机大肆反扑,十分猖獗。

1948年夏秋之交,正值陕南四地委贯彻执行新区政策,陕南军区主力部队东进参加襄樊战役之际,驻安康一线的国民党正规军乘机向鄂陕解放区发动疯狂的反扑,地方反动武装、土匪积极配合,向根据地进犯。敌军占领白河、漫川关,逐步蚕食镇安、山阳等县,均县潜逃在武当山区的六、七百名土匪和反动武装曾一度占领了均县城。驻白河的国民党军队企图进攻陕南四地委的腹心地区郧西,曾以一部兵力渡过汉江进攻羊尾庄,并派一个师东进窜到郧县的鲍家店、黄龙滩、十堰等地,直接威胁郧县城。兵匪所到之处杀害基层干部和翻身农民,抢劫人民财物等,无恶不作。白河县被敌杀的基层干部和群众300多人,郧西被杀干部30多人。仅8月28日夜,十堰进塘沟翻身农民被杀害20多人,上关县公粮被抢走40余万斤,军鞋1200余双,布800多匹。由于兵匪的侵犯和破坏,1948年全区应征公粮只完成60%。在陕南区党委和军区的领导下,留守在陕南的部队、各县独立营、区干队、民兵等团结一致英勇抗敌。四地委领导身先士卒深入前线领导武工队、区干队,民兵配合解放军打击来犯之敌,郧县九区区干队发扬连续作战精神,一个月连续作战78次。到8月底、9月初,打退了敌人大反扑,残存土匪也纷纷逃进边沿大山区。

反扑的国民党正规军被解放区军民打退后,逃到边远山区的土匪仍不时夜间出来搞抢劫、暗杀活动,社会秩序得不到安定,严重影响群众生产积极性。特别是在1949年3月中旬,潜伏在鄂豫边的匪特,乘陕南部队参加徐州会战之机,网罗封建迷信的反动会道门“红带子会”、“白带子会”千余人阴谋组织暴动。担任河南内乡、淅川、邓县,湖北光化、均县等五县剿共指挥部参谋长的郭品一,组织了以自己为首的暴乱指挥机构——“民众委员会”及暴乱武装“汉江支队”,决定以均县为突破口进行暴动。3月下旬,在匪特的欺骗、煽动和胁迫下,均县除二区外,其它8个区均发生集体抢粮暴动,参加人员3000余人。4月,匪鄂保四团配合国民党驻军一个营偷袭了郧西五顶坪解放军兵工厂。这两起事件很快被十二旅、两郧军分区平息。之后,区党委、中原局高度重视,在陕南区印发了“均县发生反革命暴乱的通报”,提醒各地警惕。同时,区党委坚持政治攻势与军事打击相结合的策略,严肃执行“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分化瓦解,争取匪众,孤立打击匪首”的方针。在方法上,充分发动群众,加强宣传,利用土匪家属、亲属进行劝夫、劝子回家团聚,做争取工作。由于剿匪方针和政策正确,特别是全国的解放战争不断取得胜利,形势对剿匪极为有利,因此两郧地区的剿匪斗争取得了显著成绩。到10月,据不完全统计,打死打伤土匪2000多人,俘虏投降登记849人,投诚改编200多人,被胁迫为匪的群众近千人也纷纷回家,缴获敌匪各种武器500多件,子弹近20万发。在剿匪斗争中,解放军和地方武装伤亡600多人,地方干部仅郧西一县一年被害的就有近200人。他们为保卫解放区军民的生命财产做出了贡献,人民群众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

贯彻新区政策,开展减租减息运动。1948年6月6日,中原局发出《关于执行中央5月25日指示的指示》(即“六六指示”)。要求各地暂停土改,实行减租、减息,保护工商业,对土匪以政治瓦解为主,配合以积极的军事清剿。

为了统一思想,端正政策,陕南区党委于7月10日召开干部大会,区党委书记汪锋作《关于陕南工作方针、政策、思想、作风的报告》。7月17日至20日,四地委在郧西土门镇召开县团书记会议,总结开辟鄂陕根据地7个月以来的成绩、经验和教训,贯彻执行中原局、陕南区党委关于新区政策的指示精神,纠正“急性土改”中的错误。

