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副局长举报市长:若不举报他 张家界就完蛋了(ZT)

张家界观音大桥桥面钢筋裸露,沥青面层大面积脱落,被当地戏称为“豆腐皮”工程。 摄影 刘子倩


举报人是城管局副局长,被举报人是市长夫妇。事实上,在网络实名举报之前,举报人已通过正常纪检程序举报过两次。之后选择了网络实名举报,说:这是无奈的选择


本刊记者 / 刘子倩 (发自湖南张家界)


这是龚厚钦第二次实名举报。


与第一次向上级组织发举报信不同,这次,他选择了网络。如今,实名举报并不鲜见,而引起舆论关注的是两者的身份——举报者为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被举报人是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


8月8日,11时30分,一个题为《步入地雷阵,无惧无悔!》的网帖出现在张家界公众论坛上,该帖直指张家界市市长夫妇“染指”张家界重大工程项目,并称,张家界重建长11.2公里的永定路、崇文路、迎宾路、子午路(以下简称“四路”)耗资6亿多元,是同期省内其他地市的3倍,但工程竣工不到一年便出现质量问题。更为劲爆的是,帖子称在市长夫人的帮助下,长沙顺天建设集团在张家界多项工程中中标,工程总造价达数十亿。帖子署名为龚厚钦。


城管局副局长网络实名举报市长,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就觉得要不举报,张家界就完蛋了”


了解龚厚钦的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并不吃惊。在朋友眼中,这个一米八二的苗族汉子爱认死理儿。“只要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拦也拦不住。”龚厚钦妻子陈春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1988年,20岁的龚厚钦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系统,后调入张家界特警大队,26岁便两次立二等功,连续三年成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27岁就担任了特警大队大队长。


龚厚钦“爱管闲事”,曾多次见义勇为。1993年在广州出差期间,他路遇行凶歹徒,出手制服,后来还登在《羊城晚报》上。最让龚厚钦津津乐道的是,参加建国50周年全国公安英模代表大会期间,与自己的偶像、时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立军相邻而坐,谈笑风生。


2001年,龚厚钦调至张家界市城管局任副局长。他常常在会上提出个人意见,从来不看领导眼色。不过,龚厚钦觉得这种“不讲政治”的做法,并没有惹领导生气,反而有更多的工作让他感到充实。在同事眼中,龚厚钦也不像个副处级干部,常常是一件POLO衫,一条七分裤,一双耐克运动鞋,肩挎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绿帆布书包,“一下大雨他就会卷起裤子上街捅下水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事说。


举报之事起于今年3月。龚厚钦开始分管市政,发现2008年建成的“四路”损毁严重,不少井圈井盖需重新更换,多处地下管沟要重新开挖,多处路面下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多处人行道道板损坏,井盖破损。更为严重的是,2008年才重新改造的观音桥桥面钢筋已裸露,大面积沥青脱落,被当地人戏称为“豆腐皮”工程。


龚厚钦说,他向所分管的市政公司和市政管理处询问了道路基础部分的价格,又在网上与益阳、长沙等地比较,发现长沙的道路建设平均成本只有张家界的一半。


龚厚钦在走访中得知,张家界工程大多由长沙顺天建设集团承建,当时,社会上已有关于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将长沙开发商带至张家界的传闻。“每年政府贷款利息超过财政收入,城区土地基本卖完了。我就觉得要不举报,张家界就完蛋了。”


5月1日,没和任何人商量,龚厚钦将实名举报信分别寄给了中纪委和湖南省委。在此之前,龚厚钦还特意写了篇私密博客,把这次举报称为“通天行动”。龚厚钦执意实名,并留下联系方式。“实名会引起领导重视,也表示我对举报负责。”


半个月后,有人私下问龚厚钦,是不是写信告了市长的状,他意识到赵小明已知此事,举报信可能没起作用。5月17日,他再次发出挂号信。一个月后,湖南省纪委派人赴张家界调查此事,并告诉龚厚钦,省领导有批示。


随后,省纪委工作人员找到龚厚钦说明调查情况。在写给省领导的举报信中,龚厚钦称,张家界鹭鸶湾大桥环岛工程拟定于今年4月12日开工,但在11日下午,赵小明带领一家北京的公司来到现场,要求原中标单位停止开工,同时,还要求张罗公路城市段的中标公司停止施工。赵小明将两个工程转给这家北京公司以BT模式(指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承建。与此同时,还取消了一家准备开发南庄坪某片土地公司的开发权,将该宗土地以低廉的价格用于置换上述两个工程的投资。


