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你伤不起,我是太原的一名巡警[已拜读]

早起是警察和收破烂的;

晚睡是警察和按摩院的;

担惊受怕是警察和犯案的;

没饭点儿是警察和要饭的;

男人不着家是警察和花天酒地的;

女人不顾娃是警察和搞婚外恋的;

随叫随到是警察和发快件儿的;

加班不补休是警察和摆地摊儿的;

24小时接客是警察和天上人间的;

周末节日不休是警察和淘宝开店的;

不能说错话是警察和当播音员的;

不能出丝毫差错是警察和发射宇宙飞船的;

打不能还手是警察和做拳击陪练的;

骂不能还口是警察和开挨骂网店的;

以考试为生是警察和上了高三的;

活到老学到老是警察和搞科学实验的;

接受五花八门检查是警察和当上准妈妈的;

别人睡着你站着是警察和看守八宝山的;

入了行就很难退出是警察和黑社会的;

入了行就发誓再也不让下辈沾是警察和贩白粉的……

献给各位我最亲爱的同行,爱惜自己,以免变成叫焦裕禄的……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12:10:35 被叶单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不入警察门,不知警察苦。不和别人比,就和别的部门公务员或者事业编的比,警察是最辛苦,最危险,最难,同时犯了两样的错误,处理得最重的。现在的警察哪像警察啊,象老鼠: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啊!好多政府部门其它部门应该干的活,都让警察去干,去给惹麻烦的人擦屁股,最后还被看笑话和挨骂,没捞一点好。安全第一啊各位兄弟,啥别说了。

楼主,你太矫情了。


不能说错话的是警察?

人家成都交警队长都说了:纳税人的钱跟我没一点关系。

双流交警队驾驶员发威了:我是为政府官员服务的。

这些警察说的是对是错老百姓自有公论。


入了行不能退出?

是不能退出,还是舍不得退出?

香港警方在全香港设有16个招收警察的地点,向市民宣传加入警队。

中国警察不需要设立招收警察的办事地点,因为大陆警察是削尖脑袋都不容易进入的职业,象征着特权。

君不见每到晚上,娱乐场所和宾馆、饭店门前停着的大量警车,楼主不会说警察天天晚上去饭店扫黄吧。

警察这一职业的正规收入,超过各地职工平均收入水平,而且不可忽视那些灰色收入。

楼主别矫情了,不愿当警察可以辞职啊,去做环卫工人体验老百姓的疾苦啊。


打不还手是警察?

2010年6月武汉信访专班警察在湖北省委门口殴打退休护士陈玉莲,体现了武汉警察的威武,也体现了普通民众的打不还手。

看看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

被打的官夫人和被“和谐”的官老公


记者/季天琴


维稳官员的妻子,现在倒成了不稳定因素。


这几天,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22楼陈玉莲的病房里,总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守着。你若是上前探听——听说陈玉莲转移了,转移到哪啦?人家就会礼貌地跟你握个手,问——你是哪家媒体的?然后客气地把你推出去。


其实她哪都没去,还在病房里。政法委的领导亲自看着她,不让她见媒体。都说做女人难,做领导干部的女人更难,这个挨了打的厅官夫人最近正被要求发扬“高风亮节”呢。


此前,在武昌警方的通报中,她在一场与6名膀大腰圆的警察“拉扯”中受到“轻微伤害”。


这一场与信访专班便衣“拉扯”引发的血案,持续时间共16分23秒,被家属认定为惨无人道。年近6旬且右臂残疾、身体瘦弱的陈玉莲,全身瘀伤100多处,被打成脑震荡,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


记者获知,在事发之后,这6名警察都回看了当时的录像,其中的一名警察看了视频后,连自己都忍不住抱头嚎啕大哭——是现场过于残酷,还是忽然的道德觉醒和人性复苏?


一起寻常的殴打行为,不会比小说更能衍生想象力。这件事情的魔幻之处在于,公安方面的领导对受害者的解释——“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


言下之意,打错了。本来以为是个苦大仇深的上访人员,没想到是个官太太。


家人也承认,陈玉莲穿得确实有点那么“寒碜”,长得也不富态。因为女儿黄芃芃生前高额的医疗费用,她的家境一直都不富裕,吃穿用度都很节省。在独生女儿去世后,她一度瘦得皮包骨,今年精神状态还好点,体重才达到了82斤。


因此,其妹陈翠莲猜测,有可能他们真的“打错了”。当6名彪形大汉拳脚相加时,陈玉莲表示:“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你们为什么打我?”——可能“信访专班”对这类蒙骗过关的话听得太多,要是每个上访者都打着领导家属的招牌往里闯,这维稳工作还怎么做?况且眼前这妇人,穿着打扮也不像有身份的人。


然而,这事发生得蹊跷,家属也搞不明白——如果陈玉莲本人在被打过程中不断声明“自己人”的身份,不至于使警察立即住手的话,那么周边围观邻居为其提供的身份佐证,警察为什么没有迟疑,反而还要爆出“就是省长的老婆也要打”的狠话?