会议结束后,正当各县正在贯彻中央新区政策时,敌人乘陕南主力部队东进参加襄樊战役之机,向鄂陕根据地进行疯狂的反扑,派遣特务打入基层组织煽动叛乱,欺骗、裹胁群众参加土匪“夜壶队”、“棒子队”等,到处杀害基层干部和翻身农民。四地委、专署在陕南区党委和军区的领导下,率领全区军民英勇抗击,直至打退敌人反扑,收复失地。9月,四地委继续贯彻落实中央新区政策,并按照9月9日中原局发出的《关于发动群众贯彻减租减息政策的指示》(即“九九”指示)和陕南行署颁布的《减租减息调整土地条例》,对未土改的乡村停止土改,开展双减运动;对已土改的村落实政策,进行土地调整。为了取得经验,指导双减工作的顺利开展,陕南区党委在郧县的六区长岭村进行试点。四地委所在地郧县也组织了二百多人的工作队在江南的十堰、茶店两区进行试点,然后在全县开展双减运动。这次运动群众发动充分,斗争大恶霸地主数百人,减租2万多石,减息9200万元(旧币)。通过双减运动,使“左”的错误得到进一步纠正,从而调动了广大群众革命和生产的积极性。各界人民支援前线的热情非常高涨。据不完全统计,仅郧县在支援襄樊战役,解放均县、谷城、淅川、房县、竹山、白河等战斗中,先后三次出动民兵7000多人、担架800副,船30只,送军鞋(包括草鞋)5万余双,粮食30万斤,麻油3万斤,食盐万余斤,衣服万余件,云梯300个,为支前牺牲的基层干部、民兵和群众千余人。

结合整党进行反“三无”教育。1948年9月6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作了《关于克服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并建立清算报告制度的决定》。陕南区党委决定在全区开展整党,结合进行反“三无”教育,并确定在四地委办试点。同年11月18日,陕南区党委书记汪锋在四地委举办的干部训练班上作“关于整顿思想作风的报告”,布置整党三查:查思想、查作风、查政策。1949年2月陕南四地委更名为两郧地委后,于同月24日召开了由区委书记参加的地委扩大会议,采取自上而下,先领导干部后一般干部的整党方法。区以上领导干部集中学习10天,其他干部通过办学习班的形式进行。通过整党和反“三无”教育,使干部增强了执行党的政策的自觉性,尤其是对“左”的错误产生的原因危害有了深刻的认识,同时也纠正了在一段时间不敢发动群众的右的偏向。通过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增强了新老干部、党政干部、军政干部之间的团结,各级党委建立了学习、组织生活、请示报告制度。干部的作风、精神面貌和组织纪律性等均发生了很大变化,全地区工作出现了新的气象,进一步推动了剿匪反霸和双减运动的深入开展。

开办地方干校,扩大干部队伍。随着解放区的不断扩大和各项建设的需要,两郧地委根据陕南区党委关于“提高现有干部,大量培养新干部”,“大量吸收本地知识分子”的指示精神,于1948年8月25日在郧西县的黄云铺开办了两郧地干校(后迁至郧阳联中),校长由专员杨锐兼任,政委由地委组织部副部长田家英(即陈野苹,川干队干部)兼任,副校长黄觉民(川干队干部,后为田伯苹)。担任教学的教员大多数也为川干队干部。学员来源,有各县选送来的基层干部,有培养前途的工农积极分子和力求上进的知识青年。学制半年或三个月,学习内容以政治、时事为主,还有军事、卫生、教育、财贸知识等。学员一律住校,学习环境和生活条件都很艰苦。1949年初,社会秩序很不安定,经常有国民党军队和土匪捣乱,学校给每个学员配发一支步枪、两颗手榴弹,随时准备参加战斗。虽然干校生活艰苦,学习紧张,但是非常活跃,课余时间开展各种文娱活动,还到社会上向群众进行宣传活动。到1949年底,干校共办了5期,第一、二期在郧西,第三期干校迁到郧县城关,共毕业学员823人,其中女学员120人。除干校外,在均县、房县、竹溪等县还办了干部短训班,结业人员816人。包括短训班在内,全区培养地方干部1639人。学员毕业后,除随解放军南下、西进三、四百人外,其余均分回原县区工作。这些干部绝大多数为解放事业发挥了积极作用,并为社会主义时期建设作出了贡献。