省纪委工作人员告诉龚厚钦,经过调查,用BT模式承建上述两个工程,是市政府召开两次政府常务会决定的,现在已由一家长沙的公司接手。不过,龚厚钦并不认同这个说法。


在其举报信中还称,“四路”工程采取假招标,而实际指定由长沙顺天建设集团和长沙市政公司承建;赵小明的妻子以顺天建设集团的名义顺利获得多项工程,且均为天价。“这些问题,他们都没有答复我。”龚厚钦说。


此间,多位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小明的胞兄赵大光为湖南省纪委常委、秘书长。《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查阅履历也发现,赵小明与赵大光祖籍均为河北抚宁。


“根据我掌握的情况,他肯定有问题。像工程资料方面的证据是无法销毁的,就看上面查不查了。”龚厚钦说。


7月20日,龚再次给省长和省纪委书记发出举报信,这次没有回音。“按程序走不下去了,只能靠网络举报了。”他说。


8月8日,龚厚钦在办公室将帖子发在张家界公众论坛上,不到十分钟即被删除,但同样内容的帖子很快就出现在了凯迪社区、天涯等知名网站。

会场结怨?


龚厚钦说,他最初与赵小明没什么恩怨。


2007年,赵小明开始担任张家界市市长。龚厚钦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赵小明,是陪其视察机场路和一座耗资八千万却不能正常运转的污水处理厂。赵小明当场质问:“八千万的工程不能用,张家界很有钱吗?”龚厚钦对赵小明的最初印象是:“感觉新市长思路清晰,视野开阔,一身正气。”


赵小明上任后,就开始了城市道路改扩建,此项工程甚得民心,龚厚钦还在网上发帖力挺赵小明。


从2007年开始,龚厚钦分管城市公共客运,并在张家界公众论坛上以实名注册,就公交问题答疑解惑。在2008年5月的一次政府常务会议上,赵小明还点名表扬龚厚钦,称其为论坛名人,要求其他部门也要在网上及时回复网民的问题。“他有时还很客气地称呼我为‘老龚’。”龚厚钦说。


赵小明与龚厚钦还有一段广为流传的佳话。某日,龚厚钦在与会途中,路遇小偷,便弃车追赶,最终将小偷扭送至派出所。他赶到会场时已迟到五分钟,但满面通红、大汗淋漓的龚厚钦解释原因后,赵小明直言:“好样的!”


两人开始产生矛盾是最近一年来的事情。2010年9月14日,在创建平安满意张家界讲评会上,赵小明提及出租车拉客不打表、公交服务差等现象,并问分管公交的龚厚钦。龚说,公交马上要划转到交通局,现在条件所限,不好管理。赵问:“现在就让你管,你能不能管好?”龚答,任何人在我现在的位置上都管不好。赵小明说,谁说管不好,请打辞职报告。话音刚落,龚厚钦就起身离开了会场。


此事最终不了了之。龚厚钦认为,自己汇报的都是真实情况,市长却完全听不进去。不过,今年元旦和春节,龚厚钦还是给赵小明发了祝福短信,赵亦回送祝福。


龚厚钦与赵小明的最后一次接触是今年2月22日。龚写了一份思想汇报,交给赵小明的秘书,因在城管局工作十多年,希望换个工作岗位。赵没有答复。


不少人认为,会场结怨是龚实名举报赵的重要原因之一。但龚厚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举报与此事没有关系。


网络实名举报后,龚厚钦收到不少私信让其注意安全,妻子也为他担心,身在老家的母亲听闻此事,终日以泪洗面。不过,龚厚钦说并未感受到来自上级的压力。8月9日,市委组织部长找龚厚钦谈话,让其相信组织,并安心工作。“没有批评,没有指责,氛围很好。”龚厚钦说。


作为事件的另一主角,赵小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工作未因举报受到影响,相信组织的调查。


招投标之谜


事实上,赵小明是媒体镜头前的常客。在2009年的张家界国际乡村音乐节的宣传片中,赵小明以夸张的卡通形象为张家界代言,引发热议,被称为“卡通市长”。“我不是个人作秀,是为张家界。”赵小明坦言。


赵小明讲话颇为直率。在2009年两会上,赵小明向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申请支持建设体育场馆,并当众说,“干不好,我脱下裤子让你打屁股。”


不过,在当地一位处级干部眼中,赵小明有想法,有胆识,但下属不敢有反对声音。这名干部有一次颇为感慨的经历。某次政府会议上,赵小明发现几位局长未出席,得知是去参加市委书记的会议后,赵坚持市政府会议不能缺席,这几位局长最后中途转场。