陈玉莲本人倒是觉得,自己被打并不是被“错打”这么简单,是有人故意实施报复。虽然她自认不是上访者,但是警方内部人坚称她因“女儿被医院治死”,上访多年。


不过,不管是“打错了”还是“没打错”,都足以引发热议。这个副厅级官员的夫人,以自己的悲情遭遇,逼真地还原了一个普通上访者可能要面临的困境。


“她是精神病”


作为一个老旧的城市,武汉实在是过于杂乱。不过,这种感觉在洪山路消失了,此处是省委省政府机关的集中地段,街道整洁,安静清新。湖北省委大院南大门在洪山路89号,除了两名威仪的武警哨兵站岗,还有分别架设在5个方位的摄像头。


办公重地,壁垒森严。一个曾经在湖北省委大院进出几十年的老同志回忆说,当年省委机关是没院墙的,办公厅门前不远就有一条土路,是老百姓来来往往的一条便道,不少老百姓路过时还遇到书记省长在办公厅门口转悠说话,挺平常的。那时没听说领导有不安全的感觉。


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大院一年比一年森严,经常有离退休的老干部在门口解释半天也不让进,最后气呼呼地走了,遑论一般老百姓。


6月23日上午9点钟,双双年逾70岁的周树荣、付万生夫妇就坐在南门外西侧的人行道坎子上等消息。他们想见湖北省纪委领导,一个小时前就到了,一个负责省委警卫工作的官员收下了他们的材料,并表示代为通报,于是老两口就在阴毒的太阳下枯坐着。


情况出现了。他们看到一个妇女坐在哨兵门岗前的台阶上低着头拨手机,6名大汉突然从省委大院里冲了出来,为首的一拳就砸在这个妇女的头上,她的太阳帽一下子就飞了,手机、提包、雨伞旋即散落一地。


74岁的周树荣还想上去问个究竟,3名大汉粗鲁地把他围住了,“你走开,不关你的事”。老头被吓住了。


接下来,倒霉的陈玉莲被打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被打倒。尽管已经事隔一月,付万生老太太还是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日的情形,“一点人味都没有,都是用脚踹的,拉着她硬往门岗的栏杆上撞。”


事实上,陈玉莲自己都被打糊涂了。在事后回忆起来,她唯一能够清晰起来的就是为首的那个光头——黑色上衣,红色短裤,脖子里还有一个手指粗的项链。


殴打时围观人群中,省财政厅退休的一位处长劝这6个人:她是省政法委黄厅的夫人,别打了。可是便衣们回答说:“她是精神病。”


那位处长表示,她今天刚在小区里打完兵乓球,怎么会是神经病?——不过,对方并没有住手。


9点26分,陈玉莲躺在地上不动了。几分钟之后,一辆车牌号为“鄂AW0244”的黑色富康轿车开了过来,在武汉,“W”是政府车辆编号。车上下来的是省信访局108室的刘自立处长。


陈玉莲明显不想上车,无奈战斗力有限,最后是被塞进去的。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信访中心一个公安室。警察彭安利穿着大头皮鞋的脚跷到桌子上,冲着她的脸。这个镜头让她想起电视中反动派们审讯时的情景,她受刺激了。


她开始寻思怎么解脱。于是提出要去医院看病,可是看管她的两名警察王琦、彭安利并没被打动。相反,他们斥责她:“看什么病?你就是个神经病!”


她被要求不准说话,不准哭。11点34分,午餐换班,一名女警察把王琦、彭安利换走了。这名女警察用固定电话聊天,陈玉莲上去抢过了电话。


她打电话给她还在河南开会的老公,告诉他“你当你的官吧,我都快要死了”,在一番解释后,黄仕明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让陈玉莲把电话塞给女警察,女警察听了电话,扔下一句“这事跟我没关系”,马上跑了。11点54分,陈玉莲获“省政法委领导和同志解救”。


家属提出要严惩凶手,警方应承了。黄仕明是个遵守组织纪律的好同志,他一再告诉家人,“要相信党和政府会有公正的处理”,并对忿忿不平的陈翠莲提出三点要求:不去北京,不找媒体,不发网帖。


不过,接下来派出所做得很不到位,他们派了人马轮番在医院“监护”陈玉莲,连上厕所都跟着。家人找武昌区分局说理都没用,最后还是找到了市局的一把手,才把这帮人给撤了。


承诺的处理结果迟迟也没出来,于是,妹妹陈翠莲坐不住了。黄仕明还想劝她,“要相信他们会公正处理的”。


陈翠莲回了三个字,“你幻想”,她找人去上网发帖了。7月19日,一篇《把大院家属错当信访对象误打》的网帖广泛流传——访民被抓、被办学习班,基本上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实,新闻媒体也已经有审美疲劳,如今推陈出新,负责维稳的副厅级官员夫人被误打,打人者又是“信访专班”,这才成了新闻热点。


信访专班


事实上,令家人想来心悸的是——如果当时陈玉莲没有强抢电话,那后果是什么,会将她送进精神病院吗?


