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9年初在广西战前训练时,团里组织战斗连队进行军事培训,每个连队要参加三个人,还有要求,连队骨干,最好是副班长以上。我们一连去了三人,二班长,五班副,九班副。二班长是76年兵,我和五班副是77年的兵。培训内容是军事地形学,按图行军。团里是刘参谋,柳参谋授课。

参加培训了半月,知道了等高线,可以找到山脊,山谷,山的鞍部。还有按图判断所在地。结束时,刘参谋说还要考核,我们回去就等着了。一天去吃晚饭,通讯员找我说,晚上去团里考试。吃过饭我们三个带上武器,就去了团部。在村口,有一辆军车面前,全团10个战斗连队的培训人员在集中,到齐之后,坐上军车就出发了。

天快黑时,军车停下。刘参谋把我们都下车,拿出一把地图,点名后,一个一个的交代,按要求回去,6点以前到团部报到。每个组一个地图,一把手电。布置完,几十个人一会都不见了。拿着地图,先找到所在地,拿出指南针判断所在地,按标示去行军。一个小时后,走到了第一个村庄(忘了地名),村里好热闹,光灯结彩,正在唱戏。站在后边看,一句也听不懂。是古装戏,好像是杨宗保。我们想问一下,去矿山还有多远。看到一个年轻人,我去问他,还好,他可以听的懂,他把我们带到去矿山的路口。快12点时,看到了灯光,好喜欢。到了矿山,出去第一个路口就可以看到小铁路,就可以回去了。可是没有想到,麻烦了。出去第一个路口,走过去又到了矿山。我说:去问一下吧,黑灯吓火,没有光亮。突然二班长说,前面有亮。前面是有一丝光亮,我们就照着那走去,一盏馄亮的灯,门开着,三间房,没有见人,五班副就吼了一声,向狼叫,还是没有动静,我们就小心翼翼去了房间。灯光下,一张桌子,有几条凳子,就是不见人。行军有六个小时了,出发时也没有带水壶,这是感到又渴又饿。仔细看,眼睛放亮了。房间的一角,是一跺跺的甘蔗。

在广西,旱田上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甘蔗,那么好的甘蔗,还是没有见过。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我们记得牢。这时,就想吃了,我和五班副说,要二班长请客,五班副就想二班长说:“我们两个弟弟跟着你,你也得有所表示吧”。二班长说:“回去了请你们吃菠萝”。我说:“现在想吃甘蔗”。二班长说:“可以,你们吃吧,我拿钱”。我和五班副就不客气了,一人拿了一颗好高的甘蔗,我也就随便给二班长拿了一颗。二班长说:“把一块钱放到桌子上”。拿着甘蔗出了房间,又走到了第一个路口,迷了路。拿出手电看指南针,没有错呀。我突然清醒了,地图是六八年的,现在路太多了。我说:“是再往前走,看一看”。哈哈,瞎猫撞上死耗子,果然前面有一条大道。

走着走着,好大的雾气,是一片深林,不知去哪里了。要去看地图时,手电也没有光亮了。没有办法,吃着甘蔗就随路走吧。天亮了,看到了路,还是小铁路,铁路就在我们住的村边。顺着铁路走,到了团部。柳参谋在村头等着呢?把地图指南针交给他,我们就回去了,快到我们驻地时,二班长的一句话,叫我们惊呆了,“:钱没有放那,怕把不知道人拿走了。”我的天呀,我以为吃的甘蔗是没有错的,原来是偷吃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