举办师资训练班,培养新型的教师队伍。两郧地委和专署十分重视教育事业的恢复与发展,按照区党委关于“保护与恢复原来学校,使成千上万的学生就学”的指示,召开了全区地、县教育科长会议,要求积极恢复中小学校,使停办的学校陆续开学。为了提高教师的思想和业务水平,培养新型的教师队伍,地、县两级教育部门利用寒暑假时间,举办中小学教师训练班、讲习会等形式,培训和提高师资水平。这些教师为两郧地区教育事业的恢复与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到1949年秋,全地区已有小学294所,在校学生16430人,教职员工586人;中学已有5所。这些学校为社会主义时期的山区教育事业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陕南公学校徽

陕南区党委创办陕南公学。陕南公学也是培养干部的学校。陕南公学于1949年元月在郧县创办,学校设在郧县城“八高”(湖北省第八高中)内,校长由陕南行署主任时逸之兼任,副校长黄觉民(后为宋筠)。该校分高、初级两部。高级部设行政、财经、教育、卫生四个系,招收的学员一般是具有高中文化水平的知识青年,学期为半年,学习内容有社会科学概论、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和各种政策以及各系的专业知识等。初级部学习语文、数学、社会发展简史和政治常识等课程,学期为一年。学习期间学员均住校,并享受供给制。陕南公学在郧阳共办了两期,到1949年底止,共培养学员1300多名,汉中解放后,陕南公学随区党委机关迁至汉中。在郧阳毕业的学员有的随川干队南下入川,有的随陕南部队西进,其余分配到本地区,参加两郧地区的革命和建设。

陕南公学成立大会

《陕南日报》在两郧创办。1948年初冬,陕南区党委决定区党委机关报为《陕南新闻》,1949年5月1日更名为《陕南日报》,报社设在郧县城关,社长由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赵希愚兼任,第一副社长程文津,第二副社长李衡,总编辑李衡、程文津,副总编傅蔚然,编辑主任施阳、吴生白,党支部书记周书。陕南日报社和陕南新华分社合署办公,内有分工。陕南日报社分管编辑部、印刷厂,陕南新华分社负责新闻电稿、采访和通讯联络工作。陕南日报社的骨干力量,大部分是原《鄂陕报》的同志,特别是川干队的干部对办报很有经验,而且工作认真负责。如编辑部主任施阳同志,经常带病坚持工作,直到生命终止,长眠在汉水之滨。

随着陕南解放区的不断扩大,《陕南日报》的发行范围也逐渐扩大,到1949年11月,报纸不仅发行到两郧,而且扩大到商洛、安康地区,还和其它解放区报纸进行交流。自《陕南日报》于1949年5月1日在两郧正式创刊,到12月底随区党委机关西迁汉中止,在郧阳共出刊125期。后经区党委批准,两郧地委又成立了两郧新华分社,于1950年元月编印《两郧新闻》。

3、十九军的成立与西进。

从1948年12月开始到1949年4月,历时4个多月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歼灭国民党军队154万人,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北的主力全面崩溃。4月,我解放大军又突破了长江天险,相继解放了南京、武汉,向中南、西南各省胜利进军。为适应解放西南的需要,1949年5月1日,奉中原军区令,以陕南军区为基础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军。军长刘金轩,政委张邦英,第二政委汪锋,副军长陈先瑞,副政委李耀。下辖五十五、五十七师(由十二旅、十七师改编)。五十五师师长符先辉,政委张明;五十七师师长张复振,政委张文彬。十九军成立不久,其隶属关系发生新变化。5月8日和11日,中央军委和第二野指示,十九军(兼陕南军区)归一野和西北军区指挥,陕南区党委划归西北局领导。10月,陕南行署划归陕甘宁边区政府所辖,陕南行政主任公署改称陕南人民行政公署。此时陕南区下辖两郧、商洛、安康地区(安康还未解放,地委、专署、军分区机构已在郧县成立)。两郧地区党政军首脑机关仍设在郧县城关,地委书记于江震、专员杨锐、分区司令员梁励生。地委设组织部、宣传部、社会部、武装部、秘书处;专署设秘书处、经济局、工商局、税务局、交通局、公安处。下辖郧西、郧县、均县、房县、竹山、上关、山阳、镇安8县。两郧军分区下辖的郧白独立团改编为十九军五十七师一七一团,郧均独立团改称两郧独立一团,均县独立团改称两郧独立二团,郧县独立团为三团,上关独立团划归安康军分区所辖。

十九军成立不久,即奉中央军委和二野令,于5月23日开始西进,配合一野策应关中地区战场的攻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b03b6a50100ug1n.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