警方从头到尾都将陈玉莲定性为精神病。


7月20日,当“打错门”成为街谈巷议的焦点后,武昌区分局纪委才找到现场的目击证人周树荣、付万生夫妇做笔录。


笔录过程一点都不愉快,头脑清醒的老两口认为警方有误导之嫌,当场训斥了前来做笔录的干部“真是一点逻辑性都没有”。


警方先是告诉老两口,其实为首的那个便衣不是光头,而是得了心脏病,“头发秃了”。


老两口反驳说,秃头还是剃的青皮头,我们还是分得清的,再说了,他心脏病还能那么打人?


警方又问,那你们知道为什么打她么?是她先咬的人。


老太太说:“她要咬人,够得着么?再说了,牙印在哪?”


警方拿这老两口没辙,无奈地说:她女儿出车祸死了,她精神受刺激了,神经有问题。


性格耿直的付万生老太太当年是搞军工出身,还荣获过三等战斗英雄的称号,虽然现在坐在轮椅上,但是侦察能力强于一般人,一听警方说被打的女人是精神病,立马愤怒了:“我看她挺正常的。”


老两口还建议警方,现场到底什么情况,公开录像不就知道了么?


据了解,现场参与暴力事件的6名便衣,分别是肖邦民、郑志强、潘显光、刘清新、蒲全鸿、余金领,都是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的警员。


他们的年龄均在45岁左右。其中级别最高者为刘清新、余金领等人,为一级警督;最低者如肖邦明,为普通科员、三级警督。


被误认是黑社会、一脚先踹上来的那个光头是肖邦明。不过,事后看过录像的人声称,现场带头指挥是级别最高的刘清新,整个殴打过程中他将陈玉莲的双手扳到身后,任其他5人拳打脚踢。


这6人都是派驻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他们在编制上隶属于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但工作不归派出所管,不由派出所分配和指挥。内部人士称,去“信访专班”的警员,一般都是表现不好、没有背景的人。


在武汉,信访专班的设立分两种情况:其一为辖区内有老访民,尤其是进京上访的现象,截访任务一马当先。其二为辖区内有其他政府机关设立的接访职能机构,水果湖街派出所信访专班就属于这种情况。


不过,这些便衣们的合法性也值得质疑。律师陈有西称,警察执行公务应当穿警服,出示警官证,亮明身份,公安在省委门口的正常执勤,不是处理刑事侦查事件,为什么要穿便衣?处理一般群众上访,至多是治安事件,为何要动用隐蔽斗争力量?


而陈翠莲则怀疑,还好姐姐是厅官夫人,对方打了人还上门认账。如果没有这层身份,那是不是只能自认倒霉,就当被鬼打了?


为了给民意一个交待,7月20日,武汉警方公布了处理结果,给予级别最低的肖邦明行政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给予蒲全鸿、郑志强记过处分。级别较高的刘清新、余金领等3人全身而退,通报上没提到他们的名字。


作为家属,黄仕明对这份通报并不满意。


由于众所周知的压力,黄仕明并不接受媒体的采访。据陈翠莲介绍,打人事件曝光后,市里领导曾找黄仕明谈过话,要他注意纪律,黄仕明回来就发牢骚,“认为我们做得很过火,叫我们不要再这么闹了”。


一个分局领导让他发扬风格,高风亮节,那几名公安也不容易,叫他夫人算了——言下之意,应该理解公安打人的初衷,维护机关秩序,大家同样责无旁贷,挨打不过是受点委屈。


还有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似乎掏心窝子地跟他说:“如果处分了这几个人,他们把这身衣服脱了,他要是搞你你怎么办?”


这个副厅级官员的隐忍退让是显而易见的。当陈玉莲被政法委的人藏在病房里时,他甚至帮着官方圆谎,他说妻子现在不堪其扰,已经回家休养了。


对此,陈翠莲感慨:“其实我明白无论他怎么让步,他的仕途已是戛然而止,但我仍然不忍心说破这些。”


据了解,7月25日湖北省政法委召开大会,传达周永康及孟建柱对此案的批示。但最后当地的决定竟然是维持武汉市最初的处理结论。




楼主别矫情了,不愿当警察可以辞职啊,去做环卫工人体验老百姓的疾苦啊。

更多精彩内容