公开履历显示,56岁的赵小明曾在湖南省建委、益阳、长沙等地任职。2007年元月,赵小明从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上“空降”张家界。在代市长任上,他便大刀阔斧地搞城市建设。2007年8月,“四路”工程开工。“四路”综合改造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彭清化曾在《张家界日报》上撰文,称“四路”工程,总投资达6亿元,规模之大、投资之多、建设标准之高,在张家界市政建设史上均是空前的。


据资料显示,2007年,张家界财政收入为11.1244亿,而全长仅11.2公里的“四路”总投资已超过当年财政收入的一半。


尽管对工程存在争议,但官场坊间对赵小明的评价颇为一致:有胆识、有魄力。张家界公众论坛上叫好声一片,甚至有人发帖提出“嫁人就嫁赵小明”的口号。赵也在政府会上称赞公众论坛网办得好,要求各部门关注网络舆情。


不过,随着“四路”问题增多,对赵小明是否从中渔利的质疑也渐渐出现。


2007年12月,赵小明与张家界公众论坛网友进行座谈。与会网友将会议记录发在张家界论坛网上:当谈到论坛有网友说赵市长亲戚在“四路”改造中赚钱,赵市长非常坚定地说这事不存在,所有的道路改造工程完全都是按程序办事,经过了招投标。并且市长说到他在长沙一年经手的城建资金有几十亿,从未出过任何差错。


商人于海(化名)对此不以为然。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年张家界某路段招标时,他递交了投标书,但直到招投标结束,也未接到任何通知。事后,一位官员告诉他,中标者背景非比寻常。多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此工程中标者确与赵小明熟识。


无独有偶。2009年,于海参与了另一个工程的招标,直到工程完工,他也没有收到答复。《中国新闻周刊》查阅湖南建筑信息网确认,该工程的中标价格为395.85万元,而于海的报价为190万元。“这个工程的成本也就80万。”已从事10余年拆除工程的于海说,他曾给赵小明打电话、发短信来讨说法,亦没有回复。


于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城市的招投标,组织者会邀请投标方开会,招标方有时也会找投标方单独谈话,商议价格,而“张家界的工程不要说开会,连个通知都没有。”


关于张家界的市政工程有“猫腻”的传闻也在进一步发展。


2007年,张家界修建澧水防洪堤,其护栏的造价成本仅每米450元,但中标者的报价则是每米1780元。另据有关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今年5月,涉及此案的张家界市原水电局局长等三名处级、两名科级干部被捕。


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资深媒体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小明给张家界带来全新的变化有目共睹,其经营城市的能力远高于其他官员。在他看来,龚厚钦是个好人,但却不是一个好官。“不论结果如何,我们只希望张家界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说。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8月10日,龚厚钦收到湖南顺天建设集团的律师函。律师函称龚举报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该集团承建的“四路”均按有关法律法规进行招投标;张家界市长赵小明妻子与该集团无任何业务往来,未担任任何职务,未以该集团名义参与任何工程及业务,顺天集团也未通过她开展任何业务。


该集团办公室主任戴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龚厚钦已侵害其声誉,他们已收集93页证据,于17日以侵犯法人名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新闻周刊》试图联系赵小明本人,但秘书以领导开会为由婉拒。张家界市委宣传部一位主任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事新闻性太强,对张家界发展和稳定很不利,在上级部门调查结论公布前,不宜回应。”


“不懂政治”的龚厚钦并不关心是否惹上官司,他希望上级纪检部门尽快调查,公布调查结果。自从他在张家界公众论坛的ID被封后,他注册了微博,一夜之间粉丝增加了600多人。


“看着网友的留言,我才发现,自己并不孤单。”他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城管局副局长也是不错的位置啊,有多少人惦记着呢。放着舒服肥实的官不做,举报上级,勇气可嘉,注意本人和家人的安全啊!开发商猛于虎啊!

“尽管对工程存在争议,但官场坊间对赵小明的评价颇为一致:有胆识、有魄力。张家界公众论坛上叫好声一片,甚至有人发帖提出“嫁人就嫁赵小明”的口号。赵也在政府会上称赞公众论坛网办得好,要求各部门关注网络舆情。”


哈哈···“真谛,精髓”

16楼lmpc3

不管谁真谁假,谁对谁错,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赵小明下台,下任也好不到那儿去!换了个不作为的,老百姓更难过!

看得出来有浑水,但分辨不出谁真谁假,感觉和任何一个单位都一样,都有内部斗争,唯一的差别是斗争的规模大小而已,政府机关当然也不例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